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荤场子_澳大利亚学者:“没有人希望被拖入一场对华新冷战”

参考消息网9月29日报道 香港《南华早报》网站9月26日刊发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战略研究学名誉教授休·怀特的署名文章,题为《为帮助缓解美中紧张关系,亚洲各国必须就美国在该地区角色达成一致》。文章摘编如下:

在华盛顿,仍有许多——其数量之多令人吃惊——重要人物错误地认为,在针对中国的新冷战中,东亚和西太平洋地区各国迫切希望排队站在美国一边。美国人认为,他们可以依靠北京各邻国坚定不移的支持来抵消中国日益增强的实力,帮助遏制中国并确保美国保持支配地位。

这显然是错误的。

大家都很重视对华关系,没有人希望被拖入一场针对中国的新冷战。

因此,华盛顿和北京必须找到适应对方的方式——这意味着美国必须为中国腾出一些空间,因为中国政府不能也不会像过去那样接受美国的主导地位。因此,亚洲不能支持美国遏制中国。

华盛顿为什么不明白这一点?这在一定程度上是我们的错。关于我们如何看待亚洲的事态发展以及该地区的战略未来,亚洲国家普遍而言对美国人不够直截了当。

还需要做更多事。亚洲主要国家应该——分头以及一起——以尽可能最明确的方式把这些观点传达给华盛顿。

因为,在美国决策者了解亚太地区对这些问题的看法前,他们不会明白,他们在亚洲的未来必须建立在与中国达成某种形式和解这一基础上。

【延伸阅读】外媒:瑞典在澳大利亚卫星站将不再对华续租

参考消息网9月22日报道 据路透社悉尼9月21日报道,设施所有者称,合同到期后,中国将无法使用西澳大利亚的一个战略太空跟踪站,这一决定削弱了北京在太平洋地区不断扩大的太空探索和导航能力。

报道称,瑞典空间研究中心至少从2011年开始就与北京签订合同,允许北京使用这个地面站的卫星天线。它位于主要由美国及其机构——包括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使用的瑞典空间研究中心卫星站旁边。

这家瑞典国有公司告诉路透社记者,在当前合同到期后,它不会签订在澳大利亚该地点支持中国客户的任何新合同。然而,它没有透露租约何时到期。

报道称,瑞典空间研究中心在回复记者提问的一封电子邮件中说:“鉴于整体地缘政治形势给中国市场带来的复杂性,瑞典空间研究中心决定在未来几年主要关注其他市场。”

据报道,该地点为瑞典空间研究中心子公司瑞典空间研究中心澳大利亚航天公司所有。

报道称,近年来,随着中国太空探索和导航计划的扩大,中国的太空计划一直在增加对海外地面站的使用。

 

(2020-09-22 18:56:36)

【延伸阅读】毛克疾:印度对华示强行为的内政根源

2020年以来,莫迪政府对华示强举措的范围、频率、力度均大幅上升,使中印双边关系陷入紧张。虽然中美战略竞争加剧、疫情扰乱全球经济等外部因素可能催化印度对华强硬,但莫迪政府一系列举动的根源在于其迫切的内政需要。

一、印度人民党传统政治议程趋于饱和,亟需发掘新议程

印度教民族主义色彩浓烈的宗派议程和聚焦发展的经济议程是印度人民党的两大招牌,两者互为补充、交替施力,为莫迪2014年以横扫之势胜选登台及2019年继续以压倒性优势连任立下头功。自连任以来,在印度经济增长率不断走低的背景下,莫迪为巩固选民基本盘,以空前力度推进宗派议程,在极短时间内连续取得宗派主义政策突破。然而,印度经济当前未见起色,还因新冠疫情出现断崖式下跌,同时宗派政策取得众多突破后趋于饱和。两大“引擎”同时失速,迫使莫迪为获取增量政治支持寻找内政新议程。

(一)莫迪经济议程乏善可陈,无法提供足额绩效支持

长期以来,莫迪凭借在古吉拉特邦的出色政绩,以“发展代言人”的身份主打“经济发展牌”。莫迪赢得2014年大选后,随即推出诸如“印度制造”“数字印度”“新印度2022”等雄心勃勃的计划,但除了“废钞令”和“GST税改”两项准备仓促、执行草率、影响复杂的改革外,莫迪政府第一任期并未有效改革积弊多年的征地、用工法规。受结构性、周期性因素双重影响,莫迪治下的印度经济不仅未能实现跨越式增长,2019年下半年增速反而骤跌至4%左右,其制造业的GDP占比甚至下滑到近50年来的最低点。虽然莫迪2019年连任后仍推出“5年内将印度打造为5万亿美元的经济体”的目标,但鉴于增长动能缺失、结构性问题难以根除,莫迪的经济议程难有起色。此外,鉴于印度在新冠疫情暴发前就已滑入经济衰退,而疫后又需要更多财政资源纾困疫情和经济的双重危机,莫迪政府在第二任期余下时间内,将很难筹集足够财政资源推出强有力的经济发展计划。正是因为经济议程难以提供足够政治绩效支撑,莫迪政府在第二任期内极度重视宗派议程。

