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高端荤场子,西安桑拿_摔车的王一博,倒在了“流量即原罪”上

当电竞选手已经可以独力靠成败登上热搜的时候,摩托车手还只能因和王一博之间的瓜葛闹上广场。明星与小众体育项目之间,都希望借对方的影响力给自己贴金。只是,姿势起码要好看些。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新周刊(ID:new-weekly),作者:林辣,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求求了,别再把哥哥架在火上烤了。”

10月7日的一次摩托车赛事撞车事件,差不多让王一博和胡通明在热搜上待了三天。流量粉丝骂车手手段下作,车圈粉丝骂明星破坏规则。最后双方都厌了,只想让对方高抬贵手,“别再消费”。

因为王一博,这场平平无奇的赛事才能博得这么广泛的关注,进而引发人们对体育精神的探讨。连路人也开始不满于部分体育人对爱体育的明星“另眼相看”,可是摩托车赛事本身,却早已被挤出了讨论中心。

一、王一博和胡通明,究竟谁更冤?

一切要从10月7日的那场ZIC摩托车赛说起。

在珠海市汽车摩托车运动协会会赛ZIC摩托车赛的A组比赛中,王一博的85赛车在过弯时和胡通明的18赛车发生碰撞,两人都被撞倒在地。之后王一博无法再次启动摩托车,无奈被迫退赛。

ZIC是什么比赛?早先南方日报直播宣传的时候,写的是“本土赛事”。而即便是亚洲级的ARRC摩托车锦标赛,平日里也未必有这样的热度。

对于这场比赛,王一博显然是寄以厚望的。能取得1分56秒764的单圈好成绩,打破了自己的纪录。比赛接近尾声时位居第二,其实是有望夺得冠军的。

事故发生后,舆论迅速发酵。有人看过了比赛视频后,认为胡通明赛时在王一博面前S形走位挑衅,撞车后没有扶起王一博,有失风度;有人发现其他队员击掌庆贺,认为他们是在幸灾乐祸;还有人自称在现场看到选手赛后嘲笑王一博,并与之发生争执。

很快,观感更为恶劣的事情发生了。

疑似胡通明所在的HFK赛车队内部的聊天记录流出。在圈内人看来,这就是一时嘴上过瘾。但在吃瓜群众看来,却很容易产生“这或许不是一场意外”的认知。

投稿人证实,右图是另一个省队的发言,而非胡通明所在的HFK车队。/微博@萝霸天

而一则疑似杜卡迪车队内部观赛的视频,则让网友的困惑和愤怒达到了极点。看到有人摔车,第一时间却鼓掌欢呼,这以常规思维来看,确实不太说得通。

对于种种争议,王一博很快发微博呼吁粉丝“不要帮我骂”“丢失了体育精神就不对了”。胡通明方亦发布公告,对王一博表示“慰问以及遗憾”(或许胡通明不知道“慰问”是上对下的),并否认了自己与网传视频和聊天记录有任何瓜葛。

而就仲裁结果来看,这确实是一起普通的比赛事故。不少车圈内颇具知名度的大V,也从专业角度进行了解释。粉丝再有不服,也只能到此为止。

没成想,部分大V在澄清时“顺带”提起的黑幕,又让这水变得更浑。身为流量明星观感差、为人无礼、强行降低比赛标准以获得参赛资格、开“外挂车”、团队干涉选手参赛选组等针对王一博的指控,又在舆论场里掀起不小的波澜。

事情发展到现在,已经很难分出谁真正无辜。或许双方都想息事宁人,又不忍心话题掉下,场外又有声音频频添油加醋,这场“火”才在热搜榜上烧了三天。

二、在成绩面前,体育无道德?

