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夜生活_当「钉钉」变成集团军,为何腾讯会议和企业微信还是「独立团」?

集结还是分兵,取决于发展阶段和场景,也考验管理层的判断和决心。

近十年来,互联网有一个经常被提及的问题,就是为什么我们再也看不见乔布斯、张小龙这样「一手遮天」的产品经理了。正确答案不是从业者的产品能力下降了,而是时代已经不一样了,西部牛仔式的互联网草莽时代过去后,当新的「淘金」机会出现后,集团式多兵种联合作战成为战场主流。

几天前,阿里公布了全新架构调整。原钉钉实业群升级为「大钉钉」事业群,除钉钉团队之外,阿里云视频云团队、阿里云 Teambition 团队、企业智能事业部宜搭团队、政企云事业部、数字政务中台事业部、乌鸫科技部分团队,加入新的大钉钉事业部,全面融入阿里云智能。新的大钉钉事业群负责人将由阿里云智能总裁张建锋(花名行颠)兼任。

年初的一场疫情危机,直接为巨头体系内远程协作软件提供了一波「神助攻」。当疫情建稳,不仅人们的生活,而且商业端的工作环境开始坚定加速数字化的时候,巨头如阿里和腾讯,在面对这个全新机遇时,所做的判断却不尽相同。

钉钉彻底「入云」,集团军模式出现

2014 年,挑战微信的「来往」败北后,无招率领核心团队回到了阿里的「延安」——湖畔花园的公寓楼研发钉钉。2015 年初钉钉发布 1.0 版本的时候,作为「败兵之将」,团队连发布会都不敢开。主打企业员工通讯录和免费电话,直击企业痛点。仅用不到一年时间,钉钉就聚集了超过 100 万家企业入驻。

在几个版本迭代中加入了 Ding、移动打卡、OA 审批之后,2016 年钉钉确定了要做企业级 SaaS 服务提供商的目标,同时开放平台,引入第三方开发者。截至 2017 年底,钉钉注册用户数超过 1 亿。

在推出 5 年后,2020 年钉钉已经拥有用户数超过 3 亿,超过 1500 万家企业组织入驻,其中不乏复兴、立白这样的中大型企业,当然更多的则是亟待接入数字化的中小企业。

2019 年 6 月,阿里集团作出架构调整,钉钉并入阿里云智能事业群,无招直接向阿里云智能事业群总裁张建锋汇报。2020 年 6 月,阿里云提出「云钉一体」战略。2020 年 9 月,钉钉升级大钉钉事业群,与阿里云全面融合,张建锋取代无招成为大钉钉事业群总裁。

是什么让阿里在公布了战略 3 个月之后,就坚决地进行了组织调整,将「放养」5 年的钉钉收入阿里云体系?答案是一场疫情。

钉钉的第一个 1 亿用户用了 3 年,第二个 1 亿用户用了 1 年半,而第三个 1 亿用户只用了半年多一些的时间。年初的新冠疫情极大加速了人们生活和工作的数字化进程,钉钉是典型的吃到红利的「超级玩家」。

正如阿里在疫情后迅速将本地业务装入支付宝,组建支付+生活服务联军。钉钉彻底融入阿里云,同样是因为阿里看到了国内企业在数字化方面的加速态势,机会就在此时,必须抓住。

经过十多年的发展,阿里云已经领跑中国乃至亚太地区的云计算领域,经过了早期的高速扩张之后,接下来将转向为「深发展」,即与各个行业进行垂直整合,而非之前的「雨露均沾」。从这个角度来说,拥有大量企业用户的钉钉是个天然的「前锋」。

不久前的云栖大会上,张建锋将阿里云+钉钉比作新时代的操作系统,两者的组合类似于当年的 Windows+英特尔,横扫全球。

月饼还是这么难吃,为什么没有杀出新品牌?

月饼还是这么难吃,为什么没有杀出新品牌?,当月饼的礼品属性越来越重的时候,离流通的消费市场就会越来越远,品牌创新自然也就更难。

西安夜生活网西安荤场子为您推荐!

