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荤场子_我们从什么时候开始失去了对科技行业的信任?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快公司FastCompany(ID:FCChinese),作者:快公司编辑部,题图来自:unsplash

9月初,苹果和谷歌宣布发布一款无应用程序的新冠病毒追踪程序,当程序用户与某些感染病毒的人接触时,该程序将向用户发送警告。到目前为止,州公共卫生部门已经发布了他们自己的病毒接触者追踪应用程序,使用了苹果和谷歌的隐私友好型“曝光通知”技术。如今,人们不再需要这些订制的应用程序了,本月,全美数百万的苹果和安卓手机机主将会被咨询是否想要启用“曝光通知”功能。那么,美国人将会作出怎样的回应呢?

答案可能会是一个响亮的“不”。尽管智能手机追踪病毒接触者有着巨大的潜在健康益处——尤其是如果有至少60%的人参与其中的情况下——许多美国人将不会选择使用“曝光通知”的提示,因为苹果、谷歌乃至整个科技行业早已失去了我们的信任。而重建信任的唯一途径就是建立新的法规。

我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科技行业如此怀疑的?Facebook的“剑桥分析”丑闻标志着该行业总体形象的转折点,而苹果和谷歌对于提升他们自身的信誉度方面也鲜有作为。这些年来,谷歌面临着无数隐私问题方面的争议,从扫描电子邮件到通过教育产品来追踪儿童,再到其数字广告帝国内部的一连串不正当交易。虽然苹果公司长期以来一直对隐私权提出崇高的要求(其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称隐私为“基本人权”),并在iPhone中建立了许多隐私和安全保护措施,但苹果仍然允许一些最大的隐私侵犯者在应用程序商店猖獗地运行,并从中获利。根据2020年爱德曼信托晴雨表(Edelman Trust),公众对科技行业的信任度在今年降至新低,其跌幅超过了其他任何行业。

[图片来源:Balora/iStock; LinLina/iStock]

然而,“曝光通知”是一种隐私友好和值得信赖的技术。该系统使用蓝牙来估计用户之间的距离,这意味着卫生部门无法像使用GPS那样收集用户的实际位置,更不用说跟踪他们的位置了。“曝光通知”系统也不收集或传输个人身份信息,并使用加密安全的临时标识符,以确保不会被黑客或到处搜罗数据的广告商利用。

西安荤场子_DTC多品牌母公司:当产品成为营销媒介

Iris Nova是Dirty Lemon的母公司品牌,他们想成为 “ Netflix + 可口可乐 ”,一家非传统的饮料公司。创始人Zak Normndin来自食品饮料行业,也是一家纽约的创意营销机构的合伙人。这套系统Dirty Lemon也是和业内先进的人工智能公司Twilio以及移动支付公司Stripe共同开发的。截止到2019年,Dirty Lemon有8款口味的饮料,一共销售了200万瓶,每个月处理 50000 条短信消息。

西安夜生活网西安荤场子为您推荐!

尽管有这些预防措施,但美国现有的接触追踪应用的普及程度很低,其中许多还没有使用接触过“曝光通知”,这是麻烦即将到来的信号。打开北达科他州官方的新冠病毒追踪应用care19,你会发现在任何时候,只有几个北达科他州人在使用它。而罗德岛州本地的应用程序CRUSHCOVID的情况略好一些,其下载量也仅为82000次(占总人口的8%)。到目前为止,犹他州花费了超过400万美元的“Happy Together”应用程序的下载量仅占该州人口的2%。如果应用程序采用的趋势保持不变,那么只有一小部分下载这些应用程序的人才会打开它们,更不用说让它们在后台运行了。

苹果和谷歌凭借其无与伦比的影响力和技术专长,本有机会打造出更有效的产品,但由于公众的不信任,让他们在工程进展上受阻。他们最大的障碍是只能使用私密友好的蓝牙信号。蓝牙不是用来测量两个人之间的距离的,而是用来保持设备之间的连接,比如扬声器和手机之间的连接。谷歌在其开发文档中承认,蓝牙信号可能会“误导”测量距离,因为信号可能会被衣服、身体和墙壁阻挡。如果可以用其他信号,“曝光通知”将会更加有效,如GPS和WiFi,但公众并不信任苹果和谷歌搜集这些信息,尽管这两家公司已经通过其无处不在的应用程序和移动操作系统访问了大量数据。

我们可能永远无法完全信任科技公司,或者任何一家公司,它们不会真正为我们的利益着想。但是,正确的联邦隐私监管可以在很大程度上缓解我们的担忧。在这方面,参议院最近宣布的《“曝光通知”隐私法》已经做了初步尝试,但这项两党共同通过的法案对于追踪新冠病毒接触者的情况而言过于具体,无法实质性地改变美国人对科技公司的看法。即便是《加州消费者保护法》和《欧洲总体数据保护条例》等法律,也更关注于赋予人们对自身数据的权利,而非去建立信任。

信任本质上就是脆弱性,如果要让我们更容易受科技公司影响,前提是我们必须确信它们会考虑我们的最大利益。为此,法律学者杰克·伯尔金建议法律将科技公司视为“信息受托人”。受托人是法律要求将客户利益置于自身利益之上的实体。医生对她的病人负有提供最好治疗的受托责任;股票经纪人对她的投资者有准确描述资产风险的受托责任。为了让美国公众信任科技公司,让它们在追踪新冠病毒接触者这类敏感问题上采取行动,我们不仅需要技术保护,还需要新的法律保障,从而以确保它们不会利用特权对我们造成伤害。

随着我们进入一个不确定的政治和生态未来,我们很可能会面临前所未有的新危机,而科技行业可能会再次在我们应对危机的过程中扮演重要角色。但如果公众不信任这些科技公司,那么光凭这些公司的技术能力和庞大的基础设施是远远不够的。受托责任不能解决所有的科技问题,就像科技行业不能解决世界上所有的问题一样。但是,我们越早地制定法律,使之更值得我们信任,就会越好。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快公司FastCompany(ID:FCChinese),作者:快公司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