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高端荤场子,西安桑拿_“一夜暴富”梦碎,他们“逃离北下朱”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城市进化论(ID:urban_evolution),作者: 舒冬妮,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从微商第一村、社交电商小镇,再到网红带货小镇,乘着直播的东风,今年的北下朱异常火爆。

这个坐落于浙江义乌福田街道的小村,距义乌国际商贸城仅2.2公里,每天聚集着来自全国各地的生意人,有义乌本地及周边的工厂主,也有远道而来的供应商和主播。

来自义乌市市场发展委的数据显示,目前江北下朱村集聚了服装箱包、美妆美饰、网红食品等1000多个品牌,持照市场主体4400余家,各类直播电商从业人员有5万余人。

他们中有人在这里带货百万件,也有人在这里盘桓数月后黯然离去。

“走的人比来的更多。”来时期待当主播致富的小刘,把回家的日期定在了9月底,没有什么特殊的含义,只是因为如果再不“爆单”,口袋里的钱只够支撑到那时。

“到了北下朱,只感觉遍地黄金”

小刘本名刘恒辉,河南驻马店人,今年三十出头。来北下朱之前,小刘已经工作了十年,还曾在老家的银行做到支行副行长的职位,后来因为家庭原因不得已辞职。

促使小刘到北下朱的是疫情,作为两个小孩儿的父亲,在家陪孩子的这段时间,他想到应该给孩子最好的生活,“别人有的,我的孩子也要有。”在听朋友介绍,在义乌北下朱做抖音主播,“只要爆单了,很容易赚钱”后,便决定放手一搏。

小刘还记得刚到北下朱那天的情景,一款在某汽车APP上最低价450万元的劳斯莱斯古斯特就停在门口,再进去还有宝马、保时捷,到处都是人。

小刘刚来北下朱看到的劳斯莱斯 图片由小刘提供

“以前对义乌的印象就是小商品城,到了北下朱,只感觉遍地黄金。打包发货能发财,干快递也能发财,就算捡纸箱子也能发财……”小刘坚信,在北下朱一定能赚个盆丰钵满。

他盘算着,等今年回家的时候买一辆车,“不用特高档,就30万的车,我连车型都选好了,就别克GL8七座。等生意做大之后,再租一个大的房子,把亲戚都接过来。” 

但回归现实,初来乍到的小刘对于做主播、拍视频毫无头绪,只能给别人打工,从最基础的工作做起,在店里帮别人包装、打包、做客服。

每当有主播进店,小刘会主动帮新手主播推荐产品。一个月之内,小刘帮忙搭戏的主播“火”了11个,爆单的一个接一个,也学到了很多经验,他觉得自己做主播的时机到了。

江南六七月,正值梅雨季节。看准商机,小刘把伞作为了第一个主推的产品,拍的短视频火了,点赞量5828,评论数551,直接把他送上了热门,赚了两万元。

虽然比起爆大单赚三四十万的主播还差得远,但这两万足以让小刘在北下朱待更长的时间。因为在爆单前一晚,他手里只剩400元。

小刘和创造爆单的雨伞 图片来源:舒冬妮 摄

“每次当你快不行的时候,又会给你点希望。”小刘回忆起第一次爆单,有些兴奋又有些无奈。

只是这样的运气,小刘没有再盼来第二次,尽管他之后又拍了近一个月的雨伞。

“爆单的套路,无迹可寻”

“你往这边走,不然背光,光线不好”,“不行,这个表情不到位,再来一次”,“先给一个近景,然后再后移,运镜试一下”,在北下朱,主播们早已习惯使用这些专业术语和技巧。

但对于如何拍出爆单的段子,绝大多数主播一样,小刘完全摸不着套路,直言“无迹可寻”。

小刘在拍视频段子 图片来源:舒冬妮 摄

最初,小刘每天发一个视频,内容以原创为主,但一两千的播放量算不上理想,操作上也有难度——不仅有剧情需求,一个人很难搞定,且就算人手够了,配合也需要练习,耗时耗力。相比之下,模仿别人的视频,大家都知道怎么拍,时间精力就会少很多。

所以,小刘花了十几天,拍了两个原创视频之后,就转向以模仿为主了。但同样的产品,同样的台词,同样的场景,别人能火,小刘却怎么也火不了。“有的人好像拍什么都能火,大概就是天选之号吧。”

在得知可以投广告买流量的“秘诀”后,小刘也曾累计投入了2000元广告费,虽然在当天小爆了一下,但由于别的主播大爆单,导致后续没货发了。小刘不但退了一大部分钱,还被投诉罚了款,总体算下来成了亏本买卖。

就在前不久,小刘有一个段子本来已经火了,下了70单,但之后马上就被限流,视频还被判为搬运,无法播放。“同一个产品,大家广告都差不多,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搬运了。”

​要评国庆档最强电影,没有谁比得上它

然而,在我心里,“历年国庆档最强影片”的称号,依旧没有易主。国产谍战戏,十有八九都发生在抗战时期,《风声》也不例外。与电影同名的小说《风声》,是麦家“解密”三部曲的收官之作。两人当时各执一词。这场“罗生门”以撤诉告终,但庭外的对决却仍在继续。对此,《东风雨》导演兼主演柳云龙淡定地表示,“现在中国拍了不少谍战片,不见得拍得多了,就没有好的了。不是上映得晚了,就成不了经典了。”

西安夜生活网西安荤场子为您推荐!

