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高端荤场子,西安桑拿_最特殊的国庆档

本文来自:商业数据派,作者:舍儿,编辑:王一粟,题图来自:CFP

 

截止到十一小长假第7天结束,国庆档票房已经突破了37亿。

 

根据灯塔显示的票房数据来看,可以计算出近7天内票房每日的降幅在9%-15%之间。以此估算,国庆档8天的电影总票房应该会在40-41亿之间。

 

这与去年国庆档7天创下的44.66亿票房相比,的确有一定的下降。但鉴于2019年中国成立70周年的主旋律氛围的烘托,以及今年受疫情影响上座率不得超过75%的硬性条件,使这两期的国庆档并不在同一个起跑线。单看今年的国庆档成绩,无论是票房还是观影人次,与2018年以前的同档期相比,都有成倍的增加。

 

当然,这个国庆档对从业者以及观众而言是与众不同的。这是影院受疫情停摆半年以来,迎来的首个重要档期。无论是出品方、发行方,还是影投或者院线,都指望着国庆档能够将疫情期间的损失降低到最大化。

 

不过,因部分原定春节档的电影延期上映,以及疫情所造成的经济损失,致使影片的宣传节奏打乱,宣传预算缩减,一定程度上也对票房产生了影响。《我和我的家乡》《姜子牙》虽然陆续进入15亿大关,但《急先锋》《一点就到家》等电影的表现却相对一般。

 

2020年只剩下两个月,与过去三年内年均票房600亿相比,今年的十个月内仅累计了112亿的票房。业内所期盼的报复性消费来了吗?国庆档能够成为2020年中国电影票房的救命稻草吗?还需从走势来进行分析。

 

75%限座率,排片间隔拉长

 

根据灯塔数据显示,观众对国庆档电影的热情一如从前。在9月30日的观影人次还只有333.2万,而国庆中秋双节当日,观影人次便达到1836万人,整整提升了6倍。

 

一是因为主流观众进入假期空暇时间,二是因为10月1日当天有《姜子牙》和《我和我的家乡》两部重量级新片上线。这两部电影在1日便共计创下了6.35亿的票房,占当日总票房的85.6%。

 

随着时间的推移,大盘也开始出现明显的降幅。10月7日的3亿票房已不足1日的一半,每日降幅在9%-15%之间。这当然也是历年重要档期中常见的现象。虽然排片场次没有明显的变化,但走进电影院的观众却在逐日下降。

一般来说,新片上映前几日所迎来的观众是最多的,如果电影的口碑发酵更好,将会延迟票房高峰。比如去年暑期档的爆款《哪吒之魔童降世》,上映前三天票房从1.44亿到2.88亿持续呈增长状态,上映第10天日票房达到3.42亿的高潮。

 

但今年国庆档并没有出现这样一部能够持续推动票房走高的一部影片。除了《我和我的家乡》上映前三天的票房浮动不超过0.4%之外,其他影片的日票房均呈下降状态。10月3日和4日虽然有《木兰:横空出世》和《一点就到家》两部新片上映,但却表现平平,并没有拉动大盘的能力。

 

不过,今年国庆档票房在数字上与去年同期相比虽然有所减少,但也只是差了4亿左右的距离,而2019年国庆档已经是历史巅峰。这主要是因为去年的《我和我的祖国》《中国机长》等影片都有着浓郁的爱国情绪,与中国成立70周年的举国欢庆的盛况正形成呼应,因此大盘与2018年同期相比暴增了134%。

 

而今年因疫情而存在着诸多不可抗因素。首先,按照政策上的防疫规定,影院上座率不得超过75%。加之每场影片放映结束后,必须留出消毒和散味的时间,导致排片间隔时间拉长,排片场次与正常情况相比也有所下降。某影城经理文女士告诉《商业数据派》,去年国庆档每天的排片量是45场,今年最多只能排37场,相当于一天就少了6场。

 

不过,影院排片场次虽然减少,但根据灯塔数据显示,2020年的影院数量却比2019年新增了286万家。所以整体的排片场次与去年相比是所有提高的。但观影人次却有1000万左右的下滑。导致上座率也从去年的36%,降到今年的28%。

 