(二)莫迪集中突破重大争议问题,宗派议程走向饱和

莫迪领衔的印度人民党及其背后的国民志愿团(RSS)是印度教民族主义代言人,目标是将多元、世俗、宽容的印度重塑为“印度教徒的印度”,而统一民法问题、宪法370条款问题和阿约提亚罗摩庙问题则是宗派议程的三大焦点。为追求经济绩效并获取更多中间派选民,莫迪政府在第一任期淡化了宗派问题。然而,由于经济议程难见起色,且莫迪政府第二任期又扩大了议会席位,2019年以来其推动宗派议程力度空前加大。尽管莫迪政府在极短时间内连续突破印度教民族主义者长期渴望解决的焦点问题,但这也意味着宗派议程短期内已接近饱和,很难为印度人民党再提供足额绩效支持,可能还将消耗更多资源以维护社会稳定。鉴此,印度人民党面对疫情、经济双重危机,不得不寻求推进新议程。

二、面对疫情、经济、边境三重压力,“中国牌”成首选项

在传统的宗派议程和经济议程都再难提供足额政治支持的背景下,打对华示强的“中国牌”已成莫迪政府最优选项——当前印度遭遇的几乎所有问题都被“甩锅”中国。这一方面帮助莫迪政府在反对党面前推卸责任,缓解迫在眉睫的执政危机;另一方面通过塑造强大外敌形象,帮助莫迪政府继续动员民意支持。事实证明,在当下印度政坛,反华既是一种不容置疑的政治正确,更是一种迫在眉睫的政治需要,且这并不以中国的所作所为为转移。

(一)疫情蔓延,莫迪政府视中国为疫情来源国

截至2020年9月中旬,印度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已超过500万,是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确诊病例第二大国,疫情防控前景不容乐观。尽管莫迪政府于2020年3月下旬匆忙推出全球范围最大、持续时间最长、也最严苛的疫情封锁措施,但鉴于印度医疗卫生条件简陋、城乡人口密集、发展现状落后,疫情仍对印生产、生活造成尤为严重的冲击。面对新冠疫情危机,虽然印度政府并未像特朗普一样直接将新冠病毒称为“中国病毒”“武汉病毒”,但却纵容和默许对华“抹黑”和“甩锅”,并以“疫情来源国”为口径描述中国。印度大量媒体、智库、亲政府意见领袖、乃至地方政府领导人,仍广泛使用“中国病毒”“武汉病毒”,甚至不少报道将疫情描绘为“中国生化武器攻击”。目前,将疫情危机归咎于中国已成印度社会主流看法。印度一项民调数据显示,大部分受访者认为中国应为全球疫情负责。可以说,印度疫情越严重,反对党越质疑,莫迪政府就越倾向于“甩锅”给中国。

美国前副国务卿佐利克:特朗普将输掉对华“新冷战”

文章认为,特朗普及其爪牙叫嚣要打一场新冷战,但对于美国如何在旧冷战中获胜以及中国与苏联有何不同,他们无知得可怜。(@参考消息)

西安夜生活网西安荤场子为您推荐!

(二)经济低迷,莫迪政府视中国为经济祸根

近年来,印度经济严重依赖信贷债务驱动,再加上结构性改革滞后,印度经济在莫迪第一任期后半段已现疲态。新冠疫情暴发前,印度经济增速出现连续六季度下滑,从2018年一季度的8.92%击穿到2019年三季度的4.55%。印度社会各界都在寻求解释,急于找到“罪魁祸首”。恰好近几年中国制造业企业、互联网企业、工程承包企业、经贸企业蜂拥进军印度市场,在不少领域都取得出色成绩。在印度经济困境不断加深的背景下,中国在印企业表现越好,导致的反华氛围就越浓厚。因此,新冠疫情发生以来,莫迪顺势接连推出限制中国直接投资、限制中资企业招投标、封禁中国背景APP、阻挠中国产品通关等一系列力度空前的反华经济政策,对中国在印利益造成了重大负面影响。对莫迪政府而言,这些政策一方面是为凋敝的印度经济“找一个说法”,并以牺牲中资利益迎合印国内各方的经济民族主义,从而博得国内支持;另一方面主动与中国“划清界限”,意在呼应美西方国家提出的对华“脱钩”“断链”,以博得国际支持。

