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荤场子_熬夜通宵、嗜糖嗜咸的我们,离阿尔茨海默病有多远?

每年的9月21日,就是世界阿尔茨海默病日,今年是第27年。现在全世界至少有5000万人罹患各类痴呆症,平均每3秒钟就有一个人确诊,其中约有百分之六七十都是阿尔茨海默病。因为这种病与年龄有着直接的正相关,随着全球老龄化的加剧,2050年阿尔茨海默病患者的数量还将大幅增长到1.25亿。

阿尔茨海默病(简称,AD病),就像是一个可以抹掉大脑记忆的橡皮擦,一个人患病之后,记忆就开始一点点被清除,由轻到重,逐渐丧失基本的工作社交能力,再慢慢丧失生存能力,最终陷入到一片混沌的世界中。

最近看到一则关于阿尔茨海默病的报道。一对夫妻相濡以沫多年,曾经尽职尽责、做事条理明晰的丈夫在退休后不久,就确诊了阿尔茨海默病,此后陆续开始出现不认识路、不认识自己、亲人的状况。妻子听闻网上报道了一种脑机接口的新技术,如果有一线治愈希望,就可以给丈夫植入芯片。但在咨询医生之后,她才知道这项技术距离人体试验还为时太早,至于能不能治疗阿尔茨海默病更是难以预料。

这样的选择确实让人动容,也让人气馁。阿尔茨海默病至今尚无有效的药物和治疗手段,这一种病仿佛就像是人类寿命延长之后自然而然出现的副产品。但从目前的科学研究来看,人类对于阿尔茨海默病已经具有一定的认知,并且正在查清这种病的成因。

研究表明,虽然这种病通常是在中老年时期发病,但是其发病根源可能在很早之前就已经开始产生。现代人的饮食、睡眠以及一些生活方式的不良习惯正是造成阿尔茨海默病的帮凶。

在未来,阿尔茨海默病能否被人类攻克,还是一个极大的未知。与其寄希望于类似“脑机接口”这样的前沿黑科技,还不如提前关注下这种病的的相关成因和预防策略。

不管我们距离阿尔茨海默病有多远,知道总要比忽视更好一些。

“成因是谜”的阿尔茨海默病


人们常常把阿尔茨海默病称之为“老年痴呆症”,但其实这里面有两大误解,就是并非所有的痴呆症都属于阿尔茨海默病,其只占到“痴呆”类型中的60%到80%,另外,“痴呆”也不只发生在老年,早发型的AD病患者可能在四五十岁就出现症状。

(大脑中负责学习和记忆的海马体的神经元出现损害)

阿尔茨海默病是一种退行性疾病,会引发患者的认知功能障碍、日常生活能力降低和精神行为异常,其病因至今还没有确切的结论,目前主流的包括遗传因素致病假说、β-淀粉样蛋白假说、tau蛋白假说等,但都没有得到明确的证实,其相应的治疗手段也没有显著效果。

比如,关于β-淀粉样蛋白假说的实验证据不断增加。阿尔茨海默病的一大特征就是大脑中的淀粉样蛋白β(斑块)的出现和沉积。针对这一假说,医学界给出的治疗方法就是侧重于清除这些β-蛋白斑块,但是各种尝试收效甚微。

最新的一项研究来自于德国慕尼黑工业大学,研究团队发现Ad患者学习和记忆出现损害的线索,就是大脑中的兴奋性神经递质谷氨酸导致的神经元“过度活跃”。

这篇发布在《Science》杂志上的文章成为首个揭示阿尔茨海默病早期细胞功能障碍机制的研究。该研究揭示出早在记忆障碍出现之前很久,这种病理性的神经元就被过度激活,从而导致大脑神经元不断地接收错误信号,导致信号处理能力受损。

谷氨酸是帮助神经元之间传递信号的神经递质中的最重要的一种化学物质,负责激活和连接神经元的信号传输。研究人员发现,在过度活跃的神经元的突触间隙中,谷氨酸浓度较高且持续时间过长。这背后也是由于β-淀粉样蛋白分子在“作祟”,它阻止谷氨酸从突触间隙转运出去,而且这种神经递质阻滞形成的谷氨酸过度活跃,是在β-淀粉样蛋白分子处在早期的可溶性介质时期就形成了,也就是等到斑块形成之后,已经是为时已晚。

但这一研究本身还是仍然具有猜想的成分,其治疗思路如果成功,或许有可能反向来印证这一研究假设。但对于我们而言,不必知道阿尔茨海默病的全部病因,或许我们知道是什么导致这种β-淀粉样蛋白分子和tau蛋白的形成,就可以有效降低自身患AD病的几率。

