西安夜生活_网课教师,不配休假

“在线教师不配休假。”一句看似戏谑的玩笑话背后,其实却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在线教师的处境。

尽管早已习惯了没有完整假期,但当罗月得知线下分校的同事可以在国庆照常放假时,她仍难免怅然。

往年,罗月不仅享受正常的法定节假日,还能在别人忙得热火朝天的暑期和冬季独得闲适——这也是许多人羡慕她的地方:曾经作为公立教师,她每年拥有两个超长假期。

但自从在一年前从公立学校辞职,入职了在线教育机构,罗月就失去了这份快乐,“这一年加的班,可能已经把以前休的假都补回来了。”

这只是一个缩影——从公立学校,转战至线上平台,尽管身份仍在“教师”这一流域,但罗月明显感受到这两条分流的差异。

从消失的假期,到无形间被克扣的工资,再到令人焦虑的kpi指标,当行业将竞争的焦虑转嫁至在线教师,真正承担代价的是谁?

既没有假期,也没有三倍工资

毫无疑问,对于罗月而言,八天长假是“不存在的”。罗月翻出课程表,周六周日排的课,还得照常上,“2号和3号都有课。”

看上去,似乎也只是少放了两三天假而已,但罗月知道,“为了这两三天的课程,得搭进去近一周时间。”

“你总得备课、磨课吧?还得布置作业,学生们交的作业你总得看着批改吧?除了这些,你还得日常关注一下你的班级群等各种社群吧?”今年27岁的罗月是一名初中语文老师,在2019年入职了新东方在线,目前,她的课程多排在周末两天。

“以前的工作是虽然平时比别人可能更忙,但别人忙时我们可能在休息,现在是但凡别人在休息,就是我们最忙的时候。”提起假期,罗月倍感无奈,“一般周末、寒暑假都有直播课,法定假日要么调休,要么少放几天假,要么是由各种事需要加班。”

入职以来,罗月回顾了所有法定节假日,发现自己“几乎从来没有真正地放过假”。

而身在南京的郑昕婷则早在参加网易有道在线辅导老师的面试时,就被告知”除春节外,其他节假日包括法定节假日,几乎都要上班。”而事实上,她询问身边的同事得知,有同事入职后开课时间被排在春节,却也无法调换或者请假。

“倒是有调休这一说,不过你不一定等得到。”郑昕婷告诉锌刻度,因为平时大家都经常加班,有很多天需要调休,就只能排着队。

事实上,薪资高和时间灵活曾是在线教师们罗月和郑昕婷们最为看重的,也正是因为这份“自由”,罗月才毅然跳出编制束缚,试图“谋得更为宽广的职业道路”。

毕竟,虽然辛苦,但外界对培训机构教师们的薪资一度不乏想象——涌入赛道的资本热钱和赛道内企业挥洒的营销费用一样豪气,使得在线教师岗位的待遇大幅提升,字节跳动旗下清北网校甚至曾开出百万年薪招聘网课教师。

不过,直到罗月真的踏入这条河流,她才意识到,“单单论薪资待遇,当然是要比编制里更有弹性,但真的想要挣到钱,简直是需要用命来拼。”

其实,罗月所在的新东方,其线下分校的老师也可以正常享受法定节假日,“重庆分校的老师从29日就开始放假了,也是放八天。”但对于罗月等大部分在线教师而言,即便是牺牲掉假期,也并不一定意味着更高的薪水。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的规定,延时加班的应支付不低于150%的工资;休息日加班又不能安排补休的,应支付不低于200%的工资;法定节假日加班的,应支付不低于300%的工资。

而具体来看,2020年相关规定指出,10月1日至4日,用人单位安排劳动者加班的,应按不低于工资的300%支付加班工资报酬。10月5日至8日,用人单位安排劳动者加班的,应先安排补休;不能安排补休的,应按不低于工资的200%支付加班工资报酬。

但这在包括新东方在线、网易有道在内的许多在线教育平台,并不适用。

“节假日上课会照常发课时费,但三倍工资是没有的,也没有加班补贴。”罗月的说法在多个社交平台上得到验证。

在知乎上,一则“你为什么离开新东方在线”的提问下,不乏针对节假日无法休息的讨论,”清明节这些国家法定休息日,都能让我们加班,大多数员工都敢怒不敢言。“”放假也依旧会有工作,还是强制性的。“……

“新东方从来没有三倍工资之说。”有一位已从新东方辞职的教师告诉锌刻度,2019年的国庆节,她的课程在假期几乎被排满了,但也没有得到额外的工资。

头部的教育平台尚且如此,各中小型线上教育机构的教师的处境则更难。

Timmy是晓教育集团旗下星火在线的一名英语教师,在国庆期间,按照课表,她需要”连续上4天,12小时的课程”,并且“没有三倍工资”。

而另一西南地区的在线教师则需要在国庆假期连上三天课,且在10月6日还需要上公开课,“这相当于前面几天假期也打了水漂,备一场公开课需要反复磨课,排练,哪还有时间休息?”

假期遇上“续报期”,“天天凌晨才下班”

西安高端荤场子,西安桑拿_三只松鼠,四面楚歌

京东和天猫作为三只松鼠最大的销售渠道,两家的销量共占其总销量的八成以上。财务数据显示,三只松鼠2020年上半年的推广费及平台服务费为3.98亿元,去年同期为2.64亿元,同比增长50.8%,整体销售费用为10亿元,同比增长7.89%。半年报显示,三只松鼠“投食店”新开38家,截至期末累计139家,实现营业收入3.1亿元,同比增长45%。但三只松鼠也有自己的优势。

西安夜生活网西安荤场子为您推荐!

