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高端荤场子,西安桑拿_重塑雕像的权利:在“乐夏2”夺冠之后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娱刺儿(ID: yuci-er),作者:周矗,编辑:杨晶,头图来自:@重塑雕像的权利

意识到自己成为《乐队的夏天》第二季的冠军时,重塑雕像的权利主唱华东那张极其克制的脸上,飘过了一秒惊喜的表情。

在这档经常被诟病“煽情”的节目里,夺冠的恰恰是这支最不喜欢煽情的乐队。

华东认为,这是《乐队的夏天》第二季(以下简称“《乐夏2》”)的超常发挥,也是重塑雕像的权利(以下简称“重塑”)的正常发挥。

同时,他向娱刺儿宣布了一个有些意外的决定:

《乐夏2》是重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参加综艺。

图源:新浪微博@重塑雕像的权利

长期与外界保持疏离的他们,并不习惯暴露在聚光灯下的生活。几个月来,重塑密集地接受着媒体采访,但60%的问题都是雷同的,从德国到北京通州的故事被写了一遍又一遍。

于是,我们决定以《乐夏2》为起点,去听听重塑这支小众的,精英化的乐队,第一次与主流审美“切磋”的故事。

“夺冠不是意料之外,是情理之中”

早在《乐夏2》公布参赛乐队前,重塑就被乐迷列为“打死也不会来的”乐队之一。甚至有人放言,如果重塑去乐夏,他就去大街上裸奔。     

这源于重塑的精英化属性。在自我介绍的小片里,重塑所有的标签都与“一”有关。“第一支纯英文乐队”“第一支全程背对观众的乐队”“现场水平第一的乐队”。

图源:爱奇艺截图

在部分乐迷看来,重塑来到《乐夏2》是一种流俗。但对重塑来说,参加《乐夏2》是为了满足一个私心。

他们希望向大家展示,如何关注音乐本身,聚焦音乐的核心内容,不被外部的人和事所打扰,不怀疑音乐本身的力量和价值。如果重塑最终真的赢了,那么,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胜利——是纯粹的、音乐的胜利。

       图源:摩登天空ZERO

重塑对自己在《乐夏2》的预期,是进入前七。不是因为他们的音乐不够好,而是他们觉得重塑在综艺舞台上是不讨喜的。

录第一集的时候,马东曾经问重塑,觉得自己可以走多远?华东的回答是,如果单纯按照音乐本身来说的话,我们应该第一或者第二。但是如果有综艺元素掺杂进来,那就不好说了。

重塑在舞台上有几项从来不做的事,比如从来不和乐迷互动,从来不讲自己过去的故事,以及从来不煽情。

“做综艺效果这件事每个人都很擅长,我们不是不擅长,我只是选择不去做而已。因为这个东西太简单,太low了,在公开场合去分享情绪是很可笑的。”

抛去综艺效果后,华东认为重塑夺冠不是意料之外,就是情理之中。

他们在决赛上选择的,是经常被压轴演唱的《SOUNDS FOR CELEBRATION》。无论是在《乐夏2》的舞台,还是在熙熙攘攘的音乐节现场,这首歌都有让人瞬间安静下来的魔力。

 图源:新浪微博@重塑雕像的权利

刘敏的合声,华东的低吟和着悠扬的旋律,让听者如沐圣光。他们把决赛的最后一首歌,变成了一首穿越时空的奏鸣曲。

第二轮投票中,更多的乐迷把票投给了他们。

“不一定是观众的品位提高了。其实在音乐性上,观众可能暂时不能完全明白,或者喜欢重塑的音乐本身,但我们在现场的演奏、专业度、配合,以及舞台张力,是任何一个人都可以感受到的。”华东说。

国庆节期间,重塑跑了四个城市,演了四场音乐节,台下乐迷的欢呼声比过去高涨了许多。

但华东觉得,这些欢呼中多少带有一些“想象”的成分,或许只是因为大家太久没去听音乐节了。

他们心里清楚,现在重塑的高曝光度都是一档综艺带来的,不会持续太久。

“我们可能不太适合参加太多综艺。参加了太多之后,无论是创作还是生活,对人都有一种不知不觉的影响,这种影响我个人认为是负面的。”