所谓,改变能改变的,接受不能改变的,区别这二者,才是我们的理性选择所在。

宏观上来说,导致阿尔茨海默病的病因是由生活方式和环境共同决定的,还有一部分是由特定的基因病变引起的。基因遗传导致的家族性阿尔茨海默病只占患病人群的一小部分,但是这也是很多人需要注意和警惕的地方,可以根据自己家族有无AD患者,去排查下自己是否也有相关致病基因。而绝大多数都是由年龄增长而产生的患病风险,罹患阿尔茨海默病的主要风险因素有年龄、性别(女性患病几率更大一些)、阳性家族病史、唐氏综合征、头部外伤、慢性病、较少的用脑、较少社交和不良生活习惯。

对于很多难以改变的致病因素,我们不去讨论,但是对于像不良生活习惯这类可改变因素,我们却可以认真了解一下。根据目前最新研究,不良的睡眠和饮食习惯,正是造成大脑发生病变,产生β-淀粉样蛋白分子这类致病因子的主要原因。

睡眠不佳,埋下阿尔茨海默病的重大隐患


最近,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一项研究发表在《细胞》杂志旗下的Current Biology,研究团队在健康的人群中发现,睡眠质量欠佳的人在数年以后,大脑中会积累更多的β-淀粉样蛋白。在长达4年的跟踪研究中,尽管参与者们都没有发展出认知衰退等临床症状,但研究结果显示,前期睡眠评估中深度睡眠较少、睡眠更碎片化的参与者,此后几年时间里,大脑内β淀粉样蛋白的积累速度更快,而这预示着阿尔茨海默病的悄然发生。

现在,睡眠不足正在成为困扰青少年和众多中年人的一大问题。繁忙的课业成为年轻人睡眠的主要杀手,原本要占据一天8-10个小时的睡眠才能保证青少年的身体发育需要,但是根据调查,在美国有接近一半的青少年睡眠时间不足8个小时,这一现象在中国也日趋普遍。而中年人也同样饱受工作压力和电子产品对睡眠时间的压缩。

“终局思维”,是一种更强大的思维方式

我们并不需要未来的人穿越到今天,告诉我们应该干什么,我们需要的是一种特别的思维方式——终局思维。没有人知道未来是怎样的,但未来并非虚无飘渺,而是以不同的概率形式活在今天,“终局思维”就是以时间为矢,找到其中概率最大的可能。人类之所以优先考虑当下利益,是因为计算能力不足以每一步都使用“终局思维”,不如在计算能力足以覆盖的局部战争中争取更大的优势,所以高手之间的棋局也常常在中盘取胜。

西安夜生活网西安荤场子为您推荐!

根据香港大学的一项研究,与健康人相比,阿尔茨海默症患者的睡眠总时长减少(<6.5小时/天),入睡等待时间延长,睡眠效率降低,导致睡眠结构和睡眠稳定性都发生了显著改变,也就是深度睡眠减少,导致负责睡眠调节的丘脑体萎缩。而睡眠不佳与这些患者的病症严重有密切相关性。这也是越来越多的中年人查出阿尔茨海默症的发病症状的原因之一。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状况?去年底《Science》杂志上的一篇波士顿大学的科学团队的研究揭示了这一秘密:只有在睡眠状态下,大脑才会开启“自动清洗”模式,扫除白天大脑中积累的记忆障碍蛋白。

研究发现,大脑在睡眠期间,神经元活动变得不那么激烈,血液会周期性地从脑部流出,一种称为脑脊液(CSF)的水状液体随之流入,并有节奏地冲洗大脑。脑脊液对于大脑而言是一种“清洗剂”。脑脊液有助于清除β-淀粉样蛋白的清除,从而延缓阿尔茨海默病的进程。

但相反,随着年龄增加,一些人出现睡眠质量的下降、熬夜、失眠等问题,就会影响大脑的血流并减少睡眠期间脑脊液的波动,从而导致有毒蛋白质的积累和记忆能力的下降。

真可谓熬夜一时爽,智商会下降,阿尔茨海默病还会自己找上门。

地中海-生酮饮食:降低阿尔茨海默病风险的新尝试


阿尔茨海默病的发病还与饮食习惯密切相关。一些研究表明,含有大量糖、脂肪和碳水化合物的特定食物,包括精细米面制成的面条、面包,精加工的肉类、高糖的饮料会加速大脑退化和痴呆,而高盐食物则会导致大脑tau蛋白磷酸化,随后导致不溶性tau蛋白沉积,也进而导致认知障碍。