小刘的抖音视频被判搬运 图片来源:舒冬妮 摄

从4月来到北下朱,转眼小半年,爆单的消息还在主播中口口相传,小刘却越来越失望。

“你看,现在都不堵车了”

萌生退意的不止小刘。

还有老姜,3月就到北下朱的他,正为视频播放量上不去发愁,以前老姜看不上三四千的播放量,现在只剩下几十、几百的播放量了,“这号是彻底做废了”。

这半年,老姜的视力下降得厉害。“听说每天直播能增加权重,可以引流,我也不知道。”坚持了一段时间,眼看播放量一直上不去,老姜还是减少了晚上的直播频率。

秋分刚过,和天气一起转凉的,还有北下朱的热闹氛围。

“跟五六月比,人已经减少很多了,大概只剩四分之一。之前这里都是车,人都走不过去,你看现在都没什么车了。这么跟你说,以前每天至少会有40个人来问洗手间在哪里,现在一个人都没有。”北下朱一位小吃摊主说。

在一楼门店做供应链的王哥也有同样的感受,“就这四五个月,来来去去两三波了,现在走了的将近一半。”今年5月,王哥建了个主播群,现在群里有312个人。“疫情好转了,大家都回去了,本来就是看看机会,不好做就回去上班的上班,做生意的做生意了。”

冷清的大街  图片来源:舒冬妮 摄

“最明显的感受是现在不堵车了,以前这个点路口早堵起来了。”一位接孩子放学的幼儿园家长说,感觉在北下朱的人少了很多。

房租压力在内的生活成本也在加速“掘金者”们的逃离。

钟永平,小刘初到北下朱时打工的店家老板,他在这里生活了8年,曾是2016年~2019年北下朱微商会会长。

在他的店门口挂着9月26日搬迁至白岸头村的横幅,搬迁的原因是房租涨到75万元/年,这超出了钟永平的承受范围,“房租每年都在涨,但今年涨太猛。”钟永平要搬走,成为了近日村民和主播们的主要谈资。

没有人统计过今年从外地到北下朱的有多少人,离开的又有多少人,但不可否认的是,北下朱的热潮在渐渐退去。

“品带主播,不是主播带品”

北下朱的宣传标语  图片来源:舒冬妮 摄

”转型做主播,几乎每天都睡不着,焦虑怎么还不爆单。“和大部分人一样,小刘把真正决定离开的原因,归结为“失望和迷茫”。

根据义乌市场发展委的统计数据,今年1-4月,义乌直播场次达34201场,累计观看人次8567.8万人。而作为国内最知名的头部大主播之一,薇娅一场直播就可以轻松突破2000万观看人次。

在钟永平看来,不同于这些头部主播有自己完整的供应链,北下朱的主播更多是尾部主播,以产品为中心在线上推广售卖,角色是线上销售员,真正的操盘手是背后的供应商,“在北下朱是品带主播,不是主播带品。”

一天下午,钟永平在自己的主播群发布“这款粘毛器会火,可以来拍段子”的消息,并附上9块9包邮的粘毛器图片。随后主播们拍完视频,晚上直播,第二天凌晨便出现爆单迹象,涌入直播间的消费者越来越多,订单不断,12小时内该粘毛器在钟永平供应链的订单量超过25万单。

爆品是供应商推出来的,一个产品爆单之后,又会引来更多主播的推广。“除了一部分主播自己选品,很多主播是不知道卖什么的,这时候供应商就会告诉他们应该卖什么。有时候,也会有几家供应商联合起来,让所有的主播都推一款产品。”钟永平说。

在北下朱的街道上,有一块显眼的牌子,写着“中国网红直播小镇”。据说更早之前,这块牌子上写的是:“走进北下朱,实现财富梦”。

在这里,大街上仍有怀揣梦想,刚刚抵达的年轻人,村里的公告牌上,依旧贴满招租信息,从早到晚都会有人站在这里,寻找自己的落脚点。

凌晨两点仍在工作的主播们  图片来源:舒冬妮 摄

而到了凌晨,街道上一楼门店的招牌大多数都还亮着,时不时能听到主播们慷慨激昂介绍产品的声音。

北下朱从来不缺梦想,热潮虽退去,总有人不眠。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城市进化论(ID:urban_evolution),作者: 舒冬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