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荤场子_黄金周下半场:“被网红”的大西北、“被高估”的澳门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河豚文旅(ID:hetunwenlv),作者:马克李,原文标题:《“黄金周Plus”持续升温,被迫回流国内游的市场到底能火多久?》

“上次太赶了,买到A类票但是没去上,所以想趁着十一假期跟朋友们一起过去看看《千年莫高》。但没想到啊,这回连A类票都没买到,国庆1号到8号莫高窟A类票提前一个月就卖没了,之后(我们)想去月牙泉骑骆驼,结果全都是游客,骆驼也没骑上,这就相当于敦煌什么都没玩!”

刚刚结束“大西北”环线行程的“风语者”再一次返回敦煌,但与此前不同,与朋友的出游适逢“黄金周Plus”在“出境游”停摆的背景下,国人被压抑许久的出游需求在这个长假集中爆发,他们的计划也被打乱。

文化和旅游部最新数据显示,10月1日至4日,全国共接待国内游客4.25亿人次,实现旅游收入3120.2亿元,恢复至去年同期78%、68%水平,中国旅游研究院预测,今年国庆假期,国内游客规模预计将达5.5亿人次。

中国旅游市场强劲复苏也引发全球媒体侧目。

10月6日,《纽约时报》在其文章《中国“黄金周”拉开旅游业序幕》中指出,拉萨的酒店预定量相比去年同期增长了600%;

10月5日,彭博社刊发题为《5亿旅行者展示了中国经济正在走出新冠(疫情)》的相关文章;

10月3日,英国《每日邮报》也汇集了全球各大通讯社关于中国庆祝双节的图片和视频,并在其官网及社交媒体上对中国黄金周进行了连续性报道;

英国广播公司网站在当地时间10月1日当天发布题为《中国假期:黄金周涌动数亿人》的报道。

就旅游市场表现而言,在这个与众不同的“黄金周”中,游客出游模式也发生了较大变化。

以“90后”为代表的年轻一代选择在奢华酒店中“躺出个假期”,曾经父母口中“你出来旅游就是来这里睡觉吗?”的经典话术正在成为全新度假方式;

在“黄金周”中,已全面解禁的澳门仍未能迎来客流量井喷,今年6日累计内地访澳旅客不及往年1日,这主要是由于签注申办流程周期变长导致的客流量复苏延迟,而对比一海之隔的香港,当下澳门的处境的确要好过很多,未来更是值得期许;

“出境游”停摆,游客开始探索国内“深度游”。在此基础之上,“大西北”环线被迫成为新晋网红,月牙泉沙的骆驼队几乎是在沙漠上“原地待命”,七彩丹霞更是早早开启“人从众”模式。

“大西北”持续火热也带动了其沿线、支线小众秘境的火热,海西州仅仅在8月便接待了近400万游客,要知道在5年前柴达木等地还是“无人区”般存在。

那么,你的“黄金周Plus”又是怎样过的?

被网红的“大西北”环线

“国庆节谁最辛苦呀?要我说骆驼最辛苦!”

9月12日到10月6日期间,咸阳越野、自驾领队“风语者”两次往返大西北环线,“平日”与“黄金周”旅游市场如冰火两重天般的体验让他印象深刻。

“9月上旬,我和媳妇去大西北玩了一圈,也是在月牙泉骑骆驼,120块钱1小时,当时人不多,我们一天骑了两次,前几天跟朋友又去了趟月牙泉,骑骆驼还是120块,但是人太多,根本没骑上,直接回夜市。”

除了景区人满为患,当地酒店也开启“黄金周”模式,价格翻番上涨。“风语者”举例,9月13日入住的如家酒店当时仅需138元一晚,在“黄金周”尾声价格已飙升至278元同时一房难求。

 

针对如此现象“风语者”表示:“大西北这条线是从今年4月份就开始火了,来玩的人非常多,酒店、餐厅价格可能会比之前高一些,一个是物价上涨了、人工上涨了,另一方面,遇到黄金周这也算是潜规则,只要不离谱大家都能接受,今年都不容易。”

