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夜生活_《姜子牙》口碑崩塌,光线传媒市值缩水近66亿元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时代周报(ID:timeweekly),作者:范文茜,头图来自:《姜子牙》剧照截图

这个国庆档,光线传媒(300251.SZ)的一出好戏,似乎演砸了。

 “目前不接受采访。”10月10日,针对《姜子牙》口碑不及预期、公司股价跳水等,光线传媒相关负责人婉拒了时代周报记者采访。

据国家电影专项资金办公室统计数据,截至10月8日24时,2020年的国庆档全国电影票房产出39.52亿元,创下中国影史同期票房第二。光线传媒出品的《姜子牙》,最终以13.7亿位居整个国庆档的票房第二名。

第二名的票房成绩并不差,但却是在经历最开始两天的票房单日冠军后被赶超的。之前对《姜子牙》有多期待的影迷,观影后的落差就有多大。

资本市场在国庆档后的首个交易日也体现出了“失望”, 10月9日,光线传媒盘中一度大跌17.17%至13.8元,创2015年上市以来最大跌幅。当日收盘跌13.57%,较节前最后一个交易日收盘市值缩水近66亿元。

与此同时,与国庆档相关的影视股股价均表现不佳。

10月9日收盘,《我和我的家乡》主出品方北京文化(000802.SZ)跌4.31%;《夺冠》出品方欢喜传媒(1003.HK)微跌0.72%;《急先锋》出品方中国电影(600977.SH)微涨0.14%。

票房喜获捷报,股价反而跳水,影视股“有点囧”。

一、《姜子牙》做错了什么?

打着“国漫崛起”口号的《姜子牙》未能成为爆款,是此次国庆档的“意外”。

在豆瓣上,封神宇宙同系列作品《哪吒:魔童降世》(下简称《哪吒》)评分高达8.4分,而《姜子牙》只有7.0分。

与《哪吒》50多亿票房相比,《姜子牙》近14亿票房的成绩也算不上优秀,离此前业内预测“保守20亿”的票房有一定差距。

事实上,10月1日曾是《姜子牙》的高光时刻,其以3.62亿票房成为单日冠军,并刷新中国电影市场动画电影首日票房纪录、2020年单片单日票房纪录。

仅仅两天后,在票房榜上领跑的《姜子牙》单日票房就被《我和我的家乡》超越,排片比例从10月1日的36.4%下滑至10月8日的26.4%。

《姜子牙》宣传海报

“本来以为是哪吒那种合家欢动画片,带着孩子来看,结果故事讲的原来是‘中年危机’‘拯救苍生’这种宏大议题。感觉被预告片欺骗了。”10月9日,一位年轻家长对时代周报记者谈起观影感受。

前作哪吒的角色只出现在了片尾彩蛋里,那是许多观众全场唯一发出笑声的桥段。

宣发阶段,《姜子牙》与《哪吒》《大圣归来》IP频繁联动,几个经典人物常常“同框”。

10月10日,佛山中影南方影城经理林廷徽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实际上《姜子牙》是一部成人向动画,不适合低年龄层观众看,这种捆绑营销造成的最直接后果就是遭到反噬,口碑迅速下滑。”

更重要的问题在于,外界对光线传媒和其旗下的彩条屋影业意欲打造的“封神宇宙”产生了质疑。

影视分析师南如珉撰文指出,从整个封神宇宙角度来看,《姜子牙》的叙事能力较《哪吒》是大幅的倒退,甚至是崩塌式的毁灭。这也说明相比美国“漫威宇宙”,彩条屋尚未形成完全成熟的制作工业体系。

南昌和合肥,何以命运交叉?

而南昌和合肥的命运交叉,就是对省会“吸血”论的“打脸”。没有存在感的南昌和相邻省份的省会相比,南昌无疑是存在感最低的那一个。但其实,南昌和合肥在2000年前后其实是一个档次的城市,南昌的诸多指标还领先于合肥。南昌GDP是5596.18亿,合肥9409.4亿,南昌比合肥低41%。2001年南昌的人均GDP还明显超出合肥一大截,到2019年已经被合肥反超了10%以上。但南昌的高校质量和长沙、合肥完全不可比。

西安夜生活网西安荤场子为您推荐!

