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足疗会所_隐秘的湖泊:发现火星上的水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Nature自然科研(ID:Nature-Research),原文作者:Jonathan O’Callaghan,头图来自:NASA

两年前,行星科学报告在火星南极冰面下方发现了一个巨大的咸水湖,引起了外界的兴奋和一些质疑。现在,研究人员说他们不仅证实了那个湖的存在——还发现了另外三个

以上发现发表在9月28日的《自然-天文学》[1]上,雷达数据来自欧洲航天局(ESA)的“火星快车号”航天器。2018年,研究人员曾在同一区域探测到一个单一的地下湖——如果得到证实,那将是在火星上探测到的第一个液态水体,也是一个潜在的生命发源地。但是,当时的发现只是基于2012年至2015年开展的29次观测,许多研究人员说他们需要更多的证据来支持前述论断。最新的这项研究采用了更大规模的数据集,包含了2012年至2019年的134次观测数据。

科学家们一直认为火星表面之下可能存在水。来源:Steve Lee / Jim Bell / Mike Wolff

我们鉴定出了之前发现的水体,还在主要水体周围发现了另外三个水体。” Elena Pettinelli说,“它是一个复杂的系统。”Pettinelli是罗马大学的一名行星科学家,也是这篇最新论文的作者之一。

研究团队利用“火星快车号”搭载的火星次表层和电离层探测先进雷达(Mars Advanced Radar for Subsurface and Ionosphere Sounding,MARSIS),对火星的南极区域进行了探测。MARSIS发出的无线电波在火星表层和次表层的物质层之间来回反弹。信号弹回的方式可以指示某特定位置存在的物质的种类,比如是岩石、冰还是水。类似的方法被用来鉴定地球上的地表下冰川湖。研究团队探测到部分具有高反射率的区域,他们认为那标志着火星冰面逾1千米以下存在液态水体

这些湖的面积约为7.5万平方千米——约为德国国土面积的五分之一。其中最大的中央湖宽30千米,周围环绕着三个分别仅几千米宽的小湖。

咸水湖

火星大气层稀薄,导致气压低,因而使火星表面无法存在液态水。但是长久以来,科学家们一直认为可能有水被困在火星次表层——也许是数十亿年前火星曾经存在过的海洋和湖泊的遗留。如果确实如此,它们可能是火星生命的潜在发源地。在地球上,生命可以在南极等地的冰下湖中生存。

但是盐含量可能构成一个问题。据认为火星上的任何地下湖都必须达到一定高盐含量,才能让水维持液态。虽然离地表这么远可能存在少量来自火星内部的热量,但是单凭这些热量不足以让冰融化成水。“从热量角度看,必须是咸水湖。”Pettinelli说。

脑科学揭秘:为什么快乐时光如此短暂?

不知不觉,十一假期的余额只剩下了半天,2020年的假期也已经全部用完,为什么快乐的时光总是如此短暂,一溜烟就飞走了?前不久,在《自然神经科学》上,三位来自以色列魏茨曼科学研究所的研究人员提出了一些重要的新见解,揭示了到底是什么延伸和压缩了我们的时间体验。此外,多巴胺还会压缩事件,使它们看起来更加短暂。以上周发表在《神经科学》上的一项研究为例: 反复接触简短刺激的参与者倾向于高估稍长时间间隔的持续时间。

西安夜生活网西安荤场子为您推荐!

美国蒙大拿州立大学的环境科学家John Priscu说,湖泊含盐量达海水5倍仍可以支持生命存在,但是如果接近20倍,生命就不复存在了。

“南极洲咸水湖中活跃的生命并不太多,”Priscu说,“仅有的生命也像被腌过一样缺少生气。那里(火星)可能也是一样。”他的课题组研究的是冰冷环境中的微生物学。

热议

火星湖泊本身的存在也仍有争议。在2018年的发现公布后,研究人员提出的问题包括:缺少足够的热源将冰融化成水。虽然最新的这项发现印证了2018年的观测结果,而且涉及更多的数据,但是并非所有人都相信鉴定出来的区域存在液态水。

“如果鉴定出来的高反射率物质的确是液态水,我认为它更有可能代表了某种雪泥或浮冰。”美国普渡大学的行星地质学家Mike Sori说。

美国亚利桑那大学的行星科学家Jack Holt表示,虽然他认为最新研究所呈现的数据没问题,但是他对于数据的解读并不确定。“我不认为存在湖泊,没有足够的热流可以支持那里存在咸水,即使是在冰盖下面。”他是美国宇航局火星勘测轨道器 (MRO)搭载的火星浅表雷达(SHARAD)的科学小组成员。

中国的一项火星任务或将提供一个检验上述种种论断的机会。“天问一号”将在2021年2月进入火星轨道,除了将在火星表面部署一个巡视器,它还携带了一系列科学仪器,包括可用于开展类似观测的雷达设备。“它的能力和MARSIS以及SHARAD相当。”昆士兰科技大学的David Flannery说。

就目前而言,令人兴奋的是,这些湖泊依旧可能是火星上过去水源的遗留。“火星上可能存在大量的水,”Pettinelli说,“如果有水,就会有生命。”

参考文献:

1. Lauro, S. E. et al. Nature Astron. https://doi.org/10.1038/s41550-020-1200-6 (2020).

原文以 Water on Mars: discovery of three buried lakes intrigues scientists为标题发表在2020年9月28日的《自然》新闻版块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Nature自然科研(ID:Nature-Research),原文作者:Jonathan O’Callagh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