毫无疑问,“大西北”环线成为今年黄金周新晋网红目的地,“沙漠”、“骆驼”、“七彩丹霞”、“杏皮水”、“羊肉”成为各位朋友圈中出镜率最高的旅游元素。

因此,很多人会抛出这样的疑问,“大西北”为什么会在今年“黄金周”如此火爆?这种火爆仿佛是在一夜之间形成。

但事实上,“大西北”的火热并不让人感到意外。准确来说,“大西北”旅游市场从未降温过。连日来,在社交媒体中多次出现的“匈奴”梗,实为3、4年前的老段子。

从兰州、张掖到敦煌、嘉峪关、西宁,如果将环线中的每一站拆分来看,其城市游市场无论在起步时间、成熟度还是旅游资源丰富度均在国内名列前茅。

当然,这只是“大西北”火热的基础,能够在今年“黄金周”脱颖而出的主要原因,一方面是“出境游”游客回流以及超长假期引发广大游客“走得更远”的需求。

在无法出境游的大背景下,回流游客纷纷开始探索国内深度游目的地,他们计划如何利用8天长假走得更远,部分游客甚至通过国庆8天长假,请3休11、请6休16,来穿越大半个中国。

来自携程“2020中秋+国庆旅行指北”显示,旅客出行时间预计比去年增长1.7天,多跨越2.5个省的距离。

在“大西北”之前,能够支撑国内深度探索的线路一直都是以西藏317、318,大美新疆为主流。

但随着时间推移,这两条线路已经让游客觉得有些“腻”,无论是在社交媒体还是广播、电视等渠道,游客已经接收到太多关于西藏、新疆的信息。

对于“00后”、“90后”来说,在朋友圈中晒“318”可能会被误认为是油腻中年。

于是乎,拥有人文、自然、历史、艺术底蕴且交通便利度极高的“大西北”成为新晋网红。

同样是携程方面数据显示,在今年黄金周中除传统热门目的地三亚、丽江、昆明、厦门、西安、拉萨、哈尔滨、贵阳、成都、九寨沟之外,“大西北”国庆热度暴增475%,其中甘肃热度增长最快,兰州跻身全国热搜城市第4位。

而“大西北”火热的背后也带动了其沿线、支线的小众秘境兴起,这更加值得我们关注。

在此之中,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受益明显。早在7、8年前,海西州除首府德令哈之外,其他区域几乎可以视为“无人区”,柴达木难寻人烟,前往水上雅丹的路上遇不到几辆车。

后来随着茶卡盐湖的蹿红海西州有了一些名气。

近年来,海西州依托青甘、青藏、大西北等环线和周边拉萨、敦煌等旅游热点城市扩大区域协作,旅游业蓬勃发展。截至2019年海西州旅游总收入110.03亿元,同比增长11.48%。全州接待游客首次突破2000万人次。

2020年1至8月份,全州累计接待游客942.76万人次,其中8月接待游客376.91万人次,如果没有疫情的影响,海西州接待游客数量再创新高几乎没有悬念。

以海西州为首的小众秘境兴起,其原因主要来自两方面,一方面是“短视频”强大种草能力。

在2019年有大量短视频创作者在艾肯泉、翡翠湖、水上雅丹、U型公路、废墟小镇等地拍摄短视频,作品的广泛传播直接带动了这些小众秘境的知名度。

据《青海日报》报道,得益于抖音和快手,青海海西州的东台吉乃尔湖、水上雅丹、天空之镜等景点成为最新“网红”打卡地。

另一方面是,当下游客在出游模式上的转变。越来越多的游客对于一成不变的景区开始“厌恶”,而年轻人的探索欲望与好奇心更是与这些小众秘境相匹配。

在马蜂窝发布的“中国新秘境”玩乐篇的TOP50景区榜单中,自然风光类景区占比高达八成。

对此,马蜂窝数据研究中心负责人马禹涛分析,出于安全因素考虑,露营、观星、户外运动等新的玩法逐渐兴起,游客更倾向于选择自驾、包车等私密性强、安全性高的出游方式。

被高估的澳门旅游市场

路氹金光大道,这里是澳门车水马龙的代表场景之一。现如今,这里变得让人有些陌生。

世界会一天天变好吗?答案早就写在我们的基因里

正在北京大学当哲学教师的儿子回答说:“ 我相信世界是一天一天往好里去的。”世界是否会一天天变好?克里斯塔基斯认为,“人类社会的各个核心特征,都受一幅永恒的蓝图引导,而且这幅蓝图,是在人类物种的帮助下勾勒出来的。”1844年夏天,布鲁克农场在一块空地上兴建高达54米的大型建筑法郎吉中心。此外,人工社会实验下的小型社会,同样基于社会套件的8个部分组成。

西安夜生活网西安荤场子为您推荐!

