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夜生活_垃圾,要你有何用?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环行星球(ID:huanxingxingqiu),作者:李大毛,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垃圾分类,全世界的决心和方向都是一致的,只是步调有些不同。我去年回武汉探亲时,朋友半夜带去我看夜景,看到一车车的垃圾车,满载着打包捆绑好的垃圾,往城外开去。

我问它们将被如何处理?朋友不知道,似乎只要不扔在自己家门口,就与自己无关。成功甩锅,不是我们善待地球善待自己的方式。既然最终总有一个地方,是承载它们的归宿,那我们就好好变废为宝,合理有效利用资源。

© zqy723 / Shutterstock

文明的进程,伴随着垃圾的产生。人们在享受物质文明的同时,也制造着无数的垃圾。有些先进的人文思想和处理理念,是值得我们去了解一下的。

我所在的城市,加拿大阿省卡尔加里市,在垃圾分类上,做的不错,让我们一起探访究竟,这里是如何处理厨房湿垃圾,及其最终用途的。

卡尔加里是加拿大西北部艾伯塔省的一座大城市,当地经济以石油工业为主,150万人口,气候寒冷干燥,常有人说此地一年就两季,冬季和大约在冬季。

图:gezi-media

这是卡尔加里市中心的鸟瞰图,拍摄于一年中最美好的季节。蜿蜒的弓河终年流淌着落基山脉雪山的雪水,清澈碧蓝,不急不徐地绕过市中心CBD商圈。这样一个人口年轻的经济城市,每天产生了大量的生活垃圾,建筑垃圾和厨房垃圾。

垃圾填埋场

城市4个方向,分别有4个现代化的垃圾填埋场。每天都有大量的垃圾,源源不断的送过来,碾碎、翻动、填埋、监控检测,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不同于过去简单的挖坑填埋,卡城的现代化填埋场,利用现代工程科技度运用,将垃圾对环境的影响减到最小。

比如用挖土机挖开一个深深的大坑,底部是一层层压实的粘土层,再铺上合成材料和石粒,接住垃圾腐烂产生的液体,防止流入地下水,污染水源;一层层的垃圾在坑内被反复碾压,减少空间的同时,也减少垃圾的氧气含量。

每一层碾碎填埋的垃圾再覆盖一层泥土。如此这般一层层的堆起来。还会在不同方位打入通气井,让垃圾腐烂产生的沼气放出,也便于监控其底部的温度和成分。

在碾碎压实的垃圾上,盖一层厚厚的泥土,再铺上厚厚的肥土,最后铺上一层堆肥和木屑,种上植被。

但由于没有垃圾分类,所有的垃圾都被填埋进去,首先浪费了巨大的人力物力,还浪费了可以回收利用的有效资源,且占用了大量的地盘。在现代极大丰富的生产能力下,垃圾分类越来越成为不可回避的一环。

© eileenmak / Flickr

家庭堆肥

政府鼓励,居民自发,开始家庭堆肥。有些家庭会在院子角落里,放一个大黑桶,底部漏空,侧面有透气的孔,上面有盖,平时的厨房垃圾、枯枝烂叶就堆里面。

当天气开始炎热,会加快腐烂进程,几个月后它们会变成棕黑色,一捏成粉。这些粉末颗粒,被称作堆肥,富含有机质,和植物生长所需的氮磷钾,以及微量元素,广泛用于草坪、菜园、花园和树木的肥料。越来越多的园艺爱好者,都开始喜欢上堆肥。

堆肥箱,图:walmart.ca

堆肥是即使植物死亡后也可以重复利用植物中营养素的好方法 © Marina Lohrbach / Shutterstock

家庭制作堆肥虽环保,但也有巨大缺陷,招蚊虫藏老鼠,不美观、占地方和有异味,所以很多家庭并未妥善处理厨余垃圾,反而造成更大的不环保,并增加了垃圾填埋场的负荷。

垃圾分类

2017年7月,卡城当地政府开始推行垃圾分类,黑箱收塑料等填埋物,蓝箱收纸盒等可回收垃圾,绿箱收厨余垃圾和枯枝败叶。

收费由水电气公司代收,标准如下:

黑箱每月6.5加元(约35人民币)

绿箱每月8.65加元(约44人民币)

蓝箱每月8.8加元(约45人民币)

© Primestock Photography / Shutterstock

堆肥制作中心

同时,由AIM环境公司自主研发的堆肥制作中心,也投入使用。此项耗资1亿4千3百万加元的工程,耗时2年,占地超过4.8万平方米,每年最少可处理14万+吨湿垃圾,是全北美最大的垃圾堆肥处理中心,为AIM赢得了2017年加拿大政府颁发的建筑类银奖。 

卡尔加里堆肥制作中心,由3部分组成,主楼、发酵中心、仓库。它接收2种原材料,一个是化粪池和污水处理场的脱水处理后的淤泥,一个就是家家户户贡献的绿箱垃圾。

卡尔加里堆肥制作中心,图:maple.ca

政府每周会按固定时间,派出大量垃圾车,挨家挨户收取。每周收垃圾日的前一天,居民会把收集了一周的垃圾箱推到路边,方便垃圾车的大手臂抱起垃圾桶,进行倾倒。

绿色购物车接送(卡尔加里市),图:dailyhive.com

哪些东西可以放进绿箱里,政府官网有明确指示,只有可降解的塑料,才可放入绿箱。

图:michelleharwood.wixsite.com

社交网络正在吞噬人类脑干,令我们欲罢不能

社交网络拥有最强的讨好性人格,总是猜测你想要看到的内容。他们共同讨论了一个话题,社交媒体如何利用大脑的多巴胺反应,来提供人们最有可能点开的内容。特里斯坦·哈里斯表示: “社交媒体开始越来越深入地挖掘孩子们的脑干,并接管孩子们的自我价值感和身份认同感。”播出后,这种严厉指责同样收到大公司的反击。作为经济体系中的一种变异形式,监视资本主义对人类经验进行挖掘,对我们下一步将做什么进行预测。

西安夜生活网西安荤场子为您推荐!