光线传媒股价随《姜子牙》口碑的变化大幅波动。

今年8月16日,《姜子牙》宣布定档国庆后,第二天光线传媒开盘暴涨;9月7日,光线传媒盘中股价最高涨至18.04元,创下2015年7月以来新高。但如前文所述,国庆档后的第一个交易日,10月9日,光线传媒股价暴跌。

二、竞争空前激烈

尽管热门电影遭遇口碑爆冷,但今年的国庆档依然可圈可点。

“在影院上座率不超75%的前提下,国庆档综合表现基本符合业内期待,有效提振了市场信心。”10月9日,艺恩数据高级分析师卜李敏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不过,从总票房以及观影人次来看,今年国庆档仍不及2019年。2019年中国内地国庆档电影总票房为43.86亿,今年缩水近10%,为39.52亿元;2019年国庆档观影人次达到1.1亿,今年国庆档观影人次0.99亿。

其中《我和我的家乡》以18.5亿夺得票房冠军,《姜子牙》以及《夺冠》分别以13.7亿、6.56亿票房紧随其后。

值得注意的是,《我和我的家乡》连续8日实现单日票房过亿。此外,该片在猫眼和淘票票评分均为9.3,实现了票房口碑双丰收。

《我和我的家乡》剧照

卜李敏认为,《我和我的家乡》作为去年国庆档《我和我的祖国》的姐妹篇,全明星、全喜剧阵容吸引力十足,而且“联合执导+单元短片”的创作模式、“小人物+家国大情怀”的叙事手法在去年国庆档已验证了其市场影响力。

与此同时,由于国庆档竞争激烈,原定于该档期上映的《木兰:横空出世》《海底小纵队》两部影片宣布撤档。

10月3日,《木兰:横空出世》团队在声明中直言,撤档的原因是在国庆节电影市场“过于拥挤”,该片与竞争对手相比宣发投入悬殊。

阿里影业出品的乡村喜剧题材影片《一点就到家》也意识到这个问题,提前通过更改档期来避开与头部大片的直接竞争。但由于国庆假期后半段票房后劲不足,10月4日上映的《一点就到家》也未能凭借良好的口碑成功“逆袭”。

“一般来说,一个重要的档期,绝大部分票房都被头部的两三部片子分走了,其他的不是炮灰就是只能跟着喝汤。”林廷徽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他补充,疫情之后片方为规避风险都往大档期里面挤,这导致继9月之后,11月也将出现“无片可排”的窘境。

三、影视股集体跳水

窘境同样体现在影视股股价上。

10月9日,北京文化股价一度上涨超过7%,随后大跌,并遭机构抛售,主力资金净流出4322万元,收盘跌4.31%。

盘后,北京文化发布公告称,公司来源于《我和我的家乡》的收益约为8000万~1亿元。这或在一定程度上减缓北京文化的业绩压力。

2020年上半年,北京文化实现营收564.85万元,同比下滑91.37%;净利润亏损6429.8万元,同比下滑39.87%。

据Wind数据,国庆假期后的第一个交易日,上海电影(601595.SH)、金逸影视(002905.SZ)、万达电影(002739.SZ)、华谊兄弟(300027.SZ)、横店影视(603103.SH)等上市公司股价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跌。

与国庆档电影相关的A股上市公司,只有幸福蓝海(300528.SZ)和中国电影分别小幅上涨0.48%、0.14%。

对此,10月10日,太平洋证券分析师倪爽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由于影视投资制作的不确定性,国内影视公司项目制的特点依然没有改变,国庆档对A股上市公司业绩贡献有限。因此,在个别电影票房可观的情况下,影视公司股价没有大涨甚至出现下跌的情况,并不意外。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时代周报(ID:timeweekly),作者:范文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