事实上,加班、压力与休假难等问题,对于这群在线教师而言,似乎已逐渐变成稀松的工作日常。

从某个角度来看,假期更像是一个放大镜,放大了在线教师们在教师队伍中的差异性,也让罗月和陈昕婷们的无奈与疲惫,变得更为显而易见。

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大部分假期,都是在线教育平台续报的窗口期。

在国庆节假期前一天,点开新东方在线的官方网页,你能在首页看到,中小学2020暑秋课程、新概念和青少新概念英语课程,均在“热报中”。

不同于在公立学校,学生总是在一届一届按时走进学校,也按时毕业离开,培训机构的学生们向来难进易出,而线上培训机构的特性则更是让“吸引新生源”和”留住老生源”成为了绕不开的难题。

于是,作为课堂上的主要角色,经历了巨大职业习惯转变的罗月发现,自己需要适应的,其实远远不只是假期的变动,也不只需要把课上得有趣,更为重要的是,她还要学习互联网的游戏规则,而规则的中心,正是“续报率”。

所以,正值续报期的九、十月,显然让线上教师们不敢掉以轻心,哪怕是国庆节期间。

为了达到相应的绩效考核标准,在广州一家线上教育机构担任英语教师的Cindy,尽管可以从9月30日就开始休假,但她却格外焦虑,“我需要趁假期,尽量多加一些家长的微信,甚至还需要从让亲戚朋友甚至邻居帮忙介绍一些生源。”

“招生率和续报率是新东方衡量一个老师和一个团队能力的重要因素。”罗月称,不少在线教育平台的教师都肩负招生和维护续报的工作,新东方在线也不例外,而他们给出的理由是,“教师自己招来的学生,自己才会珍惜。”

看似合理的理由,却将平台销售的压力转嫁在了教师身上,甚至成为了线上教师们在假期也难以逃脱的任务。

锌刻度发现,在互联网教育平台,最常见的一类课程就是在假期出现的、负责引流、转化的免费公开课。

负责上课的在线老师们在这些免费的公开课中展示自己的教学成果,吸引学生,教授一些知识点之后再推荐“完整版”的收费课程。而负责课堂维护的辅导老师或助教老师,则需要做好社群维护,教学反馈以及正式卖课。

相比于一线教师,后者的“续报”压力更大——对应上千名学生,每天需要打上百个家长电话,加定量的家长微信,整理家长续班意向表……每一项都只为“续报”。

和Cindy一样,网易有道的辅导教师王凯丽即便是在国庆期间,也得继续完成日常维护任务,“不是家长给你发消息,就是领导催你卖课,没有一天可以让你安心休息。”王凯丽已经经历了两次续报期,如果数据不达标,哪怕是遇上节假日,也得到办公室加班给家长们打电话,“上一年秋季续班事,几乎天天都是凌晨才下班。”

一求职平台的有关网易有道在线辅导老师工作的评价则显示,“最可怕的就是续报了。”

当行业焦虑转嫁至教师,谁在承担代价?

“一个月连着上了27天班,入职后这半年总共加班天数都有17天。”新东方在线西安基地的一位辅导老师曾在社交平台上如此记录。

教师们沉重的双肩之上,其实更多的是行业激烈竞争这一重锤。

目前,除了新东方、好未来等行业龙头,以及猿辅导、作业帮等线上新贵,互联网教育这一庞大的市场还被散落各地的教育机构分食着,从2017年的融资大战,到2019年的营销大战,在线教育的硝烟从未间歇,而各家机构的压力也与日俱增。

“几乎每家机构都在鼓励老师要有自己的风格,但在招生方式上却出现难得的一致性,微信群、朋友圈、电话和微博需要统一的语言和话术。”有在线教师如此总结,“无论你是所谓的全职教师,还是辅导教师,其实都更像披着教师身份的销售。”

“教师们都是带着目的性去上课,续班率低就代表没有学生愿意上你的课,工资也会是全组最低,所以续班率低的老师待不下去。”上述已辞职的前新东方教师称。

但更令罗月感到窒息的是,“到了续班期,领导会将所有班级的续班率截图发群里,然后根据你的数据给你定目标,没有达到目标就得联系家长。”

于是,当行业的竞争焦虑转嫁至教师们头上,“教学”本身也正发生着变化。

入职半年后,罗月逐渐察觉到在线上教育平台的考核体系中,专业能力的强弱并不是那么重要,为机构能招多少新生留住多少老生,才决定着自己的薪资待遇以及晋升空间。

因此,罗月也开始更在意如何能更快地让学生和家长信任并认准自己:备课的时间慢慢变少,跟家长和学生沟通聊天,甚至开线上家长会的时间倒是变多了;准备答案解析的时间变少了,给学生单独写的加油词却变多了;拓宽学生知识范畴的课程内容变少了,押题刷题的内容变多了……

Cindy也告诉锌刻度,带班期间,应对学生和家长的每一个问题都慢慢有了更有利于续班的回答模板,“上课的每一环,似乎最终都是为了让孩子们继续报班。课程的质量,也不过只是一个铺垫,我们这些一线老师还是需要去学习营销的技巧。”

在这样的情况下,家长和学生们似乎成为了真正承担代价的一方,正如一位在线教育教师写道,“每当老师在催学生去上课去写作业、每当有辅导老师给你打电话、每当有老师表扬你的孩子,其实可能并不是想象中那么单纯和美好的关心……”

而另一边,在高度的焦虑之下,在线教育平台们都不得不面临较高的教师流失率,也正因此,多数在线教育平台都常年在招聘教师,而如何同时保证教师的数量和质量,则成为了眼下的一大难题。但伴随着在线教育行业将不断发展与成熟,优质师资的供应不足,也必将制约在线教育企业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