不过与近5年的国庆档大盘相比,便能够突出今年国庆档的票房水平以及观众的消费动力。除2019年借70周年之势令票房水涨船高之外,2016-2018年的票房成绩均未超过30亿。与此前国庆档表现最佳的2017年相比,今年也有50%左右的涨幅。虽然电影的平均票价每年都有1到3元的上涨,但也并不足以弥补10亿的差距。

从其他数据信息来看,今年国庆档无论是走进电影的观影人次还是上座率,与前三年相比也都有明显的上升。

不过与2017年相比,2020年的影院数量新增了2328万家,人均消费水平也有了至少20%的提升。所以就今年国庆档的大盘成绩来看,票房稳定上升的因素占比,未必小于疫情后的报复性消费。

 

但整体来看,观众对今年的国庆档还是表现出了较高的热情。在文女士看来,影院比较要配合防疫,许多硬性条件的准备都需要下调,对于票房成绩也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而目前的大盘成绩,实则已经超出了预期。

 

 《姜子牙》票房持续下跌,《家乡》反超

 

今年的国庆档电影无疑开了好头。10月1日,《姜子牙》的单日票房就达到了3.61亿,《我和我的家乡》则为2.74亿。而在去年的同一天,《我和我的祖国》的单日票房为3.88亿,《中国机长》则为2.6亿。

 

所以,有《姜子牙》和《我和我的家乡》两部重量级影片坐镇,便注定了国庆档的大盘成绩不会太差。

 

不过在近7天的票房走势中,却出现了比较有意思的现象。与《我和我的家乡》对比,《姜子牙》出现了高开低走的现象。前两天虽然已超3亿的单日票房领跑大盘,后续的票房成绩却持续大幅度下降,3日出现了30%的降幅,6日甚至下降了36%。第三天的单日票房便被《家乡》反超,第四天总票房成绩则从首位退至第二。

西安荤场子_海底捞值一个百度吗?

截至10月7日,海底捞的总市值为3169.40亿港元,大约为409亿美元。至于海底捞,2019年营收才265亿元,不足百度的四分之一。2018年9月26日,海底捞在港交所上市,开盘即大涨超10%,市值一度突破千亿,收盘有所回落。之后两年,海底捞股价在争议中步步攀升。2017年,海底捞营收106亿元,也是当时唯一一家营收超百亿的中餐企业。虽然在二级市场,海底捞的股价还在涨,但关于海底捞是否值一个百度的问题,也萦绕在投资者的脑海中。

西安夜生活网西安荤场子为您推荐!

 

这无疑是口碑发酵所带来的结果。受50亿票房《哪吒之魔童降世》的影响,同为光线传媒出品、并与《哪吒》进行了一系列联动的《姜子牙》被寄予了众望。高期待值促使观众纷纷走进电影院,致使该片的首日票房遥遥领先。

 

但与期待值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姜子牙》两极分化的口碑。上映一周天以来,《姜子牙》的豆瓣评分从开分的7.5降至7.0。除了故事本身的设定引发了一定的争议之外,在宣发上的动作也远不及《哪吒》。一是原本作为春节档的电影被打乱了宣传节奏,二是《哪吒》热映了发酵了“藕饼CP”话题。而《姜子牙》除了借《哪吒》热度之外,并没有产生新的话题点。

 

在《姜子牙》票房一路下跌的情况下,《我和我的家乡》则彰显了优势。从故事基调来看,《家乡》更偏向于轻喜片。与《姜子牙》沉重和庄严的苍生话题相比,更能够满足观众放松心情的需求。加之《姜子牙》口碑的不佳,7.4分的《家乡》也成为了多数观众唯一的选择。

 

上映第7天,《我的我的家乡》已经成为了国庆档首部票房突破15亿的电影。观影人次占比和排片占比都在10月3日之后一路高走。从4日至7日,《家乡》的排片占比在32%-39%之间,而人次占比均超过了50%,超过了《姜子牙》《急先锋》《一点就到家》等电影的总和。

除了这两部票房超10亿的电影之外,其他国庆档电影的票房截止到目前均为超过5亿。其中,《急先锋》于9月30日率先启动国庆档,并在当日获得了46.3%的排片占比与5735.8万的票房,但在1日当天排片占比缩减到了19.2%。更因影片的口碑不及格,在10月4日之后,排片占比就没有超过7%。

