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高端荤场子,西安桑拿_B站的长视频路还长

B站又一次站在话题的中心。

无论是资本市场,还是内容市场,B站皆算是求仁得仁。一方面,B站传来明年将登陆港股二次上市的消息,一夜之间B站市值暴增近75亿元,而与B站同样站在“归港”队伍里的是阿里、网易、京东等互联网巨头。

另一方面,B站的长视频内容完成流量发酵,自制综艺《说唱新世代》被粉丝认为是2020年最优秀的说唱综艺,豆瓣评分达到9.0分,入股欢喜传媒后的首部影视剧《风犬少年的天空》(以下简称《风犬》)热度飙升,在B站播放量达到2亿。

更值得注意的是B站这一年的发展势头。2020年Q2,B站MAU达到1.72亿,不管是先后凭借跨年晚会、《后浪》《入海》《喜相逢》宣传片三部曲,成为国内最具代表性的年轻人社区;还是大力布局上游内容,上线知识区、推出自制综艺和剧集——B站早早打破了自身“ACGN内容社区”的藩篱,站在了优爱腾等主流视频网站、甚至字节跳动等巨头平台的对面。

“小国寡民是开心,但你是世外桃源也会被坚船利炮干掉。很多人会觉得,你曾经很小体验很好,是不是永远不要长大,这个想法很幼稚。” 2019年B站CEO陈睿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这么说。

当B站开始打造自己的“坚船利炮”,海纳百川,让更多用户进入B站。但B站的“破圈之路“能有想象中顺利吗?

15亿归港上市,B站的“花钱资本帐”

对于B站赴港二度上市的消息,公众并不十分意外。国庆假期期间,据路透社旗下媒体IFR报道,B站委任摩根士丹利、高盛、摩根大通、瑞银集团四家银行安排其回港二次上市,计划筹资8亿至15亿美元。B站官方尚未作出回应,但是舆论市场上已经将这件事盖棺定论。

而为何如此确信?暂且不谈美股市场上各中概股们面临的监管政策问题,单从B站近几年的花钱速度来看,赴港二次上市寻求新的资金来源,是有必要的。

2020年上半年B站的运营成本和营业费用都出现大幅增长。根据B站2020年财报,B站2020年上半年B站营收成本接连增加,总体近38亿。

而营收成本包括分成成本,如游戏收入分成、直播收入分成及UP主创作分成等,还有内容成本,如自制及版权采购的成本等。这其中分成成本占据B站收入成本的大头,2020年上半年B站的分成成本近19亿元。

而2020年上半年B站的营业费用为22.89亿元,营业费用则包括B站的销售营销费用、研发费用、管理费用等。这其中营销费用是主要消耗,上半年B站费用达到12.81亿。

可以理解为,B站强势破圈与用户高速增长的“高光”背后,也蕴含着成本与费用的增加。作为营收主力的游戏业务,同时也带来相当一部分促销费用,自研游戏则需要负担研发费用,广告收入、直播等增值服务等逐步增加,也许付出一定的分成成本,作为B站内容核心的UP主,也同样需要付出激励、扶持、广告分成等成本,而B站“宣传三部曲”等品牌出圈背后则是相关的渠道和营销费用。

而随着B站对上游内容布局的深入,进一步深耕长视频领域,内容成本显然也将进一步增加。目前打开B站,B站作为内容核心的新番与国创区,OGV内容储备在视频平台中完成领跑,今年10月新番中,B站引入数量达到31部,而B站放映厅里电影、电视剧、纪录片等内容也在迅速增加,仅电影数量,目前就达到2972部。

今年B站自制的说唱综艺《说唱新时代》与5.13亿港元入股欢喜传媒,前者是B站自制内容的升级,后者意味着B站以资本为触手介入了影视产业上游,虽然B站尚未如优爱腾等主流视频平台一般进行大规模版权、自制内容投入,但往后这部分内容成本的增加是一个必然。

而在成本与费用增加的情况下,B站虽然一路破圈高走,但是始终处在亏损状态。2019年B站净亏损达近13亿元,2020年上半年B站两个季度亏损累计超过11亿元。

打造在线广告智能投放平台,易售科技获千万级人民币A轮融资

打造在线广告智能投放平台,易售科技获千万级人民币A轮融资,易售科技成立于2016年,是一家通过大数据、物联网技术连接线下电子屏、广告主、广告受众的在线广告智能投放平台。

西安夜生活网西安荤场子为您推荐!

