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足疗会所_贾跃亭窒息的梦想未灭

最近,贾跃亭的法拉第未来(简称FF)正计划借壳上市,其CEO毕福康10月5日透露,FF计划通过与一家特殊采购收购公司的反向合并,即采用SPAC的方式尽快上市。

作为FF创始人的贾跃亭今年6月在美国申请个人破产重组程序最终完成,他不再拥有任何FF股份,而是以创始人和CPUO的身份参与FF的运营。

贾跃亭再次回到大众的视线。

他是一个起点低志向高的人,敢于进行资本游戏,也敢于破坏规则。有人认为贾跃亭是骗子,也有人认为他是梦想家。上市后他的“生态化反”理想国里承载着自己日益膨胀的野心,为了造车,他甚至直言“即使把上市公司拖垮,我也义无反顾”。

乐视最终没能挺住压力,半个娱乐圈、半壁商界精英与28万股民想要撑起的“贾布斯”梦终究是错付了,泡沫破裂后,贾跃亭卸下了万人追捧的商业天才的面具,沦为落荒而逃的世纪梦想家。

十年前,乐视成功上市并号称“A股网络视频第一股”,时光荏苒,两个月前,乐视正式退盘,在A股的最后一天,股价报收于0.18元,市值仅剩7.18亿元。

遥想当年,乐视用5年时间冲上1700亿元的巅峰市值,一股堪比大半瓶茅台,而退市时市值蒸发99%,一股仅乐事薯片价格。另一边,贾跃亭则在微博上发布公开信《打工创业、重启人生,带着我的致歉、感恩和承诺》,尽管这听上去比“下周回国”更不靠谱。

7月2日贾跃亭发布公开信,称要踏上“回家”的路

如今,法拉第未来卷土从来,A股股民的老朋友回来了。但是,一个不受限制的梦想家,比一个骗子更危险。

造梦的开始

故事的开始,在山西。贾跃亭出生寒门,经历过最底层的生活。他十几岁就帮父亲在小作坊拉火炉炼钢,后来去地税局当网管。毕业后,他心有不甘,一路到山西垣曲再到太原,做过印刷、钢材、教育,开过砖厂、电脑培训机构以及快餐店。

乐视网原副董事长曾说,“他定好战略,只要不是特殊情况发生不可抗力,这个战略就一定会执行下去。”但是很多人忘了后面一句,“在贾跃亭身上,你很难分清战略和幻想”。

2005年的一次团建,刘弘和贾跃亭去北京郊区蟹岛团建,也是在那里,他见识到了贾跃亭身上的“偏执”。当时,河塘上有几座供游客娱乐的铁索桥,贾跃亭选了其中最难的一座桥。贾跃亭刚跳了两三个,就掉进河塘,鞋子没进淤泥。

“大家都让他别玩了,但他执意要过,最后掉下去了五六次,终于过了。最后双手手掌的虎口全部裂开,手上都是血。”刘弘说,他不是为了赢,就是为了证明自己可以超越自己,证明自己可以越挫越勇。

最后,陪跑贾跃亭创业14年的刘弘黯淡离场。

而贾跃亭则继续在乐视这家明星公司发挥自己的商业嗅觉,同时还有他的赌徒心理。

2004年,乐视网低价购买了大量的电影电视剧版权,正好踩中了视频网站转型的风口。随后,乐视一路开挂迎来巅峰时期,2015年5月12日股价达到历史最高点179.03元。也正是这个时候,贾跃亭提出,乐视要致力打造基于视频产业、内容产业和智能终端的“平台+内容+终端+应用”完整生态系统。

2013年5月7日,乐视举办了一场盛大的产品发布会,推出“全球首款4核1.7G、全球速度最快的超级电视”。

2015年4月14日,乐视发布了超级手机。“贾布斯”说:“乐视手机多维度超越苹果,创十大全球第一,是世界上第一部超过iPhone的智能手机”。

2015年10月27日,“贾斯克”宣布进入汽车领域,要做“一款革命性的乐视超级汽车,乐视即将成为中国乃至全球唯一一家涵盖三大职能硬件产品的’超级公司’”。

那时的乐视,并不差钱。2016年时有媒体做过统计,仅仅只是乐视网,其上市以来的收购就达到了 134.51 亿元。钱不多不少,刚好撑起贾跃亭的理想国。不过,要实现他的“生态化反”,乐视要烧的钱还挺多,在他的构想里有七大版块——互联网及乐视云、内容、大屏(超级电视)、手机、体育、汽车、和乐视金融。

不过,“敢打敢拼”的贾跃亭,还是吸引到了不少商界大佬的投资。公开数据显示,马云旗下的云锋基金曾为乐视投资6800万元,王健林的万达投资和王思聪的普思资本合计投了1个亿。在被贾跃亭收割的名单上,还有半个娱乐圈。

乐视从一家二流视频网站起家,在资本力量和政治力量的助推下,扩张为拥有三大体系、横跨七个行业,涉及上百家公司和附属实体的大型集团。

别说外部人看不懂乐视,在乐视内部,即使是部分高层人士,对这家公司的的了解也很有限。

谎言的背后

AMD 也要砸钱收购,半导体行业进入收割期

AMD也要砸钱收购,半导体行业进入收割期,半导体行业进入一个“收割期”,面对未来蓬勃的机会,巨头们已经不再隐藏自己的野心。

西安夜生活网西安荤场子为您推荐!

