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足疗会所_“终局思维”,是一种更强大的思维方式

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一、未来,以概率的形式“穿越”到现在

很多人都喜欢看穿越文,看到现代技能运用到古代,我们都知道会发生什么,但古人却对自己的命运一无所知,读者因此产生了操控他人命运的“爽”的感受。

可如果未来的人穿越到今天,用未来的技能对付我们,我们变成了“古人”,我们暴露出来的,不也是自大与无用的小聪明吗?

穿越自然只是小说家的把戏,但未来并非完全未知,而是以概率的形式“穿越”到现在。

马云当年选择云计算作为阿里的核心方向之一,包括马化腾在内的大部分人都不认同,当时的中国无论是人力、计算成本还是大企业的IT投入都不需要云计算。但马云认为,既然大家都不否认未来的世界属于云计算,那为什么不从现在开始做呢?

我们并不需要未来的人穿越到今天,告诉我们应该干什么,我们需要的是一种特别的思维方式——终局思维。

什么是终局思维呢?人生中,总有一些比较复杂且时间跨度很长的事业,我们常常做着做着就忘了自己为什么要做这件事,而“终局思维”就是在做一件事的过程中,要时常思考一下这件事最终达成的目标,然后“以终为始”,站在未来看现在,修正自己当下正在做的事情。

这不是什么新的理论,十几年前白领们人手一本的管理书《高效能人士的七个习惯》中的第二个习惯“以终为始”,就是“终局思维”——

“从现在开始,以你的人生目标作为衡量一切的标准,你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无论发生在何时,都必须遵循这一原则,即由个人最重视的期许或价值观来决定一切。牢记自己的目标或者使命,就能确信日常的所作所为是否与之南辕北辙。”

“终局思维”看上去很简单,就是要有目标嘛,但实际很少有人能做到——简单又做不到的事情,一定是我们对这个方法的认识还不够深刻。

二、思考,以时间为矢

使用“终局思维”最重要的原因在于,生命有限,我们需要把有限的资源聚焦在真正有价值的工作上,所以,生命中真正有价值的工作,总是要穿越时间的维度去看。

沃伦巴菲特在回答投资者为什么会亏损的问题时说:

“我用一张考勤卡就能改善你最终的财务状况;这张卡片上有20 格,所以你只能有20次打卡的机会——这代表你一生中所能拥有的投资次数。当你把卡打完之后,你就再也不能进行投资了。在这样的规则之下,你才会真正慎重地考虑你做的事情,你将不得不花大笔资金在你真正想投资的项目上。这样你的表现将会好得多。”

巴菲特这段最有名的比喻提示了一个事实:股民亏损的原因不是股票下跌,而是买卖股票太容易了,以至于盲目地追求所有的机会。

想一想,近二十年,不断有人说,房价太贵了,房价也确实经历过数次下跌。如果买卖房子也像股票这么方便,可能很多人都想着先卖出,等便宜再买回来,然后就永远地失去他们的房子。

没有终局思维的人买股票,会习惯性地看当下市场行情的涨跌,会考虑明天可能有什么小道消息,这样很容易被涨跌所迷惑;

巴菲特是一个典型的“终局思维者”,他就好像是未来的你穿越到现在,告诉你别瞎折腾,真正决定你的财富的机会只有几次,你真正要做的是提升自己的投资能力,然后以逸待劳,抓住这几次机会。

听上去很简单,那我考考你,假如现在给你一笔钱,只能在腾讯、阿里和美团三家公司的股票中投资一个,时间是五十年,你会选哪一家?

所以巴菲特买股票考虑的问题是:“你应该选择投资一些连笨蛋都会经营的企业,因为总有一天这些企业会落入笨蛋的手中。”

这个问题可以换成,如果忽然股东们选了三个笨蛋去分别管理上面的三家公司,哪一家先倒闭?

我觉得大概率是美团先倒,它所在的赛道门槛最低,且高度依赖管理层,一旦失去王兴这样的牛人,大概率下坡路走得比其他两家都快。

巴菲特说:“经验显示,能够创造盈余新高的企业,现在做生意的方式通常与其五年前甚至十年前没有多大的差异。”

这个问题的答案思路之所以如此怪异,是因为我想体现“终局”这两个字,给题目的要求是“持股50年”。没有人知道未来是怎样的,但未来并非虚无飘渺,而是以不同的概率形式活在今天,“终局思维”就是以时间为矢,找到其中概率最大的可能。


三、积极的“终局思维”与消极的“终局思维”