(三)边境吃紧,莫迪政府视中国为安全威胁

2020年中印边境地区局势骤跌至1962年以来最紧张的局面。先是6月15日印军非法越境,遇中国有力反击,造成两国几十年来第一起流血事件;而后8、9月之交双方又在班公湖南岸地区对峙,印军开枪打破双方不动用火器的惯例。边境对峙和摩擦客观上有助于莫迪政府在危机状态下获取国内民意支持并设置议程。在印度与巴基斯坦实力差距日益扩大的背景下,印度政坛耻于与巴基斯坦等量齐观,希望与更强大的中国平起平坐,因而更加自觉地将中国视为头号安全威胁,这使反华成为一种政治需要。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反华态度明确,但莫迪政府在印军受挫后,不顾反对党强硬呼声,反而表现出一定的克制和审慎。这说明执政的莫迪政府“吃硬不吃软”,不愿在边境问题上过度刺激中国导致局势失控。

三、结论与建议

(一)印度国内政治议程决定对华示强正在成为其政治正确和政治需要,宜及时调整对印行为模式的判断

即使印度疫情好转、经济复苏,印政坛疑华、排华、反华的情绪依然可能在一定范围内留存。目前看,印度人民党凭借意识形态和组织能力优势,即使在疫情、经济、边境三重压力之下,仍在印联邦和地方两级难逢敌手,今后将长期占据印政坛主导地位。印度人民党不断推进印度教民族主义进程,对国力明显弱势的巴基斯坦示强已难满足其国内动员需要。这一思路下,对华示强当前已成为印度人民党对外强硬的标志。鉴此,中国应深入剖析印度人民党的大国雄心,充分考虑印度崛起在其国内导致的认知和心态变化,准确判断其对华示强背后的国内政治逻辑,为中印关系可能发生的质变做好思想和工作准备。

(二)印度对华示强是不以中国意志为转移的“自变量”,宜从印度内政角度深入分析研判

长期以来,我们习惯将中印两国互动情况视为“自变量”,而把印度对华政策视为受前者影响的“因变量”。然而,莫迪政府近期系列动作表明,当前对华示强动作的主要动力源于其内政需要,具有独立逻辑过程,并不与中印互动情况直接挂钩。因此,宜将印度对华动作视为不以中国主观意志为转移的“自变量”,更多地从印度内政情势而非中印互动的角度研判其行为逻辑。下一步,建议对印度国内政治加强研究,更好实现有的放矢、精准施策、有效应对。

(三)准确把握莫迪政府和印度人民党政策短视及不连贯的特点,顺势而为、以静制动、获取主动

凭借意识形态和组织能力优势,印度人民党体现出远超其他印度政党的竞选能力,莫迪政府也体现出远超历届政府的行动能力。但是竞选能力和行动能力并不等于执政能力,莫迪政府“废钞令”、GST税改、废除宪法370条款、公民法修正案等举动都体现出“开头轰轰烈烈、过程马马虎虎、结尾草草收场”的特征,留下众多棘手的经济风险和社会隐患。印度人民党在对华问题上也不例外,为追求短期政治目的破坏中印两国来之不易的双边信任和经贸联系,必将严重迟滞印度工业化和现代化进程。因此,在中印经贸联系已遭受重大打击且退无可退的情况下,中国宜充分利用印度人民党政策短视及不连贯的特点,以静制动,防止显得过于热切而招致印方轻视、误判。

(本文原文刊载于北京大学国际战略研究院国际战略研究简报第100期,文章观点不代表参考消息·参考智库立场) 

(2020-09-28 18:00:44)

【延伸阅读】美媒刊登书评:美国迫切需要反思对华政策

参考消息网9月21日报道 美国《国家利益》双月刊网站9月12日发表全球事务专家赛明顿·W·史密斯对新加坡前外交官、政治学家马凯硕2020年出版的新书《中国赢了吗?——中国对美国首要地位的挑战》的书评,内容摘编如下:

这本书为理解现代美中关系以及为什么这两国之间的关系近来如此敌对提供了重要指引。

在九个章节中,马凯硕展现了他的外交技巧,在系统分析美中关系的同时,他小心翼翼地平衡着这个敏感话题的双方,而且对“美国例外论”进行了抨击,称其为阻止美国理解理性的重要意识形态障碍之一。他还强调,如果美国和中国发生大规模冲突,其他国家会选择哪一方,这个问题无法确定,这表明美国的盟友比它以为的要少。马凯硕的结论是,世界不是非黑即白,如果世界要创造“更好的人类”,人们就必须在道义、政治和经济上作出牺牲。

美国缺乏“可靠的船长”