 图源:新浪微博@DazedChina

同时,三个人过去的生活经历,包括父母的情况都暴露在了公众视野里,这让华东觉得有一点不舒服。在他心中,乐队与私生活有着明显的边界。

拍真人秀时,三个人探访了他们在北京的多处排练房,但镜头从未踏进成员的私人住所一步。

无论是在国外的音乐节,还是在《乐夏2》的舞台上,重塑都保持着这种“极简风格”。若不是为了配合节目规则,重塑在乐夏舞台上也只会说两句话,一句是自我介绍,一句是“谢谢,再见”。

 图源:新浪微博@重塑雕像的权利

打开百度百科,华东、刘敏、黄锦三个人的页面上都只有寥寥几句话,这似乎与他们的履历并不相称。

华东不知道什么是百度百科,也没看过。“不要把它填满,就那样空着吧,挺好的”。

“非常规好听”

重塑拿到冠军后,汪峰忍不住感慨,如果放在三、五年前,重塑是很难凭借小众音乐,在主流舞台上获得胜利的。

事实上,重塑的音乐也是《乐夏2》中评价最为两极化的。喜欢他们的人认为他们的音乐高级,不喜欢他们的人认为他们的音乐空洞,没有灵魂。

重塑所有的歌曲都是英文歌。在《乐队我做东》中,华东解释说,唱英文只是因为英文是最适合唱摇滚乐的。这是一种表演形式,不是语种孰高孰低的问题。

        图源:爱奇艺截图

从一出道开始,重塑的音乐就面临着“不接地气”“炫耀优越感”的质疑。华东认为,这不是重塑的问题,而是听者的问题。

“先不说欧洲, 就说在日韩,甚至柬埔寨、印度尼西亚,很多地方都有英文乐队,几乎不会有当地人去质疑他们为什么不用母语歌唱。那些人真的这么在乎乐队唱不唱母语吗?还是说,他们仅仅是用一种方式去参与到讨论中来。除开这个方法,他们无从下手去讨论我们的音乐呢?”

对于所有问题的理解,重塑都有一套自洽、缜密的逻辑,这同样适用于他们的音乐。

与追求“永远年轻,永远热烈盈眶”的乐队不同,重塑拒绝即兴,不依赖灵感,只追求一种严丝合缝的快感。就像他们的logo上的三角形一样,严密、大气、非常规好听。

西安高端荤场子,西安桑拿_基因魔剪,是怎样修改生命的说明书的?

2015年,一名罹患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的10岁英国小女孩蕾拉,在化疗及骨髓移植均不奏效的绝境下,尝试了基因治疗。这些抗癌细胞成功挽救了蕾拉的生命。

西安夜生活网西安荤场子为您推荐!

图源:新浪微博@我是王哈

鼓手黄锦把重塑的排练形容成“军训”。创作一首新歌时,华东会先提供大框架,三个人再一起把想法变成可演奏的音乐。这是一个极其枯燥的过程,任何一个环节出错都会被要求重来。

他们经常会耗费一天时间,只排四小节的内容。黄锦说,重塑的新歌排练时间已经超过一年半了。

在《乐夏2》首次表演《PIGS IN THE RIVER》时,华东的设备突然没了声音,他即兴用一段口哨代替了合成器,保证了表演的顺利进行。

这段被视为锦上添花的口哨,却成了华东的“梦魇”。第二次演出之前,华东反反复复检查了四遍,隔两分钟就要确认一下设备是不是有声的。

 图源:新浪微博@重塑雕像的权利

这种理性和严谨,挑战的是大部分乐队用感性创作的模式。但在华东眼中,理性与感性,结构与情感表达从来不是矛盾的。

“如果一首歌音乐开始三分钟了,但是还没有唱,他们会认为是没有表达的;如果一首歌不是汉语,他们会认为是没有表达的;如果一首歌从头到尾居然没有吉他,他们会认为是没有表达的。所以对于他们来说,‘表达’这个词是特别窄的一个范围。

重塑不擅长用旋律。他们的表达,更多地藏在英文歌词与编曲中。

《PIGS IN THE RIVER》用阴冷妩媚的律动,阐述了一则娱乐至死的黑寓言。《SOUNDS FOR CELEBRATION》用近乎圣洁的合声与旋律,寄托着对另一个国度的反战愿望。

这种实验性的,隐晦的表达,使得重塑的音乐注定无法口口相传,更难在互联网“快餐音乐”时代迅速流通。

 图源:爱奇艺截图

华东很少上网,从来不听那些“互联网快餐音乐”。他觉得,人的生命是有限的,不能把有限的生命浪费在垃圾的音乐上。

“这就像是某一样东西,你分明知道它是错误的,也应该没有精力去尝试一下,然后才说它是臭的,闻一闻就知道了。”

流行是一种结果,而不是重塑做音乐的目的。他们只想做出自己审美水平以上的作品,和他人喜欢不喜欢无关。

最“装”的乐队?