其中,我们知道,过量摄入碳水化合物和糖会带来胰岛素抵抗,也就是带来罹患Ⅱ型糖尿病的风险,其实这些也会增加阿尔茨海默病的风险。要知道,上面提到的大多数食物都是我们现在日常生活中经常吃到的,并且亚洲地区在碳水化合物、高糖、高盐的摄入还要高于其他地区。

而研究人员发现,调整饮食结构会影响肠道菌群,可以改善早期AD病人的症状。因为他们发现,肠道内的菌群对于中枢神经有着直接的影响和调控,而带有早期轻微症状的阿尔茨海默病患者的肠道真菌群结构有这个高度的相似性。研究者发现通过一种改良版的“地中海-生酮饮食”(MMKD),这些早期患者肠道内的菌群会发生变化,同时患者脑脊液中的阿尔茨海默病的生物指标也能相应降低。

所谓地中海饮食,主要特点是含有多种鱼类和橄榄油,而橄榄油作为一种健康的油品,含有丰富的单不饱和脂肪酸和多不饱和脂肪酸。生酮饮食则是一种极低碳水、适量蛋白、高脂肪的饮食。传统饮食通常是通过碳水化合物被人体消化吸收,转化为葡萄糖为人体提供能量,而生酮饮食则是让身体分解“过量”摄入的脂肪,为身体提供能量,随之会在体内产生酮体。

研究者推断,可能是生酮饮食会改变肠道细菌菌群,其代谢物会抑制一种特别的念珠菌属的真菌生长,可以改善肠道的各种炎症,进而刺激脑肠神经来减慢或抑制阿尔茨海默病的恶化。

不过,这种方法并未得到完全证实,也就是结果可能是相反的,是阿尔茨海默症的病变导致了肠道菌群的变化,地中海-生酮饮食可能是通过另一种机制来改善了阿尔茨海默症的早期状况,继而也影响了菌群的变化。

此外,生酮饮食并非只是“费钱”这么一个问题,酮体在人体血液中过量积累会导致酮体中毒,使人产生头痛、恶心、焦虑等症状,同时高脂肪摄入也会加重心脑血管病的发生。所以,酮体饮食还需要慎重实践。

除了睡眠不足和不良饮食,我们的心态和心理状况也和阿尔茨海默病的发生有关。一项新的研究发现,在生活中重复性负面思维(RNT)与认知能力下降,导致阿尔茨海默症的两种有害蛋白质的大量沉积有关。也就是,长期心情不好、负面情绪也会加速阿尔茨海默病的病程。

当然,因果关系可能是非常复杂的。比如较少的社交关系、糟糕的家庭关系都会带来这些负面情绪,反过来这种负面情绪又会恶化社会关系,这些又会带来不良的生活习惯和相应的心血管、心脏疾病等,这一切又自然会加重AD病症。

综合来看,吃好、睡好、心情好,做人最主要就是开心,而这就是降低罹患阿尔茨海默病风险的三大法宝。但不幸的是,大多数时候我们都很难做到。

不是阿尔茨海默病的后果不够严重,也不是我们不懂好的生活习惯对于身体健康的重要性,而是我们大多数时候也只能看到眼前,专注眼前的享受,而忽视长期的风险。

我们知道长期熬夜的危害,但谁忍心在工作之余,不想多留出一点时间放松娱乐,或者继续学习,好让自己多享受一些多巴胺,或者更大的成就感。我们也知道高糖、高盐、高热量的食物饮料摄入会导致一系列身体问题,肥胖几乎是我们终年累月都在抗争的问题,但在大脑饥肠辘辘的胁迫下,谁又能顾得上适量摄入,均衡饮食。

现在我们很大的一个误区就是指望能够找到一种特效药来直接根治这种疾病,而且医学科研机构和制药厂都在努力研发阿尔茨海默病的药物,但从目前的进展来看,大多数药物都已失败,或者一些药物对阿尔茨海默病有一定的缓解疗效。然而这些不过是一种“亡羊补牢”的工作了。

对于身处现代生活的我们,几乎都懂得合理作息、均衡饮食、适量运动以及保持积极心态的重要性,然而我们的身体却仍然很诚实地按照趋乐避苦的方式去生活。而阿尔茨海默病像极了对我们这种寿命增加下,不自觉的生活方式的一种嘲讽和报复,通过清除记忆的方式来一点点把我们推向生命的深渊。

面对眼前唾手可得的享受和未来可能罹患AD病的晚年,决策权就在我们当下的每一次选择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