入夜后,由COD、威尼斯人、金沙城中心、新濠影汇等多个度假综合体组合的“城市雕塑”依旧炫目,但唯独少了“人味”,虽然时值黄金周,但客流量仍不及往年平日。

澳门路氹金光大道

没有往返各个度假区的穿梭巴士、也看不到坐在路边抽烟、吃槟郎交流心得的赌客,更看不到两手提着8、9个购物袋的游客。

 “人味”同样没有光顾官也街。早在10个月前,这里还是每位访澳游客必须打卡的购物、美食胜地。

官也街疫情前后对比

在当时,钜记、英记各大手信店排起长龙,莫义记、大利来人声鼎沸。而现在部分店铺开始翻新装修工程,仍在营业的店铺也鲜有游客问津,员工每天最大的工作量就是“吹水”。

面对这样的现实情况,我们不得不承认国内疫情速度恢复太快,一时间让我们麻痹了其对于生活的影响,澳门在短短10个月便形成如此巨大的反差就是最好证明。

好在,澳门迎来了转折点。

9月23日,内地居民赴澳门自由行签注全面开放,这意味着广大游客只要拥有签注、核酸检测报告便可自由出入澳门,往返无须隔离14天,而澳门也因此成为目前唯一出境游目的地。

但在现实情况中,这项利好暂时未能有效带动澳门黄金周客流量。

根据澳门特区政府旅游局提供数据显示,截至10月6日,访澳内地旅客合计112433人次,同比下降84.8%。这一数据甚至不及2019年10月1日单日数据,公开数据显示,10月1日访澳内地旅客合计116763人次。

在政策支持下,为何澳门旅游仍未见明显起色?

要知道,在起初行业的预测中,在签注放开后,游客的热情几乎可以摧垮拱北的关寨,不少商家也为了应对今年“黄金周”的客流临时加派人手。

这并不是内地游客对于“出境游”热情减退亦或是对于澳门不再向往。只不过由于内地居民在申请澳门签注的流程中周期拉长导致客流量的恢复存在延迟。

在申请澳门签注的实际操作中,内地居民需要先通过当地出入境管理部门预约申请时间。与此同时签注改为人工办理,时长约为7个工作日,最终在入境澳门前还需要进行核酸检测,全程约15~20个工作日。

也就是说,即便是在9月23日当天申请签注,也无法在黄金周期间顺利出游。除此之外,目前澳门直航航班也大不如前,绝大部分游客需要先前往珠海、广州、深圳等地再通过陆路、水路进入澳门,其附带的时间、金钱成本也在阻碍游客出游。

不过澳门整体市场已在向好。对此,澳门金沙城中心喜来登酒店前厅部负责人Chris表示:“国庆假期酒店出租率已有一些起色,但还不是很明显,十月下旬,十一月开始的订单量就有明显的上升。”

不过,在中下游供应商端也从业者表达了不同观点。

酒店分销商Prato称,赴澳门旅行的需求正在恢复,从他个人订单来看,喜来登、丽思卡尔顿、威尼斯人、巴黎人(铁塔景观房)的需求量最大。

Prato表示:“目前散客访问量对于供应商的帮助并不大,从现有订单量来看,他在十月能够拿到的佣金也不过7500元人民币。”

在对澳门旅游市场众多观察中,我们发现了较为有趣的一点,当下炙手可热的小红书App在澳门广受追捧。

搜索澳门相关笔记,不难发现大量笔记创作者均为澳门本地居民,发布笔记也多于澳门商场促销信息、美食、美酒、展览、演出等领域。

除此之外,澳门用户不仅创作热情高,使用效率同样可观。在与用户的交流中得知,小红书基本承包了他们的生活方式,而应用场景不单单局限于澳门本土,在赴内地旅游中他们同样会选择使用小红书。