作为阿里云对比的目标,微软在云战略上打出 Azure+Office365 战略,结合 IaaS 和 SaaS,将 Office 的企业客户优势引入云计算服务。这一战略得到资本市场高度认可,在云战略实施后,微软两年内市值翻倍,已高达 1.5 万亿美元。

从这个角度来说,云计算之战,早已经不是单单的云之战,甚至可以说成是系统层级之战。而在这样一个重要的节点,阿里发挥了一贯的集中精力办大事的传统,迅速整合优势兵力,开启集团作战模式,即便结果可能是像无招这样的「大员」队伍被收编。

腾讯会议和企业微信是掎角之势,还是临阵分兵?

在阿里云栖大会一周前,腾讯全球生态大会上,腾讯会议以 8 个月 1 亿用户的发展速度成为瞩目的焦点。作为从腾讯云内部「长」出来的应用,腾讯会议的成功算是腾讯云最值得骄傲的成绩之一。腾讯工作人员也透露,视频会议也是腾讯云今年重点推广的项目之一,「内部十分重视。」

和腾讯会议在生态大会上的高光相比,微信事业群的企业微信相对沉默很多,虽然后者几乎提供了同样的视频会议能力。

2016 年 4 月,在钉钉发布一年后,微信推出了第一版企业微信,重点依然是微信最擅长的内部沟通和打卡等轻量级 OA。2017 年,微信企业号并入企业微信,微信在 To B 商业层面上的探索统一了出口。2019 年的腾讯生态大会上,企业微信和微信支付、小程序成为主角之一,可见腾讯的重视程度。

2019 年底,企业微信活跃用户数达到 6000 万,服务企业数字达到 250 万家。经历过「疫情」的助推后,企业微信服务的用户达到了 2.5 亿。然而,企业微信的增长,还是被刚刚诞生 8 个月的腾讯会议抢去了风头。

通常,对于这样的「左右互搏」,人们很容易会认为是腾讯的「赛马机制」在起作用。但如果仔细分析,其实两个产品主攻的方向并非一致。企业微信做的是和钉钉类似的企业内部沟通和开发平台,目标是从 OA 功能切入到企业运营体系之中;而腾讯会议更类似 Zoom,主打的就是单纯的视频会议。简言之,企业微信侧重企业内部,腾讯会议相对更加开放,只要有需求,任何人都可以接入到会议之中。

在腾讯生态大会上,腾讯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总裁汤道生给两者下了清晰的定义,一个是视频会议软件,一个是企业办公平台,「两者是协同关系」。汤道生透露,不存在「内部赛马」,事实上企业微信的视频会议的底层功能,正来自腾讯会议的助力。「一个团队的能力放在了不同的场景上。」

从这个角度来看,腾讯的做法和华为类似,后者在疫情期间推出的 WeLink,其中的视频会议是由华为另一个负责企业会议团队提供的底层技术,因为后者在国内传统视频会议市场属于重要玩家,相当于团队将能力输出给后来居上的「小弟」。

为队友输出能力是好事,但是产品的方向最终可能只有一条路。随着疫情的逐渐平稳,视频会议的高速增长可能会逐渐减缓,而留住用户的一个重要手段就是关系链,例如企业或者学习组织,这就是企业微信更擅长的领域了。毕竟,从视频会议切入做企业平台,要比企业平台添加视频会议功能要难得多。

从钉钉和 WeLink 的发展路线来看,企业办公平台有更广阔的想象空间,更符合巨头的 To B 梦想。但是作为「基本盘」的企业微信和作为「尖刀班」的腾讯会议在未来如何融合,技术不是难题,真正的挑战可能在于公司的组织能力和管理层的决心——毕竟两个产品分属不同部门,即便是阿里的「云钉一体」,也花费了超过一年的时间融合,对于轻易不动架构的腾讯来说,可能需要更长时间来消化这个难题。

云栖大会之后,张建锋在内部信中表示:「未来十年,最大的确定性就是数字化技术的普及,整个社会经济和生活必将全面数字化。」这个战略判断显然就是阿里迅速合兵一处,建立集团军架构的原因。

在数字化这个大趋势之下,巨头在 To B 市场的表现不尽相同。在一个重要节点上,究竟是摒弃分歧,集中兵力攻克市场;或者继续保持「独立团」分兵两路,这其中自然有发展阶段和场景的不同,但还是折射出组织文化差异以及决策层的判断和决心。

【本文作者靖宇,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极客公园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