前几年的“围棋人机大战”中,人们发现,AlphaGo虽然都能赢,但几乎每一局都是小胜,一开始大家觉得双方棋力差不多,但时间长了,大家才琢磨过来,这才是“他强由他强,清风拂山岗”,这是实力悬殊的降维打击啊。

后来,通过谷歌DeepMind公司公布的一些资料,人们渐渐理解了AlphaGo独特的思维方式。

人类高手下一盘棋,会把棋盘分成几块,整个棋局分成几次大的战役。再高明的棋手也只会在战役之间和战役的关键点,从全局的角度考虑一下整体局势,大部分时候,都是更关注当前战役的进程和局部地块的得失。

但AlphaGo的思路不同,它从来不从局部棋考虑得失,它是胜率思考,它的每一手棋都要重新全面估测当下局面,计算各种可能的下一步棋之后的胜率变化。

也就是说,人们大部分时候都是“当下利益优先”,只有少数时候才使用“终局思维”;而AlphaGo每一步都在使用“终局思维”。

人类之所以优先考虑当下利益,是因为计算能力不足以每一步都使用“终局思维”,不如在计算能力足以覆盖的局部战争中争取更大的优势,所以高手之间的棋局也常常在中盘取胜。

不过,以围棋之复杂,有时就算AlphaGo也无法算清当时的胜率,于是,设计开发人员赋予AlphaGo一种策略——“快速走子(Fast rollout)”。

这个策略是把可以争一争的棋型走“死”,这在人类围棋思维中叫“俗手”,是低级错误,人类高手下出来,要被解说员笑死。

但这个策略的思路正是用“俗手”固定某一块地的棋型(人类的理解就是牺牲落子质量),强行把棋型的复杂度降低下来,虽然仍然高于人类的理解,但计算机已能从容应对。被棋友们津津乐道的阿尔法狗自我对弈的第二盘,盘中放弃大龙,反败为胜,即是此策略的典型棋局。

道理有点类似于《天龙八部》中虚竹破“珍珑局”,自填一气后,“天地一宽,既不必顾念这大块白棋的死活,更不再有自己白棋处处掣肘,反而腾挪自如,不如以前这般进退维谷了”。

说到这里,已经有点哲学的味道了,还是回到科学的角度吧。

未来有变化的东西,也有不变的东西,如果你的计算量充足,你可以去把握变化的东西,我称之为积极的“终局思维”;如果计算资源不足,那就需要去放弃一些眼里的利益,去把握那些恒久不变的东西,我称之为消极的“终局思维”。

一次演讲中,亚马逊的创始人杰夫·贝索斯说:“人们经常问我:未来10年什么会被改变?我觉得这个问题很有意思,也很普通。从来没有人问我:未来10年,什么不会变?“

贝索斯的这个“不变思维”,就是消极的“终局思维”。

积极与消极并没有任何褒贬,而是拥有不同决策资源时,如何做出更合理的选择。

所以,不管是AlphaGo,还是人类,要把握“终局思维”,同样需要合理的策略。

四、终局思维的四个要点

25岁与96岁,历史上的那些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

诺贝尔物理学奖委员会主席David Haviland表示。这是百余年来,诺贝尔物理学奖史上第4位女性获奖者。诺贝尔物理学奖近五年得主2019年,诺贝尔物理学奖授予James Peebles,Michel Mayor和 Didier Queloz,以表彰在宇宙认知的颠覆性贡献。“数读”诺贝尔物理学奖一共颁过112次:1901年以来,诺贝尔物理学奖共颁发过113次。在两次世界大战期间,诺贝尔奖较少颁出。共有210人获奖:1901-2016年,共210人次获得了诺贝尔物理学奖。

西安夜生活网西安荤场子为您推荐!

这是几十年前的一则广告,最右边的那个电话是当时的人们想象未来的电话,好笑之余,让我想起一句话:“人总是会高估一年的变化,低估五年的变化”。

把握终局思维,需要一定的策略,我总结了以下几点:

第一,如果你的人生目标很清晰,选择“模糊的正确”。

这是我在《模糊的正确》系列文章第一篇《https://www.huxiu.com/article/301047.html宁要模糊的正确,不要正确的模糊》中讲到的一个概念:

假如你置身浓雾中的丛林,只依稀通过太阳辨别方向,你发现此刻正确的方向上泥泞一片,前方不知道有什么,这就叫“模糊的正确”。

选择这条道路,短期内,你不一定会做对,所以是“模糊的”,但你总是沿着正确的方向在走,所以又是“模糊的正确”。

在相反的方向有一条大路,这就叫“正确的模糊”。

选择这条道路,短期内,你会走得很好,所以是“正确的”,但你并不知道这条路将把你带向何方,所以它是“正确的模糊”。

有读者总结成你小时候学自行车时,爸爸总在一旁提醒你的:“看远方,不要看车龙头。”

