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荤场子_东南亚玩家的植物肉:菠萝蜜肉馅饺子,来一口?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全球创新捕手(ID:Innohunter),作者:Rachel Yeh,插图来自:Karana,头图来自:Karana

你吃过人造肉吗?随着人造肉技术的发展,越来越多的人造肉产品进入市场,人造肉汉堡、人造肉三明治等尝鲜产品已在星巴克、肯德基、汉堡王等餐饮品牌中上架。

尽管当前人造肉产品价格并不低,但这依旧无法阻挡尝鲜者的热情,去年一款人造肉月饼一经上架便被迅速抢购一空。

人造肉主要分为两种,一种是利用动物干细胞培养出的人造肉,一种是通过植物提取物制成的植物肉(又称植物基人造肉)。前者的肉质和口感更接近于真肉,但技术尚未成熟,不能商业化量产,而后者凭借着可控的营养成分和较为成熟的技术迅速占领市场。

据市场研究咨询机构Markets and Markets预测,全球植物肉市场将以每年15%的复合增长率增长,在2025年将达279亿美元规模。

资本市场也表达了对人造肉市场的认可。目前植物肉市场的领头羊是诞生于2009年的美国公司Beyond Meat,在完成由比尔盖茨和美国好莱坞演员莱昂纳多参与的过亿美元融资之后,已经于2019年在纳斯达克上市,市值达104亿美元。

植物肉通常以豆类为主原料,而一家在2018年诞生于新加坡的人造肉公司Karana却另辟蹊径选择采用菠萝蜜为主原料,并且即将于明年初在新加坡一些餐厅里推出他们的首款植物肉产品。

菠萝蜜作为原料有哪些优势?近日,Karana联合创始人Blair Crichton向Volanews分享了菠萝蜜植物肉的产品特点和市场前景。

Blair Crichton拥有剑桥大学中文研究硕士和达特茅斯大学塔克商学院工商管理硕士双学位,他进入人造肉领域的契机是在2018年担任美国植物肉公司New Age Meats的市场进入策略顾问(Go-To-Market Consaltant),随后他加入美国植物肉非盈利组织TheGood Food Institute担任创新研究员。

这些与植物肉相关的工作经历,激发了Blair Crichton对肉类替代品的研究热忱,引发了通过肉类替代品市场来改变气候环境的憧憬。

“我们之所以选择植物肉制品领域是因为几个原因,” Blair Crichton向Volanews表示,“我们看到了肉制品对于气候和健康的不利影响,肉制品(畜牧业)是气候变化、全球变暖的主要原因之一,我们认为人们应该改变饮食习惯。”

“另外,我们当前食用的植物只有150种以及12种粮食作物,但其实(全世界)有3万种可食用的植物,这说明我们有巨大的空间去探索植物的多样性和可利用性,尤其是这些可食用的植物很多都在亚洲。”

Blair Crichton选择的是菠萝蜜,这种热带水果在东南亚不仅产量大、价格低,而且由于果肉肉质与动物肉相近,使得制作加工的环节更少,维持了原料的植物性质。

“我们是加工最少的植物肉类替代品,这是我们与其他东南亚植物肉品牌不一样的地方,其他品牌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加工。” Blair Crichton说:“我们的产品具有高纤维、低热量、无胆固醇和低GI(血糖生成指数)的特点,我们的真正竞争对手是肉制品行业(而非其他植物肉公司)。”

三七互娱八年来在海外踩过的那些坑

而在海外,三七互娱早在2012年开始出海,从中国港澳台到东南亚、日韩、直到覆盖全球。三七互娱的发行实力是很强的,今天的成绩简单来说是因为自己能够长期对用户有深度的分析和了解。这八年当中,我们蹚过很多坑,走过一些弯路,所以今天我还是想尽力把三七互娱这八年来所有做的经验分享给大家。

西安夜生活网西安荤场子为您推荐!

Karana面向亚洲市场首推的是菠萝蜜制成的猪肉替代品,这是因为猪肉是亚洲肉类消费第一大类,此外,Karana的植物肉还可做成速食点心类产品,如饺子、叉烧包等,而其他植物肉品牌几乎没有相应的产品线。

成立至今,Karana共有五名员工,并于今年7月完成170万美元融资,投资者包括MondeNissin Group的CEO Henry Soesanto、农业技术投资公司Big Idea Ventures和Germi8。

Blair Crichton计划利用这笔资金来建立食品技术团队和推出即将发布的新产品。“由于我们还未正式发布我们的产品,所以我们还没开始盈利,但是我们计划通过与餐厅合作来推广我们的产品以及植物肉的理念。”

今年爆发的新冠肺炎和猪瘟加深了人们对肉类安全的担忧。伴随着对食品安全问题认识的日益提升,人们也增加了对健康肉类产品的需求。

“Dan Riegler(Karana另一联合创始人,在东南亚的农业、食品科技领域的初创企业从业多年)和我都在过渡到素食饮食的时候享用到了美味的植物肉制品,这让我们坚信了这个市场的巨大需求。那些追求健康素食生活却又不舍肉类美味的大众,无需再做艰难的取舍。”

这一项环境友好型的食品技术同样也获得了多国政府的支持。据报道,今年新加坡政府已投资720亿美元用以准备应对当前气候危机的影响,包括粮食供应。新加坡严重依赖粮食进口,人造肉将有助于解决其粮食缺口的问题。

而在我国,人造肉国家标准也已经在制定当中,以便更好规范和培育市场。

在政策支持、市场空间广阔等利好因素的驱动下,人造肉赛道正日渐火热,涌进越来越多的初创项目和食品企业,获得了资本越来越多的关注。

在全球来看,美国植物肉品牌Alpha Foods、美国植物肉品牌HODO、以色列植物基儿童奶粉品牌Else Nutrition、美国植物基冰淇淋品牌Van Leeuwen以及美国植物基食品和饮料公司Califia Farms均在今年宣布了新一轮融资,美国素食品牌GOOD PLANeT Foods则完成了1200万美元A轮融资。

在东南亚地区,研发甲壳动物肉类的细胞培育肉公司Shiok Meats日前完成1260万美元A轮融资,以麦麸为基础的植物肉公司Growthwell今年4月在淡马锡牵头的一轮融资中获得800万美元融资。

此外,还有基于细胞培育的人造牛奶公司TurtleTree、制造植物蛋白的生物科技公司Life3等初创企业,都在今年获得资本青睐。

而在中国,Starfield星期零、珍肉、Vesta 未食达、株肉Z-Rou Meat等近几年成立的植物肉初创品牌或已将产品投放市场,或即将完成产品测试。

对于他们而言,尽管植物肉市场尚处于萌芽阶段,但市场已不是行业限制因素,换句话说,无论你接不接受这些带着肉味儿的素饺子、“叉烧包”,它们都会越来越频繁地出现在你的周围,并成为人们餐桌上一道新的选项。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全球创新捕手(ID:Innohunter),作者:Rachel Yeh,插图来自:Kara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