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高端荤场子,西安桑拿_如何在疫情期间假装出国?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Epoch故事小馆(ID:epochstory2017),作者:麻薯,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长假结束以后,各类数据新鲜出炉:全国共接待国内游客6.37亿人次,按可比口径同比恢复了79%。

但全球疫情仍然此起彼伏的状况下,境外游好像成了全世界游客的奢望。

不怕做不到,就怕想不到。有需求就会有服务,何况今年有一大堆绞尽脑汁想要挣钱的航空公司。

航司们垂死病中惊坐起,挣扎着想出来的服务是:假装出国——让你坐上飞机,或是在出发地打转、或是去目的地上空简单盘旋一圈回来、或是干脆不起飞。

总之,提供一种“旅行感”。

这简直是新时代的哲人式旅行,从来处来,往来处去。乘兴而行,兴尽而返,何必真的下飞机?

日本是这种新玩法的先行者。

早在几年前,日本的First Airlines公司已经在主打“虚拟出游”的概念,即通过VR技术为那些预算有限、时间紧迫的社畜提供一种仿真的出行体验。

机舱服务到位,甚至还有安全宣讲的环节、引擎的声音、空姐会像在真的航班上一样,为你示范氧气面罩的佩戴方法:

这些流程走完后,舱外开始换成蓝天白云的屏幕,舱内多个大屏幕播放高仿真景点,戴上VR眼镜,就能假装自己去往了任何地方:

售价便宜也是一大亮点,毕竟没有真的飞嘛。First Airlines的门票就两种:头等舱(6580日元,约人民币428元)和商务舱(5980日元,约人民币389元)。区分两种票价的是“观影角度”,其他体验完全相同。

但无论是哪种,比起常规境外旅行的昂贵费用,这个价格都可谓非常实惠了。

这款产品本来就颇受年轻一代的欢迎,疫情之后重新开业,销量一下子上涨了50%。

这样真的能感受到旅行的奥妙吗?这位井上先生告诉你,是能的。他是一位周游列国的见多识广的商旅人士,这次因为疫情选择了在飞机上游览意大利。

他说,尽管这只是视觉上的,但他感觉到了。

             

他看到的古迹应该是这样:

 

过去人们说,光荣属于希腊,伟大属于罗马。

但今天,或许不得不说,真正的伟大,属于VR。

这种委曲求全的快乐不能说服所有人,就在井上先生表示自己已经get到了内容丰富的一次旅行时,评论区则从中读出了悲伤:

毕竟不能出国游玩的苦衷是寰宇同此凉热,井上先生但凡出得了国,应该也不会坐在机舱里看一个虚拟罗马。

但有什么办法呢?

世界各地的航司食髓知味,在各式各样的自救手段里,这种flights to nowhere(哪儿都不去的航行)乍听荒谬,反响却好得出乎意料。

台湾地区的航司虎航也于今年八月推出了类似的产品,区别在于,人家真的飞了。

相对来说低廉的票价里包括了米其林航餐、在邻近目的地上空盘旋一圈(比如韩国或日本)的观光体验、免税店打折以及疫情结束后的实体机票等等,居然真的引起了抢购狂潮。

有多少天津人在排队跳河?

一到夏天,海河就会迎来大批只穿着裤头的大爷,随后他们会当众跳河。也许有人比天津人更懂跳水,但肯定没人比天津人更懂跳河。在天津卫狠人心里,桥永远不是桥,是跳水台。狮子林桥上一共有1177只石狮子,人们在几十年间不断从石狮子旁边跳下去,这些石狮子也成了民间跳水的见证者。有天津朋友说这座桥早已突破了桥的概念,是集恋爱遛弯、失恋跳河、夏游冬泳、跳水滑冰、诵经放生、垂钓捕捞等诸多功能于一体的圣地,容纳人生百态。

西安夜生活网西安荤场子为您推荐!

有趣的是全套完备的仪式感,台湾的机场与航司后续纷纷推出同类产品。

标配是完整的登机、过关、安检的流程。

在各类博主的体验视频中,高度仿真的乘机体验是一个重点。

你照例需要拿齐各类证件去办理值机,而工作人员也会给你一张正儿八经的机票,用和疫情前毫无区别的和善态度告诉你,你的航班将于几点起飞、你需要去几号登机口等待。

旅客们也相当配合,常常会带上一个行李箱来奔赴这场虚无的旅行。即使箱子是空的。

有些人的箱子甚至不是空的,于是过量的防晒喷雾会被依例收缴,而正在服兵役的那位年轻人,对不起,我们正在“通关”,请你严肃对待:

这场“旅行”,大家都是为了仪式感而来,于是仪式感成了本体,大家都相当沉浸。

博主临出发前按照“旅行天数”安排了每一天穿的衣服、护肤品和兑换好的货币:

既然是“过关”,免税店的环节也照例不可少,只是店内的冷清景象好像会把人稍稍拉回现实:疫情尚未过去,一切今非昔比:

而在登机之后,所有的安全宣讲、航班说明一应俱全,飞往“日本”的航班,餐食就是日式的烧肉与烤蔬菜:

 

甚至防疫犬都恪守了职责,认真地把这一批从未离开飞机的“游客”嗅闻了一遍:

 

这几乎有点行为艺术的意思——所有人都知道这次旅行不那么“真实”,但每个人都在努力表现得更真一点。

正是这每一个人、每一个桥段的努力,使得这次旅行越来越富有实感。

可以说,每一个细节、每一个错漏、每一种意料之外的情绪,都是被欢迎的。“误机”、“行李超载”、“手续不全”,是这些东西,让这趟旅行变得像是真的。

如果说以上这些还有价格优势,那么澳洲航空推出的观光旅行航线真的有够贵——经济舱800美元,头等舱价格更是翻倍。旅行的内容是从悉尼出发,高空游览澳洲的风景,并最终降落回悉尼的机场。

130张飞机票,10分钟内售罄。澳洲航空的高层说,这是历史上销售得最快的一次航班。

为什么会这样?澳航的一位工作人员说,许多常旅客选择了这样的航线,并且告诉他们,自己过去每隔一周就会搭乘一次飞机,飞行的体验已经成了生活的一部分。

“他们怀念飞行的感觉,一点都不输于怀念那个本来也没有定数的目的地”。

这样的“旅行”,甚至玩出了一种禅意与哲思:当每一个环节都完备的时候,这和一次货真价实的旅游有区别吗?在所有航班都显示取消的时候,你的航班仍然照常“起飞”,那是一种现实,还是一种幻觉?

当然,体验者未必会想这么多,对于这些常旅客来说,旅行的意义是复杂也是流动的。出境成了奢望后,人们开始怀念某种单纯的感觉:安检、升降、轰鸣、耳膜鼓震。

《纽约时报》摘录了某位常旅客的话:我甚至没意识到自己有这么怀念飞行的感觉,直到机长的声音再次回荡在我的耳边:

 

到目前为止,我们何时能够再次走出国门互相拥抱仍然成谜。但后疫情时代的警钟一直被人提起:沟通和交流逐渐变少、“逆全球化”成为一种政治与文化上的趋势。

坐一下飞机、假装自己出境旅游,能缓解这种憋闷和焦虑吗?这样奇怪吗?好像都很难说。

在2020年,什么奇怪也不奇怪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Epoch故事小馆(ID:epochstory2017),作者:麻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