不过,这种目标感很强的人不多,大部分人面对的恰恰是没有人生目标的情况。

第二,如果未来的目标并不清晰,你可选择“快速走子”或“两次创造”。

《卓越人生的七个习惯》一书中,作者提出下面的建议:

“以终为始”的一个原则基础是“任何事都是两次创造而成”。我们做任何事都是先在头脑中构思,即智力上的或第一次的创造,然后付诸实践,即体力上的或第二次的创造。

以前讲职业生涯规划时,遇到最多的情况是,职场新人连工作意味着什么都不知道,更不用说未来的职业目标。所以就有一种说法:不用管什么目标,做好你手头上的事才是王道。

这就像围棋中有太多选择反而无法选择,所以一种方法是AlphaGo的“快速走子”,按照自己的喜好、性格特点、专业背景去“固定”未来的大方向,来强化自己的目标投射到现在的概率。

另一种方法就是“两次创造”,我们必须同时做两件事,第一件是把当下的工作做好,第二件是在工作中不断地明确未来的人生目标。同时,不断用第二件事情去修正第一件事情。

我总结成:做正确的事和正确的做事,一样重要。具体方法,我之前写过一篇《我们应该“活在当下”,还是好好“规划人生”?》

第三,要用一部分精力用于现在不太可能实现,但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无论是“快速走子”,还是“两次创造”,都是比较容易把握的未来,都不是我们对未来的独具眼光的判断,而后者常常才是人生的“胜负手”。

我从初中就开始写作投稿,一直坚持了几十年,从工作开始,我就以为自己不可能会成为一个作家,从当时的角度看,也不可能凭写作养活自己,之所以坚持写作,只是因为自己喜欢,同时又有一份相对稳定的工作。

而现在看来,写作对我人生的改变,显然是我做过的任何一件事都无法比拟的——包括当时看来非常有成就感的事。

真正有决定性意义的“未来”,对现在而言常常是小概率事件,所以人要拿出一部分精力用于当下看来没有什么价值,也看不到什么未来,只是纯粹自己喜欢的事情上。

第四,用原则代替目标。

还有一些随机事件或突发事件,你既没有什么明确的目标,又不值得花更多时间去研究,也谈不上感兴趣,但不能排除未来突然对你产生重大的影响。比如说:

上班路上,看到一位老人倒在路上,你扶不扶?

同事暗示你需要用行贿的方式取得某个业务,你干不干?

你收到一位客户抱怨产品的某一个非核心功能不好用,你的下意识反应?

……

此时,最好的方法是用现在的原则代替未来的目标。桥水基金创始人瑞·达利欧在《原则》一书开头中说:

每一天,我们每个人都会面对纷至沓来的,必须做出反应的各种情况。假如没有原则,我们将被迫针对生活中遇到的各种难以预料之事孤立地做出反应,就好像头一次碰到这些事一样。但假如将这些情况分成不同的类型,并且拥有处理不同类型情况的良好原则,我们就能更快地做出更好的决策,并因此过上更好的生活。

在这位习惯应对各种无法预料的风险的对冲基金的掌门人看来,原则,并不是什么道德范畴的概念,而是未来在现在的概率投射的最大区间,是一种专门应对“突发事件”的“终局思维”。

五、与未来的你对话

样美国最有名的华人单口相声演员黄西,他在自传里讲过一件事:

黄西主业是生物化学行业,单口相声是他最大的业余爱好,从事了七八年,一直没有什么起色。他开始自我怀疑——到底一个华人能不能在美国用英语表演单口相声?

刚好此时,他的儿子出生了。经济上、时间上的压力令他不得不反复考虑是否就此放弃。可某一天,他的脑海里猛然出现了这样一段未来的对话:

爸爸:“你老爸以前也是个单口相声演员……”

儿子:“牛逼啊!那后来为什么不做了?”

爸爸:“因为你出生了……”

儿子:“……”(为什么犯错的总是我?)

黄西想:难道未来要这样向儿子解释自己放弃的原因吗?不,不能这样。

后面的事大家都知道了,黄西的坚持得到了回报,他成为美国最成功的相声演员之一,儿子再也不需要担心这个问题了。

普通人在思考问题时,会习惯性的从现在的视角看问题,从而看不到出路。

终局思维可以很复杂,也可以很简单,只要换一个未来的视角,你就会发现生活中更多的可能选项。

首发于”人神共奋 (ID: tongyipaocha)”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