澳门未来可期,但一海之隔的香港却是截然不同的境遇。10月7日消息显示,香港7日新增约11例新冠肺炎病例,继本月5日后确诊数字再度重返双位数,部分案例源头不明。

10月5日,来自新华社消息显示,今年的国庆、中秋,双节喜逢,香港迎来四天小长假,但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期间访港游客不足1000人次。根据香港特区政府入境事务处数据,10月1日当天,内地访港游客仅93人次。

早在黄金周之前,香港政府发布公告,将《若干到港人士强制检疫规例》(第599C章)的有效期延长至2020年12月31日,这意味着香港自由行有很大几率在今年都不会重新开放,而这对于严重依赖旅游业的香港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般的存在。

“被躺尸”的酒店假期

“三十而已”的九零后终于在今年国庆黄金周拥有绝对话语权。来自美团方面数据显示,第一批90后已迈进30岁大关,日渐成为消费主力。今年国庆期间旅游消费群体将进一步年轻化,30岁以内游客占比预计将近60%。

不喜欢团队游、不喜欢打卡景点、更不喜欢家庭聚会的年轻人又是如何度过这个8天长假?简单来说一个字——“宅”。

不过,对于这代走在浪尖上的年轻人,宅也要宅的有逼格。因此,盛行的Staycation文化成为他们的心头好。

Staycation意为居家度假,在国庆黄金周,90后将其演绎场景复制到奢华酒店中。他们在高达数千元的酒店中睡到自然醒,看电视、玩手机,吃外卖,将父母口中“你出来玩就是在酒店睡觉”的经典话术变为现实。

从“艾美“到“康莱德”再到“君悦”,louts在6天假期中换了3家酒店,平均房价在1500元/晚上下,Brunch、游泳、下午茶、SPA、Setmenu,虽然6天总计消费超过1万元,但如此丰富的假期让她感觉很惬意。

 “主要是不能出境游,国内基本玩的差不多了,没有任何想去的地方。正好平时也没有什么机会体验家里的酒店,这次假期可以好好拔草。”

louts表示:“让我比较意外的是,像我一样的人(宅酒店)大有人在,每天早上餐厅都要排队,游泳池里像下饺子一样,自己一个人、带孩子的,但一说话基本都是本地口音。”

这样的出游模式并不让人感到意外,对于年轻一代来说,旅行正从“观光型”转向“度假型”,人们放慢脚步,深度审视身边的景物,住酒店即迷你旅行。

 

来自携程方面数据显示,2020年国庆,酒店连住3天以上搜索量增加73%,携程总经销高星酒店增长10%,保留房大增、高星酒店间夜量增长2位数。

除此之外,很多学生族、亲子游群体,因为假期极短或教育管控,国庆不方便出市区。也是导致“宅酒店过节”的主要原因之一。这部分群体使城市周边短途游、度假型酒店热度上升。携程数据显示,短途游热度上升20%。

京郊度假酒店市场负责人表示:“国庆假期虽然没有实现满房,但是入住率已经很可观了,现有客人基本都是以家庭为单位,需求多是在无法出城的背景下丰富孩子假期生活。”

在“黄金周Plus”中,“国内游”爆发出远超预期的热情,但我们也需要明确的是,当下市场的升温是建立在“出境游”停摆的背景下。

而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大西北”环线的火热以及年轻一代“宅酒店”的选择也是基于“出境游”停摆的被迫选择。

倘若“出境游”重回轨道,这种强势增长的数据是否会受到影响?这些新兴出游模式是否仍具影响力?在此,我们不排除被“出境游”分一杯的可能性。

所幸的是,结合各方数据来看,“出境游”想要恢复至2019年的水准仍需要一定时间。

世界旅游组织近日发布报告显示,旅游业是全球受疫情冲击最为严重的行业之一。预计2020年游客数量将比2019年下降20%~30%,国际旅游收入将减少3000亿~4500亿美元。

那么对于国内旅游从业者来说,这或许一次发展良机,被出境游分羹多年的国内游迎来了红利。企业如何保持景区、景点吸引力?游客对于国内游的需求会发生哪些转变?基于需求,企业又会做出哪些调整?这值得我们期待也值得从业者思考。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河豚文旅(ID:hetunwenlv),作者:马克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