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高端荤场子,西安桑拿_英媒文章:为何某些富国并非真富?

参考消息网10月7日报道 英国《金融时报》网站10月5日发表题为《为何世界最富国家并非都富有》的文章称,按人均GDP衡量的世界最富有国家和地区,其居民并不一定是物质生活水平最高的。作者为世界银行各国购买力比较项目技术咨询小组联合组长安格斯·迪顿。文章内容编译如下:

3月,就在全世界对新冠肺炎疫情暴发感到震惊之际,各国购买力比较项目完成了最新的计算工作。这项听起来很枯燥的统计工作收集了176个国家和地区的价格数据,用它们来计算购买力平价汇率。媒体却对统计结果缺乏关注,这一点提醒人们,衡量经济活动的指标居于次要地位——除非它们与健康面临的威胁直接相关。

然而,即便是在一场瘟疫流行之时,也有必要收集可供比较的各国购买力统计数字来进行必不可少的衡量,包括比较各国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和生活水平,以及从全球层面衡量贫困和不平等程度。在这方面,最新的计算结果能说明一些重要的问题。

新统计工作带来了好消息和不那么好的消息。好消息是,新的2017年数据不是特别有报道价值。不那么好的消息是,全球化和知识产权的转让推动GDP进一步偏离了人们共有的(错误)认识,即可用GDP衡量人们在物质上的幸福程度。这给近年来人们公开指出的GDP的诸多缺点又添了一条。

不那么好的消息来自按人均GDP衡量的世界最富有国家和地区清单:卢森堡、卡塔尔、新加坡、爱尔兰、百慕大、开曼群岛、瑞士、阿联酋、挪威、文莱、美国。无论这份清单传达出什么信息,它都压根算不上居民物质生活水平最高的国家和地区清单。

爱尔兰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受公司税率低吸引,一些大型跨国企业将知识产权资产转移到爱尔兰,这样一来,这部分资产创造的收入就被计入了爱尔兰的GDP。此类资产转移推动爱尔兰GDP在2015年增长了26%。

美媒:俄考虑向伊朗出售S-400防空系统

俄罗斯驻伊朗大使列万·贾加良说:“我们不怕美国的威胁,我们将履行我们的承诺。”(@参考消息)

西安夜生活网西安荤场子为您推荐!

相比之下,爱尔兰家庭人均可支配收入的实际增长率“仅为”4.6%。用这一数据来评估爱尔兰人生活水平的变化显然比用GDP更好。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差异?清单上的大多数国家要么是投资枢纽,要么是资源型国家。在这两种情况下,消费在GDP总值中所占的比重都较低,这通常是因为利润在国民收入中所占的比重大于薪酬。

随着时间的推移,利润至少会增加一部分家庭的收入,进而促进它们的消费。但在任何特定时间点,人均GDP都统计进了不属于居民当前福祉或他们自身收入的数字。

此外,外资收入也被计入了GDP,因为它是在国内产生的,但它未被计入国民生产总值(GNP),因为它不属于本国国民所有。

这提醒人们,如果缺乏强有力的再分配渠道,资源型富裕经济体在内部往往是不平等的,因为资源——尤其是矿产资源——仅为少数人所有。GDP说明不了谁得到了什么,这是人们批评GDP时给出的又一个最令人耳熟能详的理由。GDP也不能说明自然资源的可持续性或环境的利用情况。问题不在于计算过程,而在于如何定义GDP。

上述论点并不是要求彻底废止GDP数据(它们至关重要),而是要求更明智地使用统计数据,并对其未包含的部分进行衡量。

有人正持续努力整合环境-经济统计数据或减少GDP对分配问题的忽视,这方面的努力需要得到支持。对决策者来说,只关注人均GDP或其增长率几乎没有意义。直截了当地讲,在榜单上居前并不总是一个国家向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