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荤场子_到印控克什米尔地区的“土豪”家做客是什么体验?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印度通(ID:chindiaguru),作者:林泉,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去斯利那加的途径很多,有一次我是从拉达克首府列城飞过去的,飞机飞越喜马拉雅山脉西段,只花了25分钟。

高大的喜玛拉山脉如同屏障伫立在远方,印控克什米尔的首府斯利那加在一片开阔的平原上。

这一次我去了供货商小A的家。他在斯利那加的祖屋是爷爷的房子,一栋在达尔湖畔带大花园的三层小楼,我到的时候,工人正在重新涂刷外墙。

这个五代经营羊绒披肩的家族,靠着历代积累,拥有三面环窗、铺满手工羊毛地毯的大客厅,手工满雕的核桃木的门窗和床,餐厅有一张价值20万美金的古董满雕花核桃木餐桌,是小A爷爷的父亲传下来的。

湖畔的冬天湿冷,除了现代化的空调,家里在几十年前就装了地暖,靠着柴火烧水的水管贯通整栋房子的地板,并在木地板上留着散热孔。

房子很大,女人们在宽敞明亮的厨房里忙碌着,孩子跑来跑去,十几岁的小姑娘在花园安静地看书,其余人盘腿坐在传统克什米尔客厅的地毯上。

现在家族大了,年轻人多了,为了适应现代习惯,客厅中靠墙处又增设了一排沙发。但更多时候大家依然坐在地毯上,背靠着沙发。

小A的家人用小地毯为我们呈上了传统的克什米尔茶,这也是克什米尔传统的饮茶方式:在羊毛地毯上再放一块刺绣小地毯,茶饮和点心放在小地毯上。

我注意到家里用的这一组茶具是Versace设计的瓷器,地毯上的靠枕、窗帘上的绣花,无一不是手工制作。

整个斯利那加城里和往年一样,破破烂烂、灰尘扑扑,荷枪实弹的军警三步一岗五步一哨,达尔湖畔这一栋被鲜花围绕的房子像世外桃源一般梦幻。

我问小A我们安全吗?小A的父亲自信地说:“就算整个克什米尔乱了也跟这儿无关,这里没人敢来捣乱。”

第二天是穆斯林的一个祈祷仪式,小A家里邀请了300位客人来参加。从前一天开始,家里就采买了大量蔬菜、水果和其他食材。

仪式当天他们在花园搭起了帐篷,宰杀了18头羊和75只鸡。杀羊我不敢走近看,远远拍了几张照片。待宰的羊儿还在花园吃草,并不知道生命即将结束,这场景令我有些心悸。

工人们熟练地把羊肉和鸡肉按部位切割好,专门腌制肉类的工人迅速接力,烧火的工人搬来尺寸巨大的柴火,把锅架成一排,锅里各种新鲜食物嘟嘟冒着热气。

6个男子坐成一排,把剔好的羊肉用木槌砸成肉糜,用来做羊肉丸子和碎肉饼。肉末飞溅在他们的衣服和头发上,偶尔,他们会用毛巾擦掉脸上的肉末。

气氛是个奇怪的东西,当一大堆人在帐篷里忙碌劳作、家人们在帐篷里穿梭,你就并不觉得现杀现吃的场景很血腥,只是感受到人类在集体劳动时散发出的友善与温情。

户外厨房里的白胡子老爷爷常常主动过来跟我拉家常,还专门给我烤了新鲜的内脏,我只能很不好意思地拒绝他,告诉他我不吃内脏。

大party开始后,院子里搭起巨大的帐篷,铺上了地毯,开始招待300位来宾。

依然是男性在帐篷聚会,女性在屋子里聊天,男女的社交场地是分开的。

他们对我这样的外来客人都非常友善,也非常好奇,常常提出很多问题,例如“你有没有去过长城”、“中国人是不是都很严肃”等等。

搞懂“智能联接”,看这一篇就够

人类社会逐渐从“无连接”、“弱连接”,走向“智能连接”。事实上,智能联接是一个非常宏观的概念。智能联接并不是独立存在的。而智能联接,就是支撑整个智能体的躯干,本质上是起联接作用,涉及的主要是通信技术,强调的是联接力。智能联接的基础,仍然是现在移动通信以及固网通信的技术框架。智能联接引入AI,主要包括网元、网络和云端三个层面。

西安夜生活网西安荤场子为您推荐!

所以面具化理解外国人并不是我们的专利,对这些不够了解中国人的克什米尔人,他们对中国人的印象也神秘而刻板。

斯利那加毕竟是一个超过100万人的大城市,就算士兵和警察几乎三步一岗五步一哨,集市依然非常繁华。

这次来带的衣服,除了冬天的户外衣服,就是夏天的薄衫,所以我也专门去逛街买了秋装,顺便了解了这里的本地商业市场。

我们先到本地人喜欢的传统集市,传统款式的女装几乎都还没有秋装卖。各个小店都是家族经营,祖孙三代在一间店里各司其职。

接着我去了斯利那加最大的购物中心,这里面最好的品牌是耐克和阿迪达斯,所有的品牌店都有各种男装、童装、鞋子包包配件选择。

有意思的是,阿迪达斯没有女装,耐克只有一件女装羽绒服和一件女装夹克,隔壁PUMA有三件女装。再去Benetton,有一件下摆是泡泡裙设计的衍缝夹棉外套。

明明是秋天,传统女装店没有秋装卖,快销品牌几乎没女装。这明确体现了克什米尔的本地穿着习惯。

本地女性喜欢穿薄的传统古尔达,薄薄的面料夏天在斯利那加穿着很合适。秋天她们会在古尔达外面套厚毛衫,再裹上头巾,冬天大不了再穿上厚外套。

市场需求决定了商家销售的货品,最后我终于找到一家店,买了一件晴纶毛线机织连衣裙。

街上没见到外国人,本地人发现我在拍摄后,依然是报以友善的笑容。然而小A一再告诫我,不要去大清真寺和周边的地区,不安全的因素就像地雷,被深埋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等待着机关被触发。

我住的地方在达尔湖畔,湖边散步时时常遇上本地人打迷你手指桌球,他们也很欢迎我加入玩一局,这也是当地人特别喜欢的娱乐。

斯利那加老城的历史,是从这座有700年历史的Shani Hamdan清真寺开始的。

建造清真寺的沙里,是第一个来到斯利那加的穆斯林。从这座清真寺开始,斯利那加逐渐发展成克什米尔最大的城市。      

这个清真寺不大,和我们熟悉的石材建造的清真寺不同,这座清真寺是用檀木建成的,几百年来不腐不朽,连虫子都不会去蛀这些木头。 

清真寺的彩绘很有意思,采用了克什米尔地区独有的纸釉彩风格。这种工艺现在多见于纸胎漆器,也被广泛地运用在木胎漆器上。

稚拙的笔法和块状的配色,描绘出一个略带童趣的小世界。这种浓烈波斯风格的纹样,也被广泛运用在克什米尔羊绒披肩中。   

‍Shani Hamdan清真寺内部不允许非穆斯林进入,但是工作人员却很友善,比划着说,把我的相机给他,他进去给我拍。

接着他就拿着我的相机进去噼里啪啦拍了好多照片,出来还问我够不够,不够再去帮我拍。

这老城,充满人情味又暗流涌动。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印度通(ID:chindiaguru),作者:林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