对于“维持成绩”的仲裁结果,不少人是表示不服的。

即便两人的撞车不存在主观动机,但网传截图中圈内人的态度,也令不少人质疑,体育道德的边界究竟在哪里。

在所谓圈内人口中,撞车是不新鲜的意外,击掌是庆祝完赛,欢呼是因为对手失利、己方有了获胜的可能,都属于“正常现象”,“太常见了”。

但这依旧无法平息看客心里的那团火。毕竟看多了体育赛事就知道,为了拿成绩使出非正常手段的事情,其实不在少数。

小到赛前的精神压制。

年初,格斗选手张伟丽出现在赛前新闻发布会上时,波兰选手乔安娜对她狂飙垃圾话“你就是个小女孩”“我会完爆你”,对此张伟丽只回敬了“闭嘴”“保重”,最终在比赛中击败对手。

要知道在近身互搏的赛事中,干扰对手心智的奇怪举动可不止放狠话。在拳击圈里,亲吻对手被视为是一种羞辱,但同时也能为比赛制造话题。而这在不了解的人眼中,都是挺匪夷所思的。

越辣眼睛,观众越爱看。/YouTube截图

大到利用规则“排除异己”。

西安夜生活_在印度,娶一个女生能拿多少彩礼钱?

在与我国山水相连的印度,彩礼制度更是压在大多数家庭头上的大山。婚嫁事大印度的彩礼制度是指新娘结婚时,其家庭以现金或实物方式向男方家庭所支付的财物。然而这并不是说明印度父母不需要为女儿攒钱。1961年印度出台《禁止彩礼/嫁妆法》,在印度刑法中也添加了规定,如果妻子抱怨彩礼骚扰,新郎及其家人必须被自动逮捕。

西安夜生活网西安荤场子为您推荐!

在这次争论中,不少人提起了韩国短道速滑的过往丑闻。

最近的案例,今年初就有一起。世界杯荷兰多德雷赫特站男子1000米决赛上,一位韩国选手犯规,导致一直领先的荷兰名将德拉特飞出赛道撞上广告牌,最终另一位韩国选手金大勇获得冠军。

他们的黑历史可以追溯到十年前。2010年短道速滑世界杯上海站,韩国选手金炳俊的犯规动作,导致中国选手韩佳良的腹部、手臂和手腕多处被冰刀割伤,血染赛场。

2017年荷兰多德雷赫特站,中国选手范可新在比赛中遭韩国选手封堵,最终被对方的小动作推出内道,导致无缘晋级。

2018年平昌冬奥会上,裁判的不公正裁决引发了不小的争议。

而为了谋求最大利益,以潜规则之名要求队内成员让出参赛机会的事,也曾发生。

上世纪60年代,国乒队开始了“让球”的“传统”。为了国家荣誉,胡道本让球给李富荣,李富荣让球给庄则栋,蔡振华让球给郭跃华。而选择不让球的选手中最负盛名的一位,从何智丽变成了小山智丽。

以今天的眼光来看,以上种种显然都是有违“体育精神”的,说来也并不罕见。他们中的有些人会因违规而被处罚,但更多人是安然无恙地继续出现在下一次的赛场上。

可是,“常见”能与合理画等号吗?赛场上的龌龊事多,但人们不会因为见得多了就停止批判。见多了就能让标准产生动摇,那所谓的“体育精神”或许也很难站得住脚。

有争议不可怕,就怕所谓的“圈内人”,只顾着叉着腰站在门口护住屋里的“自己人”,指尖却毫不客气地对准观众,要他们学透了“我们圈子里的规则”,才能开口说话。

三、“小圈子”的纯净,不容明星染指?

在这次的事件中,部分男性对“小鲜肉”的敌意,也再一次被搬上了台面。

被广泛转发的业内人士分析视频中,职业赛车手“夏萌鳄鱼”毫不避讳地提出“赛车手容易对小鲜肉产生恶感”“王一博不跟人打招呼”“王一博实力不行”“王一博的海报摆在大神级选手前面”等因素,作为摩托车圈内普遍厌恶王一博的解释。

说实话,除了实力相关的问题,因为业余人士不打招呼就对对方嗤之以鼻,说到底还是想摆前辈姿态——“初来乍到还不作揖,懂不懂规矩啊?”

