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荤场子_百度自动驾驶初体验:就这?

深燃(shenrancaijing)原创,作者:金玙璠、周继凤,编辑:魏佳

“遇到的都是媒体人,自己没坐上车,反而被采访了一通。”

10月12日,百度自动驾驶出租车服务Apollo GO(以下简称Apollo)在北京开放,有试图体验的乘客在亦庄某指定站点等候了近一个小时,也没能下单成功。他对深燃表示,略感遗憾,看官方宣传,“原以为(百度的自动驾驶)是没有人的那种,没想到还得有个司机在那坐着。”

 

当天上午时段和中午时段,深燃分别在亦庄和海淀两地试乘了三次百度的Apollo,体验路程中多次出现拐弯、变道以及调头,大多数情况下Apollo能够平稳完成,但在一次右转弯和抵达终点前的靠边停车时,安全员都出手接管了方向盘,另外,在前方一辆大卡车突然变道时,Apollo只能做到紧急刹车,剩下的操作要由驾驶座上的安全员完成。

 

在相对低速的情况下,安全员兼司机会紧盯车外路况,到必要时刻会接触方向盘,他们的状态和一般驾驶员基本没有区别,甚至在路况复杂时直接上手操作。

 

体验过程中,深燃发现百度自动驾驶出租车还存在诸多值得完善之处。

 

比如等待时间较长,在海淀的稻香湖地铁站北站点,深燃尝试了近30多次,才叫到一辆测试车。当天中午时分,一个站点有8个人等车,甚至有用户拿出两部手机分别打开百度地图、Apollo Go 独立APP叫车。

 

等候的人群中,还有两位百度内部产品总监,他们和大部分人一样,没能打到车,最后不得不悻悻而归。

 

一番体验下来,百度的Apollo等待时间长、出行效率低,行驶效率和人们习惯的网约车还有一定差距,不适合赶时间的用户。

 

“后续还会进行版本的迭代……大家反馈的排队问题已经在计划之内了。”现场一位工作人员表示。在体验过程中,有安全员对深燃介绍,目前车辆数量有限,车队正在扩张阶段,运营范围也在拓展中。

 

“全面开放”?

按照百度官方海报的说法,百度Apollo10月10日就在北京开放了。但前两日比较低调,到10月11日晚,百度官微才高调宣布:即日起,百度自动驾驶出租车服务在北京全面开放,北京的朋友们可在海淀、亦庄的自动驾驶出租车站点,无需预约,可直接通过百度地图APP或下载独立APP Apollo Go下单免费试乘。

 

百度在海报里的用词是“北京全面开放”,但目前的开放时间、运营时间和服务人群均有限制。

 

百度海报

 

开放地点包括亦庄、海淀,站点也有限制,两个区域一共15个站台可选作行程起始点,其中亦庄区域内的站点最为密集,共11个,海淀区域内只有3个,均在稻香湖景酒店附近,另外还有顺义1个。即便是选择更多的亦庄,最远可搭乘的是博大公园和科创十三街两个站点之间,在8公里左右,相当于四站地铁左右的距离。

 

百度Apollo的站点选择 来源 / 百度地图APP

运营时段也有限制,为周一到周日的10:00~16:00。有声音认为,这是百度有意避开高峰时段,给Apollo降低难度。不过一位安全员对此的说法是,时段是监管部门规定的。这一说法尚未得到百度方面的证实。

 

简单来说,乘客要想体验百度Apollo,需要在运营时间段内到固定的站点上下车,如果在亦庄,起点和终点都只能从亦庄的11个开放站点中选择,如果在海淀,是在规定的3个开放站点中选择。

 

Apollo内驾驶座上有安全员,服务人群亦有限制,每辆车最多可有2名乘客,坐在后排两座,乘坐人需年满18至60周岁。

 

符合要求的用户,可以作为乘客体验百度自动驾驶出租车了,百度官微的消息一出,吸引了不少好奇心用户围观,“话不多说,这就去体验。”也有不少网友表示担心,“你敢开放,我不敢坐啊!”