 

《一点就到家》虽然4日才上映,但豆瓣评分却达到了7.3。主演刘昊然、彭昱畅、尹昉也有一定的知名度和影响力,该片自上线以来的上座率也呈现出了上升趋势。

 

不足的是,《一点就到家》的宣发动作较少,且渗透率也比较一般。根据猫眼专业版的营销数据显示,《一点就到家》的物料播放量仅有330万,远不及《姜子牙》和《家乡》的9000多万,微博讨论量也非常低。

 

不过,《一点就到家》的口碑和上座率都有上升趋势。作为小成本电影,上映4天的票房也接近8000万。文女士表示,正考虑未来几天给《一点就到家》加场。若该片的后续口碑能够持续发酵,并不排除全国排片率随之上升的可能。      

 

女排题材电影《夺冠》虽然已经在9月25日提前上映,但在国庆档期间依然有一定的竞争能力。排片占比从1日的8.7% 提升到7日的13.5%,人次占比也从5.90% 升至10.8%。国庆档影片虽多,但并没有出现强爆款。这也是《夺冠》不断加场的原因。

 

同理,《八佰》《信条》《花木兰》三部续映影片的票房自国庆档开启之日出现了大幅度的下滑之后,自2日开始也出现了回升。甚至超过了《再见吧少年》《木兰:横空出世》两部几乎没有水花的新片。

 

整体来看,今年国庆档大盘表现稳定,既没有出现《药神》《哪吒》这类的大爆款影片,也没有像2018年国庆档出现整体预冷的情况。按照目前的大盘数据来看,若没有75%的限座率,以及影院的排片缩减,票房超过去年同期也并非没有可能。

 

新片供不应求,重映片填补市场

 

截止到现在,2020年中国电影年度票房已经达到了116亿,国庆档36亿的票房占比30%。更有美国媒体评论,中国今年有望成为全球最大电影市场。这对于受疫情影响停摆半年之久的中国电影行业而言,俨然带来了希望。

 

不过摆在眼前的是国庆档结束之后,未来三个月乃至半年内的市场该如何发展。

 

就国内疫情恢复的情况来看,大部分群体已经开始了正常的生活,观众的观影需求与行动力并不会缩减。但吸引观众走进影院的,需要的无疑是好的影片与故事卖点。

 

而受上半年疫情的影响,影片的备案与发行以及拍摄周期都受到了影响,这导致电影数量也将缩水。在今年7月份的暑期档,阿里影业总裁李捷就曾在采访中表示:今年电影供应量会比去年同期下降三分之二,会让明年暑期档的电影公映,继而造成一定的断档期。

 

海外引进片的处境则更加艰难。往年影院引进海外片的数量大概在100部以上,而今年算上复映片也不过只有30部左右。海外疫情愈演愈烈,后续的新映引进片的数量也将大幅度缩水,尤其是好莱坞大片或将消失很长一段时间。

 

“海外引进片的减少对三四线城市的观众影响并不大,但对于一二线城市的影院而言会有一定的影响,毕竟一二线城市想看引进片的观众比较多。市场造成的缺口也是必然的。”

 

这意味着,在新片供不应求的电影市场,需要靠复映片或延长电影的放映周期来弥补。从正面来看,没有引进片的竞争,国产电影的机会将更多。比如8月份上映的《我在时间尽头等你》在竞争较小的情况下,获得了5亿的票房。另外,疫情原因令部分海外国家无法进行电影创作,那么也可能提高国产电影出海的几率。

 

但从反面来看,新片数量的不足,已映影片的延长放映或重映,都讲导致走进电影院的观众越来越少。票房的缩水,将对影院、院线及影投造成一定损失。

 

不过,与上半年几乎看不到希望的电影市场相比,40亿的国庆档票房已经为电影人及观众带来了极高的期望。即便接下来的数月中,大盘可能无法恢复往年同期的成绩,但至少能够保证行业的基础运转。

 

“影院的命运不能只寄托在一个档期,一个档期的票房成绩是不足以拯救市场的。这需要行业中的每个人都集中力量,把每一个档期都做好,才能推动行业迎来更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