而对小鲜肉“天然”的敌意,也不仅仅存在于专业人士中。

此前超级企鹅联盟《Super3星斗场》的花絮节目里,节目组找来一组“普通直男”,要他们通过照片判断王鹤棣、赖冠霖、邓超元、董又霖、周锐等小鲜肉的体育实力。几乎所有人都在第一时间流露出不屑的态度,并表示如果有机会对阵,一定能把他们打趴下。

但真到了体测的环节,“直男”的双摇没有一个跳对,折返跑的成绩也比王鹤棣慢了十几秒。对此他们依旧振振有词,不是跳绳短了就是地有问题,要么就是说自己体重太重,总之全是客观因素。

虎扑直男亦对此愤愤不平。但关键是,为什么“能打职业联赛”的人,会连一个都跳不对?

而团综《十一少年的秋天》,则几乎完美再现了专业人士面对小鲜肉的场景。

在R1SE男团向街头小轮车车手学习车技的那一期里,车手孙跃直截了当地表达出不看好小鲜肉的态度,言辞毫不客气,甚至用上了“花瓶易碎”的说法。而这和王一博事件中多数车手的想法不谋而合。

最初,小鲜肉们确实展示出了对小轮车的一无所知。但很快,周震南等有天赋的成员开始掌握了诀窍,能在5分钟内完成入门级别的高难度动作。其他成员也不曾放弃,最终全员顺利通过赛道,且成功将时间控制在20秒内。

最后,小鲜肉们用实力征服了专业车手。

现实生活中,一见到高颜值的同性就在心里给对方“判死刑”的行为,在男性群体中其实并不罕见。但长得好看就真的没有实力吗?或许也未必。

吴亦凡在广州读中学时就进了学校篮球队担任队长,其校队还曾在少年NBA中国初中篮球联赛中拿过冠军。在韩国出道时被综艺节目称为“偶像界的篮球超人”,之后还连续3年被NBA邀请参加名人赛。

鹿晗则在高中时担任校足球队主力前锋,亦曾梦想过成为职业球员。他的球技曾得到前申花球员郑科伟的认可,范志毅更直言“在业余球员里面,鹿晗的水平绝对算是顶尖的了”。

在部分男性眼中,小鲜肉就是有原罪的。因为他们貌美,因为他们夺走了绝大多数异性的目光,因为他们抢占了普通人够不到的资源。自带流量的明星们,还要再将手伸向普通直男们喜爱或擅长的领域,破坏直男们仅剩的话语权,这简直无法容忍。

要得到他们的认可,必须让实力达到顶级,否则你就一文不值。能产生如此两极化的态度,说白了还是嫉妒。

而之所以会产生这样的嫉妒心理,网传聊天截图中的一句话已经说得很明白了——“胡总这一辈子都泡不到王一博的女粉丝了”。

他们将得不到异性关注的缘由归在高颜值的同性身上,归在异性身上。至于他们自己呢?普通,无辜,且自信。

何必呢?

你可以因为小鲜肉破坏规则对他不满,可以因为小鲜肉出阴招而看不起他,但在握有凭证之前就看脸下菜碟这种事,还是少做为好。

参考资料:

《王一博摔车事件,大家其实都挺冤》,吃瓜情报局,2020-10-09

《王一博摔车,热搜挂了三天》,吉安冰,中国新闻周刊,2020-10-09

《韩国短道速滑故意犯规引不满 荷兰选手金牌变铜牌》,新浪体育综合,2020-02-18

《拿了冠军,却没有一个队友祝福:中国让球往事》,往事叉烧,2019-06-05

《吴亦凡凭什么被NBA连着三年请去打名人赛?》,东方体育日报,2018-02-08

《鹿晗踢足球水平如何?专业球员:业余里算顶尖》,澎湃新闻,2015-04-21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新周刊(ID:new-weekly),作者:林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