 

试乘初体验

10月12日上午,深燃在亦庄“西得乐西北门”站点蹲点,百度Apollo上午10点一开放,第一时间打开百度地图体验了一把。

 

不得不说,当天北京天气晴朗,风力小于3级,这无形中给Apollo减压了不少。有业内人士表示,自动驾驶行业大都已经做到了在正常天气状况下的自动驾驶,但在大风、雾天、风雨雪等恶劣天气环境下,自动驾驶能力会被大大削弱,还存在不少技术难题。

 

在体验中,一位安全员表示:“除了下雨天之外,一般的晴天、雾霾天其实都不影响出行。我们现在也在研究如何应对下雨天的场景。”

 

第一段体验路程,深燃选择的是从西得乐西北门站到博大公园站,下单前需完善身份证号等身份信息。

 

百度地图填写身份信息界面

 

下单后,界面显示“正在奋力呼叫中”,这时手机会接到安全员打来的电话,对方向乘客确认已到站点后前来接驾。按照目前自动驾驶测试法规的要求,百度自动驾驶出租车内配备安全员,但在行驶过程中安全员并不驾驶车辆,而是作为车辆运行额外的一道安全保障。

 

等待10分钟左右,一辆头戴雷达的林肯改装测试车抵达至站点。乘客落座后,接下来无需签定安全协议书。安全员介绍完毕后,是常规流程,测试体温、乘客点击屏幕上的“开始行程”。

 

乘客需点击屏幕上的“开始行程” 来源 / 深燃摄

车辆启动后,这款屏幕上会显示实时路况情况,包括当前车速、路段限速、周边车辆和斑马线情况。一位安全员称:“试运营的车速上限是59公里/时。”据深燃观察,无论是在亦庄还是海淀,三次体验的车速区间多在30~45公里/时之间,这样的行驶速度相比周围的其他车辆要慢很多。

乘客面前的屏幕可显示时速 来源 / 深燃摄

总体来说,三次体验路程中多次出现左拐弯、右拐弯、变道以及调头,大多数情况下无需安全员手动操作,Apollo能够平稳完成,前方有车辆速度过慢,Apollo在检测出来后也会超车,道路中间突然出现行人时,Apollo能够平稳地降速等待行人通过再行驶。

 

不过在这样相对低速的情况下,安全员兼司机依然尽职尽责,会紧盯车外路况,必要时刻会接触方向盘,他们的状态和一般驾驶员基本没有区别,甚至在复杂路况时直接接手方向盘人为操作。

 

深燃体验路线一

 

深燃体验的第一段路程全程4公里左右,从地图上可以看到,以直行路段为主,另外包含一个右转路段一个左转路段。在体验过程中,第一段路程里的一次右转弯和抵达终点前的靠边停车,安全员几乎没有给Apollo机会,都熟练地手动操作了。

第二段路程里的安全员看起来相对老道,不过在一次躲避行人时,出手干预,接管了方向盘,并且在抵达终点时,因车辆停靠路边的间距太近、乘客不方便下车,再次手动泊车。

 

安全员解释称:“目前的路线已经规划好了,但是走哪条车道是会根据实际情况来调整。”

 

但更为复杂的路况,比如在行驶中,一辆大卡车突然变道,Apollo只能做到紧急刹车,剩下的只能由安全员来接管。

刹车则是比较严重的问题,乘客宋先生称,相比普通的乘坐体验,百度Apollo的刹车比较生硬。不过刹车之后Apollo迅速用智能语音道歉:“刹车刹猛了求原谅。”

 

“道歉这一点还是比较人性化的。”同行的另一位乘客万先生表示:“我感觉整体的体验还是挺不错的,很有科技感,但感觉它在处理复杂的路况上不太OK。”

有两位当天上午体验的乘客均对深燃表示,一点不佳的体验是,车内“嗡嗡嗡”的噪音颇大,后座乘客手撑座位时甚至有不小的震感。据安全员透露,这是后备箱的通风系统发出的声音,因电脑运行过程中需要进行散热。

深燃在海淀选择的路段全程9公里,多以笔直路段为主。不过,有一部分道路与驾校测试路段相重合,比较而言,路况要比亦庄的体验路段稍复杂些。测试车辆中的安全员解释称:“我们这次走的路程比百度地图上出现的路程复杂一些。因为直达温阳路地铁站的北清路的这一段测试路段还没得到相关部门的批准,所以需要绕远路。”

槽点不少

综合深燃和多位用户的体验结果来看,百度Apollo的行驶效率和人们习惯的网约车还有一定差距,简单说就是等待时间长、出行效率低,不适合赶时间的用户。

诺贝尔经济学奖:拍卖理论,大学问

而今年的经济学奖得主就是通过创造出新的定制的拍卖模式,使拍卖理论更适用于实践。最终,出价最高的人赢得拍卖,并支付TA所投出的价格。荷兰式拍卖从高价开始,然后逐渐降低,直到物品售出。五除了致力于基本拍卖理论之外,米尔格罗姆和威尔逊还发明了新的和更好的拍卖格式。

西安夜生活网西安荤场子为您推荐!