节目播出之后,很多人说重塑是《乐夏2》里最“装”的乐队。

在候场时,他们手里捧着的是书而不是酒瓶;在离场时,华东会像指挥家一般做出优雅地谢幕动作。

无论在什么样的场合,他们总是不苟言笑,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场,言语间透露着对粗俗文化的蔑视。

重塑有时会看到这些评论。“很遗憾,目前为止没有一个批评说到点子上。”华东说。

没有人可以改变重塑的创作和表演。在合作赛上,张亚东老师曾提议,让重塑多与其他人进行合作,当时华东在台上说,他会认真地考虑。

图源:摩登天空ZERO

现在,他已经考虑出了结果。

“我经过了慎重的考虑,我决定不接受。重塑从第一张唱片到现在其实一直在改变,只是可能亚东老师对我们不是那么熟悉,这完全不是他的问题。”

与Mandarin的合作,是华东在《乐夏2》里最满意的一次表演。但他觉得,这样的合作不会再有第二次,因为那只是在一个特定的情况,特定的规矩,特定的条件之下诞生的一个特定的产物,无法复制。

重塑不习惯用热情包裹内心的真实想法,从这个角度来看,重塑恰恰是最不“装”的。

遇到喜欢的朋友,他们会非常热情。但遇到一些不喜欢的人或行为时 , 他们会毫不掩饰地把这种厌恶表现在脸上。

图源:新浪微博@DazedChina

Follow PD罗聪明第一次采访重塑,是在他们的排练室里。回答问题时,华东很喜欢用反问句,比如她问重塑为什么来乐夏,华东第一反应是反问“乐夏为什么要请重塑?”

“采访重塑的过程是比较刺激的,像在下盲棋,斗智斗勇而终有所得,是工作过程中有趣的挑战。”罗聪明说,她已经找到了随时与华东智力摩擦的乐趣。

经历了互相试探,逐步了解,些许欣赏,次第信任后,她发现重塑正在逐渐打开自己。

“第一次乐队入场的时候,他们坐在角落,不善言辞,有人接近的第一反应都是身体后倾。最后一次录制的第二现场,华东的各色表情包已经辐射到各个乐队乃至观众心中,他自己相对也更打开,仿佛找回了场子,经常大笑然后快速表情管理,找回严谨。”

不可否认的是,这里面也有Mandarin的功劳。

Mandarin是重塑在《乐夏2》交到的新朋友,吉他手肖骏更是成为了“长在华东咯吱窝上的男人”,拥有让华东“一秒破功”的能力。

 图源:新浪微博@娱乐圈长

“他们不是冷漠,也许只是觉得没有必要对所有人热情。”与重塑的接触让罗聪明明白了一些道理,或许讨好自己比讨好别人更重要,坚持想做的比做到重要。

重塑对他人的疏离不是来源于蔑视,而是对自身所求的坚定。这种坚定,正是摇滚乐带给他们的。

对摇滚乐的热爱,让华东大二从德国退学,让刘敏和黄锦离开家乡来到北京。华东说,在做乐队的过程中,会感受到无穷的快感、满足感以及成就感,这些东西会让他们继续走下去,这不是信念,而是生活。

在做乐队这件不清醒的事里,重塑恰恰做得异常清醒。音乐足已把他们的精神世界填满,世故、圈子、名利已经无法侵蚀他们的内在。

图源:新浪微博@摩登天空

现在,重塑正在准备他们的新歌以及巡演。他们不希望《乐夏2》打乱自己的节奏,虽然这在短时间内很难。

他们从来没想过,如果不做乐队了要做什么。因为重塑不存在“做不下去”,音乐就是他们的生活。

“如果未来有一天,你们拿不动吉他,唱不动歌了怎么办?”我问。

华东告诉我,这个世界还有一种音乐叫后摇。如果有一天连后摇也做不到的话,德国有一个乐队叫做Einstürzende Neubauten,他们出了一张专辑叫做《Silence is sexy》,寂静是性感。

“也许没有声音,本身也是一种音乐。”华东说。

(文中罗聪明为化名)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娱刺儿(ID: yuci-er),作者:周矗,编辑:杨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