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足疗会所_美媒文章:“超级传播者”特朗普损害美国免疫力

参考消息网10月12日报道 美国《纽约时报》网站10月6日发表专栏作家托马斯·L·弗里德曼题为《特朗普不是超人,他是超级传播者》的文章。文章称,特朗普不仅是病毒传播者,也是其世界观的超级传播者。而在疫情期间,这种世界观对他本人乃至美国整个国家都是极其错误和危险的。全文摘编如下:

如今,最重要的问题不是特朗普总统从他与新冠病毒的这场较量中学到了什么,因为特朗普就是俗话所说的那些永远不学习、永远没有什么可以忘记的领导人之一。最重要的问题是,我们平民百姓从中学到了什么——尤其是,特朗普的支持者们从中学到了什么?

传播对美国有害的世界观

因为围绕特朗普本人的争论已经结束。结论是:他把自己塑造成了“超人”。但事实证明,他是“超级传播者”——不仅是病毒传播者,也是其世界观的超级传播者。而在疫情期间,这种世界观对他本人乃至我们的国家都是极其错误和危险的。再次选他当总统将是一种集体疯狂的行为。

然而,尽管我是这样认为的,你也许也是这样认为的,但是否有足够多的特朗普的选民也会这样认为呢?这将取决于乔·拜登是否能够帮助他们看清楚特朗普犯下大错的所有大事小事。 

“小”事情的清单很长:在遭遇一场疫情的情况下,保持谨慎并不是软弱的表现,而是智慧的表现。遭遇疫情时,戴口罩并非文化标志,只是常识性的防护措施,它不过是说明“我是一个负责任的人,我想保护自己和我的祖父母、我自己和我的客户、我自己和我的同事、我自己和我的邻居免受一种肉眼看不见的病原体的侵害”。

在遭遇疫情的情况下,大男子气概不是优点。反对在疫情时戴口罩并不是在捍卫自由。在暴发疫情时实施封锁隔离措施并非是剥夺我们集会或言论的权利。蓝州对冠状病毒的吸引力并不比红州大。

科学家不是政客。政客不是科学家。并非所有事情都要讲政治。利洁时公司生产的来苏尔消毒液是一种用于清洁台面而不是你的肺的消毒液。我们的选择从来就不是要戴口罩还是要工作,而是为了工作要戴口罩——你的员工和客户越是积极戴口罩,你的企业就越能保持开业状态并走向繁荣。

疫情之下的最糟糕领导人

特朗普犯下错误的大事有两个方面。首先是如何在一场疫情中发挥领导作用。通常,我们领导人的素质总是个严肃问题,但在暴发疫情的情况下,这就变成了一个生死攸关的问题。各级领导——教师、科学家、中学校长、大学校长、校监、医院院长、企业总裁、市长、省长、媒体、家长——今天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领导人的指引,因为很多人都感到迷茫和孤立无援。

事实证明,唐纳德·特朗普是那种在疫情形势下最糟糕的领导人——一个毫无道德、不考虑后果的领导人。

豪社会研究所创始人兼主席多夫·塞德曼解释说:“在面对不确定性时,人们往往会遵从一个序列,反映出他们就个人自由与责任之间的取舍以及对于冒险的权衡。”

塞德曼说,看看人们是如何感染了这种病毒以及如何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就可以清楚地看到他们各种不同的态度和做法。

外媒:以色列反对美向卡塔尔出售F-35战斗机

以色列情报部长11日说,以色列将反对美国向卡塔尔出售F-35战斗机的任何计划,称这是保持以色列在本地区军事优势的需要。(@参考消息)

西安夜生活网西安荤场子为您推荐!

塞德曼说:“那些位高权重的人——人们信任他们,认为他们会提供救生指导。有些人肩负起了自己的责任,知道在这种危急时刻,如果他们采取相应的行动,听取他们建议、效仿他们做法的人会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然而,另有一些领导人并没有这样做;他们实际上怂恿人们无视科学,放松警惕。这是毫无道德、不考虑后果的领导人。”

特朗普就是这样的领导人。

特朗普、福克斯新闻频道和脸书网站等将因为混淆视听、削弱信任而被人们记住,而这些因素加在一起帮助损害了我们国家的认知免疫力,即根据虚假的信息廓清事实的能力,以及我们的社会免疫力,即共同应对这场危机的能力。

只看重市场不尊重大自然

特朗普犯下大错的第二个方面是:不要扰乱大自然。

这场疫情是一个自然系统事件。但特朗普透过市场而不是大自然来看待世界。他和他的顾问们一直故意贬低这场疫情的严重性,生怕让市场恐慌,他们认为市场的崛起是特朗普获得连任的“入场券”。

今年3月,在白宫的一次吹风会上,特朗普总统的高级顾问凯莉安妮·康韦嘲笑一名记者,说她的问题暗示病毒还没有被控制住。

说到大自然,特朗普并不谦恭,他没有寻求全国协调一致,应对疫情,他并没有推行已有的化学、生物学和物理学方面的策略,而是在意识形态、政治、市场和选举日程方面大做文章。我们国家因此付出了巨大代价。

特朗普想让我们相信我们只有两种选择:要么无视病毒,开放经济,就像他主张的那样;要么像他所说的民主党人主张的那样,因担心病毒传播而关闭经济。

这是欺骗。我们真正的选择应该是要么巧妙地开放经济,要么不计后果地开放经济。

也就是说,像乔·拜登建议的那样,开放经济的同时要采取一些简单的预防措施,比如戴口罩和保持社交距离,这样人们就可以购物、上学和上班,而且这样不被感染的可能性很大;要么就是肆无忌惮地开放经济,就像特朗普要求的那样,人们不戴口罩,这样就使人们不得不冒着被感染的风险去上班或上学。

特朗普不尊重大自然,也不尊重我们。我现在所能做的就是祈祷,希望特朗普的支持者们已明白了这一点,并且从现在到11月3日投票反对他。许许多多美国人的生活和生计就在此一举了。

10月5日,在美国华盛顿,搭载美国总统特朗普的直升机飞抵白宫。 (新华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