 

以深燃体验的第一段路程为例,这段2.2公里的路程在网约车平台的订单里耗时是12分钟左右,百度Apollo系统里的实际耗时为28分钟。

 

在亦庄附近工作的王先生想成为第一波体验者,但没能如愿。他10月12日中午12点10分到达科创十三街站点下单,没想到等到中午1点仍然无车接单。“遇到的都是媒体人,自己没坐上车,反而被采访了一通。”他对深燃表示,略感遗憾,看官方宣传,“原以为(百度的自动驾驶)是没有人的那种,没想到还得有个司机在那坐着。”

 

安全员保持手托方向盘姿势 来源 / 深燃摄

虽然白跑了一趟,王先生准备明天再去。除了好奇,他关注的另一部分原因是买了持有百度股票的基金。

 

“在亦庄上班,看到宣传海报就想感受一下,虽然现在免费看起来挺诱人的,但是靠它通勤肯定不用想,因为距离太短,站点太少,像我今天上班还需要自己再单独叫一单网约车。”另一位乘客李先生对深燃表示。

 

有意思的是,据深燃观察,体验者中媒体工作者和IT男居多,海淀站点更为明显。

 

海淀这边的体验更为糟糕。当天上午11时,深燃抵达海淀的稻香湖地铁站北站点开始叫车,使用百度地图以及Apollo Go两款APP,都接连被断单,每三分钟自动停止接单,只能再次排队等待车辆应答。由于海淀区只有三个站点,且只有四辆测试车,也就意味着无论早到还是晚到,三个站点的人基本上都是在同一起跑线乘坐这四辆车。

 

“这根本就是靠运气。”一位在海淀附近上班的码农愤怒地对深燃说道:“我本身是想着上班地点离这近,体验一下,结果没想到等了快一个小时了还没有到。有一个哥们刚来就叫到了。”

 

在稻香湖地铁站北站点,很多人都是类似的遭遇,本身就在附近上班想着趁中午休息来体验一下,但是万万没想到遇到了人多车少的难题。

 

海淀站点,等待中的乘客纷纷向安全员打听怎样才能叫到无人车 来源 / 深燃摄

 

最巅峰时期,整个站点有8个人站着等车,他们手举手机紧盯APP的叫车软件生怕错过了订单,有人甚至用两个手机分别注册了百度地图以及Apollo Go APP叫车。有意思的是,等候的人中,还有两位百度内部产品总监,他们和大部分人一样没能打到车,最后不得不铩羽而归。

 

安全员表示也很辛苦:“从上午开始,除了中午吃了饭以外,一直都在接单。”一位百度的产品总监表示:“一上午的时间已经接了十个单子了,这个工作量同一般的网约车相差无几。”

 

深燃向安全员和附近的测试点的工作人员反映情况,一位工作人员表示抱歉:“确实是没想到大家这么热情,我们现在只有四辆车,有单就会立马去接。但是接单量太大了,没办法只能辛苦大家等待。”

 

深燃等待了两个小时后,下单了近30次,最后一位工作人看不下去了,向总部反映了一下情况,终于在下午1点半叫上了车。

 

等待所带来的不满和愤怒蔓延在体验者心中。

 

“据说百度的自动驾驶是国内最先进的,所以我就想抱着体验的心态来试试,结果没想到等了个寂寞。”一位前来体验的张先生对深燃表示:“我到了这儿发现,没有可以休息的座椅。APP上也没有显示等待多少人,三分钟就断单,这个体验感太差了。”

 

另一位周先生表示:“我平日里用滴滴叫车叫两次都觉得烦,现在叫百度的无人车叫了快十次了。这日后很难商业化啊。”

 

对于各种的产品问题,在现场的产品总监表示确实还有诸多不足之处,可以通过微信加体验者群随时反馈。

 

“后续还会进行版本的迭代……大家反馈的排队问题已经在计划之内了。”一位现场工作人员表示。在体验过程中,有安全员对深燃介绍,目前车辆数量有限,车队正在扩张阶段,运营范围也在拓展中。

 

比一比,看一看

百度这波秀肌肉,打几分?

 

“这是一种实验性质的开放,目的是从实验中获取更多的实际数据用于分析。”一位关注自动驾驶领域的人士告诉深燃。

 

体验过程中,一位安全员称,“我们在亦庄街道上看到的自动驾驶测试车辆,九成是百度的。”也就是说,还有小部分的测试车辆来自其他企业。

 

事实上,百度、滴滴、文远知行等出行企业自动驾驶的步伐一直在推进,近两年都在内测自动驾驶出租车服务,均是仅在部分城市的固定区域内运营,运营车辆和时间有限,随车配有安全员。

 

深燃也在近期体验了一把文远知行在广州的Robotaxi。在安全性方面,文远知行与百度和滴滴相差无几,行驶比较平稳。整体路段也多以笔直道路为主,在遇到紧急情况会有安全员紧急接管。尽管流程与一般网约车无异,但文远知行的Robotaxi等待时间也较长,司机接单和接客时间相比较于一般网约车的时长要长一些。