被倒入垃圾车后,被统一运往城南堆肥中心。选址在此处,是考虑了人口密度,和大数据显示的风向,水源等因素。

堆肥制作流程

下图是市政公布的流程示意图。和家庭自制堆肥原理过程一样,都是发酵、腐烂、升温、降解。从原材料到堆肥的产生,一般需要60天的时间。

堆肥的工业化,跟家庭做法的大方向和原理一样,但太阳能发电、高能机器(粉碎机、筛选机)和高科技的运用(温度湿度氧气度监控、地下管道泵送氧气、水过滤循环利用,臭气过滤排放),让堆肥过程更加清洁、环保、高效、迅速。

图:calgary.ca

首先市政垃圾车会将已经分类好可做堆肥原材料的绿箱垃圾,送到城外的堆肥制作中心。

图:recyclingproductnews

入库后进行倾倒,铺平,然后才是制作的开始。

图:recyclingproductnews

第一步,粉碎。

用推土机一车一车的铲起,送往大型粉碎机,这是堆肥制作的第一步。如果有石块、金属、玻璃和塑料,会影响粉碎机正常的工作,所以严格按照规定,进行垃圾分类是非常重要的。

图:globalnews.ca

第二步,送往发酵车间。

传送带会将粉碎后的绿箱垃圾传送往堆肥降解发酵车间。

图:globalnews.ca

这些粉碎后的堆料,将会用推土机送往18个堆肥降解发酵车间,将在车间里度过21天。这水泥建造的发酵车间,埋有管道,泵送新鲜空气,进行有氧呼吸,会帮助堆料加速分解。

图:recyclingproductnews

在这里,堆料将会经历4个阶段:升温,巴氏杀菌,降解,降温。在这个车间,堆肥会连续3天达到至少55度的温度,高温会杀死大量细菌和有害物质,比如大肠杆菌和沙门氏菌,它们广泛存在于肉类和动物粪便里。

这样的温度,如果家庭制作堆肥,在寒凉的卡尔加里,除了6月和7月有可能达到,其他季节夜晚温度在零下,是不可能做到的。

图:calgaryherald.com

地板有小槽和管道,泵送空气,让堆料进行有氧呼吸。全程监控记录温度,湿度和氧气浓度,以确保发酵降解得以顺利进行。这里还有最先进的臭气控制系统,大型滤网有效除去大部分有害气体。所有从这个车间排出的气体,均可达到安全排放指标。 

第三步,筛选。

21天后,完成第一次发酵的堆料,将会经过一个筛选机,将岩石,金属和塑料分离开来。通过磁铁,重力,调节筛孔大小,来筛选出石头、塑料袋、金属等不能进行降解和大块的物质。

图:jacobs.com

第四步,养护和降温。

筛选后,堆料将会被送往二次发酵养护中心,在此地又是21天。每5天,它们会被翻动混合,管道送入氧气,促进其降解,从图中可以看到,堆料此刻已经变成黑色的粉末或颗粒,之后将会被送入到仓库。

图:recyclingproductnews

第五步,产品检测。

21天后,他们将会被送往仓库。此时,它们已经完成粉碎,发酵,分解、杀菌消毒等步骤,是农场、市政绿化和庭园都可以放心使用的好堆肥。但出厂之前,要经过检疫达标后,才可投入使用。

第六步,销售和免费发放。

制作好的堆肥,一部分会流通市场,用于承担运营费用和缓解政府经济压力,使垃圾分类工程得以可持续进行;一部分会回馈居民。每年5月的周末,免费领取。

虽限量供应,但也挡不住园艺爱好者的热情。知道了平日绿箱垃圾的去处,也更加了解了垃圾分类的意义,此举也让居民更加积极的参与到垃圾分类中来。

从大自然中来,几经转手,最终还是又回到大自然中去。它们帮助植物健康的生长,帮助它们在短暂的夏季,把生命的价值发挥到最大。

垃圾分类的意义

此堆肥中心在2017年投入使用初期,就快速分担了垃圾填埋场的工作负荷,缓解了工作压力。在2020年,就已经分担垃圾填埋场80%的工作量,为缓解压力做出了巨大贡献。因处理流程需要大量的水,此中心并没有完全使用市政供水,而是利用循环水,最大限度的省水,环保。

根据气象部门的大数据,选址选在了城南,这是下风口,最大限度的不影响居民。

除高科技,环保,此中心还开设有开放日,对公众和学校开放,让公众更好的了解堆肥环保的意义,让全民参与到垃圾分类的行动中来。垃圾分类离我们并不遥远,并不是我们看不见,就跟我们无关。

上海已经率先实行垃圾分类,这必将是一个在全国范围内的趋势。公众教育,和学习海外的经验,因地制宜,找出适合自己的一条路来,才能让全民参与其中,享受其中,并获益其中。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环行星球(ID:huanxingxingqiu),作者:李大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