不管是基于何种生态,视频网站处在亏损状态并不让人意外,不断拉高的营业成本和费用为平台用户增加、内容生态带来更多可能,而用户生态成熟才能形成稳定的变现链条。而B站尚有资本实力“烧钱一战”,截至2020年6月30日,公司持有现金、现金等价物、定期存款和短期投资总额为156亿元。

同时,B站对外寻求资金盟友并不少,2020年腾讯增持B站,虽然未披露具体的金额,但是腾讯持股比例达到18%,今年4月,索尼以4亿美元战略投资B站。

于是B站此时出现二次上市的消息,更像是对外募集粮草,寻求更稳定的资本环境,战略升级。

从《说唱新世代》到《风犬》,B站的长视频之路前景如何?

值得注意的是,舆论市场上也有一部分人将B站二次上市的举动视为其押注长视频领域的蓄力准备。

2020年公众都能感受到B站在自制长视频内容上的发力。首先是今年8月上线的《说唱新世代》,相对于此前B站小体量的自制综艺,《说唱新世代》制作规模有了升级,制作上邀请了《极限挑战》导演严敏坐镇,导师阵容除了MC HotDog热狗、Higher Brothers(马思唯&丁震)等国内知名rapper,还邀请了黄子韬、李宇春作为主理人和见证官——这已经是与优爱腾芒等主流视频网站相抗衡的S级综艺。

而这档综艺也确实从同档期同类综艺中脱颖而出,豆瓣上《说唱新世代》评分达到9.0分,“万物皆可说唱”的概念迅速获得年轻受众共鸣,口碑超过了同类综艺《中国新说唱2020》和《说唱听我的》。

同时,B站陆续上线了萌宠真人秀《百分之二的爱》、职场真人秀《花样实习生》等中小体量自制综艺,包括集齐站内头部UP主的两档自制综艺《破圈吧!变形兄弟》与《欢天喜地好哥们》,自制综艺内容在迅速增加。

B站另一个“重器”则是与欢喜传媒战略合作之后上线的青春剧《风犬》,该剧上线上不足一个月,在B站上播放量累计超过2.1亿,弹幕数超过224.9万,豆瓣评分达到7.5分,进入豆瓣华语口碑剧集榜,并且由于B站强悍的弹幕文化与社区生态,《风犬》吸引了一批自来水用户,站内出现大量相关PUGC视频剪辑与同人二创,剧集完成热度发酵。

但这两部作品的成功,是否意味着B站在长视频领域已经找到一片天空?情况或许还不能太过乐观。

《说唱新世代》虽然完成口碑发酵,但是说唱综艺风口已过,在说唱节目普遍遇冷的情况下,《说唱新世代》在大众市场上关注引起的关注有限,2017年《中国有嘻哈》成为全民爆款的记忆已经远去。

而剧集上,《风犬》为B站入局影视市场打响了第一枪,但B站最为内容出品方和制作方的身份认知还尚未完全建立。另一方面,《风犬》在B站与欢喜首映上放映,相对而言播放渠道观众有限,影视市场上,目前占据热度的仍旧是《亲爱的自己》《半是蜜糖半是伤》《在一起》等话题剧或IP改编剧集。

或许可以理解为,B站引以为豪的社区用户生态与文化发酵能力,到目前为止还没有造出一个真正的全民爆款。就像比起《风犬》站内综合评分一度超过了《三国演义》,但哪怕没有看过剧集的普通路人,提到“我从未见过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这句台词都能会心一笑,但《风犬》还没有遇到它的“伊丽莎白鼠”。

公众迫不及待将B站放在优爱腾或者字节系平台的对立面,因为B站进击长视频,无形中给爱优腾平台造成压力,虽然以用户体量和内容储备而言,传统视频网站依旧占据上风,但是B站这类PUGC视频平台在社区生态与用户黏性更有优势。

而从平台定位而言,B站与字节系西瓜视频皆是PUGC长短视频综合平台,虽然平台调性并不相同,但今年西瓜视频大力构建平台UGC生态、扩充PGC内容,B站发力长视频内容,二者狭路相逢的频率渐渐增加。

但是实际上,B站只是按照自己的节奏前行,它旨在处理自身的问题。不管是《说唱新世代》还是《风犬》,B站希望以内容吸引更多新用户,扩大平台影响力。而这个过程比想象中需要更长的时间与更多作品,与其思考谁终将站到谁的对面,不如先观察它行至何处,这条路是否能通向未来。

【本文作者何西窗,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娱乐独角兽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