而尽管文远知行无人车与高德地图合作,深燃体验时却发现便捷性方面不尽如人意。比如如果想用高德叫无人车必须在使用范围内定位,但是具体范围并没有标明(WeRide go上也是)。没有行驶范围,乘客会感觉比较麻烦,因为不知道想去的地点是否在行驶的范围内。

“总体而言,相比于一般网约车,便捷度上比不上出租车,速度方面也是,价格方面与出租车相差无几,对于乘客来说还是会选择出租车。”另一位体验了文远知行无人驾驶服务的体验者总结道。

 

滴滴于6月底开始在上海向公众开放Robotaxi,并于6月27日在央视新闻做了直播。

 

滴滴号称在上海投入的是L4级别的智能驾驶无人车,但是在直播中驾驶员多次接管方向盘,遇到复杂场景需要远程求助。不过滴滴没有百度今天的好运气,直播当天不巧碰上了上海的梅雨天气,一位业内人士告诉深燃,这对自动驾驶车辆的激光雷达和摄像头这些传感器都是考验,不过总体来看,滴滴这次和其他两家一样,营销意义大于实际。

 

和对手一比,百度这波“秀肌肉”是什么水平?

 

百度Apollo车辆 来源 / 深燃摄

去年12月,百度取得了北京自动驾驶车辆道路载人测试牌照以来,经过了大半年时间的小范围载人测试,在今年8月26日获批了北京市自动驾驶第二阶段载人测试通知书,才进入了如今面向社会公众的阶段。北京是继长沙、沧州后Apollo GO Robotaxi开放服务的第三个城市。

百度Apollo在长沙上线时的消息是,Apollo Go是百度Apollo联合一汽红旗进行深度定制化开发的前装量产车型,拥有国内自动驾驶L4级别的第一条乘用车产线,历经60余项整车安全测试。

 

和这一次有一位安全员的自动驾驶不同,9月15日百度世界大会上展示的无人驾驶车,把主驾驶位上的安全员拿掉了,全程由AI司机掌控。当时的行驶路段是冬奥会组委会所在地北京首钢园区的特定路线。当遇到AI司机无法解决的问题时,百度的“5G云代驾”才出手,也就是远程操控系统,代驾员可以在云端远程操控汽车的行驶,当然,需要5G网络下大量图像实时信息传输到云端。

 

李彦宏讲解“5G云代驾”

 

“如果有远程控制,这(百度)依然处于目前国内的正常水平。”一位自动驾驶领域投资人如此评价。

 

今年3月,工信部出台了中国版的自动驾驶分级标准,L3为有条件自动驾驶,L4为高度自动驾驶,最高级别L5可以做到全场景全自动,一定程度上借鉴了国外的标准。

 

其中,L3级别属于条件自动化,车辆在特定环境中可以实现自动加减速和转向,不需要驾驶者的操作。L4的自动化程度更上一层楼,全程不需要驾驶员,但有限制条件,例如限制车辆车速不能超过一定值,且驾驶区域相对固定,并且一旦发生特殊情况,驾驶员可以切换到手动驾驶。

 

当真正去掉安全员、去掉远程控制,才是真正的无人驾驶,百度现在只能叫智能驾驶。”此前,上述投资人告诉深燃,百度的技术现在还达不到L4级别。

 

一位研究造车新势力的分析师进一步表示,百度目前的水平最多是所谓的L3,还处于一些结构化道路的L3级别,也称为特定场景、有限场景的L3自动驾驶。在他看来,现阶段固定路线的载人运行出租车服务意义不大,这一次与百度此前在长沙推出的固定路段自动驾驶服务差不多,距离真正的商业化还有很远。

 

前有百度,后有滴滴、文远知行,厂商们前赴后继推出的体验活动让人感觉离自动驾驶出租车好像不远了。

今年百度世界2020大会上,百度公司首席执行官李彦宏更新了flag:5年之内,无人驾驶技术会进入规模化商用阶段。他预测,到时中国的一线城市将不再需要限购限行,10年之内,基本解决拥堵问题。

但目前这个阶段,自动驾驶还面临法规问题和安全问题没有解决。

 

搭载L3级自动驾驶技术、差点大规模量产商用的是即将在2021年推出的奥迪A8车型,可惜的是,因当前全球还没有针对L3级自动驾驶汽车的法律框架,该车型只好放弃搭载L3。我们现在可见的L2级、部分的自动驾驶,是特斯拉的Autopilot(自动辅助驾驶系统),近年来曾发生过多起事故,系统仍在不断改进。

 

哪家能第一个抵达L4,我们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