故事的转折点发生在2016年10月,乐视体系爆发资金链危机。

多位接受《财经》记者采访的业内人士曾表示,乐视今日出现危机是必然的,是其不断膨胀的野心与获取现金的能力、业务能力之间的差异。当野心和能力相匹配,或者在某种比例上匹配时,这家公司就能不断成长;当彼此失衡,就会出现危机;当严重失衡,可能崩盘。

在很多业内人士看来,这是乐视问题的本质,也是梦想与骗局的一线之隔。

同年11月,贾跃亭通过一封5485字的致员工信和一次两万字的媒体采访实录,反思公司“蒙眼狂奔、烧钱追求规模扩张”的同时,资金和资源其实非常有限,需刹车检修。2017年5月,乐视大裁员,遭遇供应商催债。两个月后贾跃亭丢下乐视网的烂摊子,以帮助旗下的法拉第未来公司完成融资为由出走美国。

从此,“下周回国”成为一个梗,贾跃亭本人至今也没回国。

在巨额融资背后,贾跃亭这个“平平无奇的融资小天才”通过股权质押、资金拆借等各种方式,一步步将资本市场十分看好的乐视推向火坑。不难看出,贾跃亭“拆东墙补西墙”的资金拆借方式让乐视血流不止,这也让资本市场对乐视失去了信心。

这个时候,“为梦想窒息”的团队再添一员老将,融创孙宏斌挥泪“愿赌服输”。

在乐视陷入现金流危机时,孙宏斌以“白衣骑士”之风怒砸150亿,欲救乐视于危难之中。只是,融创在投资乐视之前,只做了一个月的尽调。2017年“拯救”贾跃亭失败后,孙宏斌哽咽落泪,计提165.5亿损失。

从“贾布斯”到“贾斯克”,贾跃亭还在用PPT造车的时候,乐视本身造血能力不足又惨被新老对手围剿。爱优腾已经成为在线视频网站第一梯队,“生态化梦想”被雷军实现,就连与乐视汽车同一时间立项的蔚来和小鹏也已经在行业内站稳了脚跟。

从2015年到后来,整个乐视集团着力发展的七块业务中,仅影视业务曾在2014年披露过盈利1亿元,其余全部处于亏损状态。

黯淡的退场

故事的结尾,一地鸡毛。今年4月,乐视没能挺到上市十周年,由于在 2019 年年报里触及深交所创业板股票终止上市情形,被终止上市。

在此之前,乐视在股市是一片混乱的状态。

2017年4月停牌前,乐视仍有超过600亿的市值。然而,历经长达九个月的停牌后,2018年1月,乐视在A股复牌,开始了多次跌停,从15元跌至5元。2019年4月,乐视网发布了2018年年报,净资产为负,触发暂停上市情形,股票停牌。当时股价收报于1.69元,市值仅剩67亿元。

整个2017年到2019年,乐视累计亏掉股东290亿元,确实挺让人“为梦想窒息”。

有投资者曾说过,“整个乐视的生态布局就像是埋了一圈的地雷,你永远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炸。“要么炸了一个,全盘皆炸;要么安全到底,变成卫星。”

贾跃亭曾在采访中提到,“我一直认为资金不是问题,只要战略足够前瞻、足够领先,产品足够颠覆,有足够的用户价值,只要你的组织能力足够强,只要能把事做出来,资金自然会追随而来的。”

他始终认为资金会追随着战略。但事实上,战略的先进性和可实现性,是两码事。

乐视网早期的优势是版权,但是这种优势逐渐丧失。乐视生态中唯一被证明已经“成功”的业务是乐视电视。但后来乐视电视的成功让贾跃亭试图把类似做法复制到手机上,可他却忽略的是内容会员的捆绑销售对于电视用户有吸引力,但对于手机用户则没有。

乐视输血最多的汽车产业,被业界公认为最烧钱的行业。贾跃亭2015年公开表示,“即使把上市公司拖垮,我也义无反顾。”但是,成熟的车企大约需要5年时间才能推出一款全新的车型,贾跃亭的造车梦最后破碎了。

“哪儿哪儿都没钱,没有一个赚钱业务,各业务线都很惨,同时严重臃肿”、“财务状况一团麻”、“公司业务亏钱,同时还入股了很多公司,这些公司也一直在亏损,并且一直把亏损延后。”这是大多数员工对乐视的描述。

今年7月21日,乐视网正式从创业板摘牌,且不得重新上市。乐视也彻底退场,上市十年后最终狼狈收场,这一篇章终已落幕。

回望过往,皆是唏嘘。贾跃亭也卸下了万人追捧的商业天才的面具,沦为落荒而逃的世纪梦想家。

不过,新造车企业又重获资本市场的关注,FF曾经是最受关注的电动车初创企业之一。特斯拉股价超过丰田,蔚来、理想、小鹏的接连上市后,法拉第未来或许想趁此机会再次进场。

不过,江湖里仍有人苦等贾跃亭赴“下周回国”的约。

【本文作者葛煜,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锌财经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