马凯硕这本书的核心主题之一就是清算。长期以来,人们一直认为美国拥有世界上最优秀的教育体系之一以及培养和留住人才的非凡能力,作者承认这一点。然而,马凯硕的书揭示出,假设美国是一个人,那么它现在已经变得傲慢自大、目光短浅,为逐利者所囚禁。它被一个游说华盛顿的强大军工联合体无望地包围,这种包围看不到尽头。

在这本书最令人难忘的章节之一中,马凯硕对美国的现状提出了猛烈批评,而这无疑是令美国读者恐惧的。他甚至声称,作为美国最神圣民主活动的整个投票过程已经不再具有意义。在他看来,有权又有钱的美国精英阶层几乎完全控制着美国的法律,公众投票如今只是作秀。这里的一个重要结论是,美国现实政治的实践者在美国最需要他们的时候似乎正濒临灭绝。

美国不得不面对这样一种真实的前景:在全球大国排名中,美国可能会降至第二位,但没有任何一位可靠的船长来带领美国应对即将到来的惊涛骇浪。如果美国要继续充当常常自封的世界领袖角色,那么它就必须以冷静并且的确痛苦的方式面对这些不断变化的现实,否则就有可能成为不断衰落的全球大国的代表:傲慢专横、对自己在技术上越来越被其他国家赶超的军事能力过于自信,并且手伸得过长。但美国当前的政治气候排斥这些船长,它支持的是华盛顿最好斗的对华鹰派,这只会加剧该问题。马凯硕以有益方式对美国强调了全国反思这一极其迫切的需要。

西方需要了解中国

这本书的第二个核心主题是西方需要了解中国,同时中国也需要更好地了解自己在世界上的地位。

在有关中国政府的有力章节中,马凯硕强调,中国共产党实际上是有史以来统治中国最成功的政权,在为人民实现高质量生活、脱贫和幸福方面超过了历史上的每一位中国皇帝。在前面提到的美国政治环境中,任何对中国的合理支持都是政治自杀,因此,中国共产党在中国获得广泛支持这一事实在华盛顿被视为异端邪说。

如果考虑到华盛顿的关键参与者无视中国14亿人口的意愿这一令人不安的事实,那么美国对华政策为何制定和实施得如此糟糕就变得显而易见了。马凯硕将美国面对现实的这种奇怪失能归咎于美国政客的游说和植根于“黄祸”的过度西方说教,甚至是针对亚洲人的种族主义。“黄祸”是一种源于19世纪的种族主义隐喻,它错误地将东亚人描绘成西方世界的生存威胁。

在这本书一个重要部分中,一个令人不安的真相被公之于众,马凯硕强烈警告西方不要将自由民主视为万能之策和最佳治理形式。他认为,西方广泛存在的自由民主制度已经在亚洲许多社会得到尝试、尔后遭到拒绝,这是一个西方需要接受的事实,但迄今为止西方一直无法接受它。他进一步指出,这种说教思维是当今美国主要的思考过程,这严重妨碍了美国与中国合作的能力,并且在更大程度上阻碍了美国与亚洲合作的能力。

在怀疑论者看来,米歇尔·奥巴马2016年在亚利桑那州菲尼克斯一场支持希拉里·克林顿竞选总统的集会上发表的讲话就体现了这种思维。在介绍和客套后,米歇尔像在说一个普遍真理那般说道:“郑重地说,我们的民主在全世界受到尊敬,自由选举是世界上最好的选出我国领导人的方式。”对许多生活在美国国境之外的人来说,这样的言论极其怪异,几近自以为是。

马凯硕的书让读者看到,一方面,美国缺乏理性和冷静的分析,这可能对美国与其盟友乃至全世界产生毁灭性的长期影响。另一方面,中国也处境艰难:它正在成为全球最强大的国家之一,同时也是被误解最多的国家之一。

尽管美国和中国在技术和科学进步方面领先世界,但两国政府仍未弄清当今最关键的全球关系之一,而这一关系的核心是一个完全关乎人的问题:人与人的沟通。幸运的是,马凯硕的书包含了如何通过理性、冷静的讨论解决其中一些问题的答案。对于想要看到一项针对现代美中关系真实并且有说服力的评估的领导人、专业人士和学生来说,《中国赢了吗?》是必读书目。翻过最后一页,显而易见的是,尽管马凯硕提出了尖锐的批评,但他对美中两国的理智人士来说都是朋友。尽管这可能会对民族自豪感造成一些影响,但各方人士都将受益于倾听一位亚洲公正专家的话语。如果没人会听,尤其是在西方,那么这本书的核心问题就得到了回答:从理性和面向未来的务实政府方面来说,中国赢了。

(2020-09-21 19:38: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