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荤场子_我们暗访了Q群里的人造语小学生,他们正建立自己的文明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跳海大院(ID:meerjump),作者:院办爵哥,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院办的表哥,就读于某985的宅男,最近迷上了人造语。

海贼王最终章开跑的消息已经不胫而走,他说他的青春要结束了,决定按组织指示去重温一遍海贼王,结果被罗宾解读古代语的魅力深深吸引。

半个月后,他开始研究人造语。

海贼王中的罗宾看得懂古代语

但表哥学的不是海贼王里的古代语,毕竟要是看得懂,出现在海贼王里的不是罗宾,而是他了。

表哥研究的人造语画风是这样的

人造语跟英文大不相同,相比复杂的语法,表哥觉得自己这个还更简单,简直就像对着密码表去解谜。表哥一副上帝口吻告诉我:

这就是人造语,相比去学习一门自然语言,自己制定规则去创造一门语言,还更好玩。

我心想,这不就是自嗨吗,自己造的语谁看得懂???

我以为表哥是在哪个一对一私教里习得这门斯坦福也许都没在教的课程,他却告诉我这一切的发生都是在QQ里,各路网友拿着10位数的QQ号组成社群,讨论激烈。

眼尖的我,看到表哥键盘边上就是一本《语言学纲要》,我曾经一度以为他可能为了装13才会买这本书。现在我觉得,well,也许这本书才是真正入门人造语的法宝。

据说这是每一位热爱语言学朋友的入门书

我跟表哥上一次见面是疫情前,他放寒假,喊我回老家田里炸牛屎。没想到时隔半年,海贼王让他改变了这么多——表哥决心拉我进群。

一个人中二只能叫犯傻,一群人的犯傻才是中二。于是我中二之魂燃起,决定跟对面人均16岁的人造语大佬们交流学习。

我潜入了人造语QQ群,有人在用他们自创的语言重塑世界

1. 深入领地  

进人造语言圈这事儿,跟现实不太一样,就算塞红包给熟人,他也没法把你拉进去。也许是因为表哥在里边没啥话语权,连个管理员也没当上。

但表哥可怜我的废柴英语水平,他还是默默地收了红包,让他弟先进一个小群。

小群的意思就是个审核群,没经过审核,新语言的大门连条缝都不会给你留!

显然社会已经将我毒打,看到“审核”、“考核”这些字眼,我就大气不敢出,生怕一开口就会被大佬们连番拷问KPI。

下一秒管理员艾特了我并给我一套面试考题,“新人十问”——

这特么比我进跳海大院面试时院长问的题还要多!!

院办原以为只是简单地唠嗑与吹水,第一个问题就让我回想起被高考英语支配的噩梦:请答出一个音标的全名。作为一枚理工本科废材,院办感到一阵眩晕。

然而事情并没那么简单。虽然只是个简单的发音,但还是有一个专业名称来称呼的。于是接下来的半天,我的浏览器记录里全是这些东西:

而我的表哥,表面一副看热闹的狗样,内心却十分诚恳恨不得把人造语的安利塞我嘴里,甚至好心告诉我要注意哪道题有坑:

虽然答案经表哥审核再发过去,还是被小组长打了回来!

院办仿佛回到了以前上学的日子。随后(在语言学的浓厚兴趣下),我翻遍各个百科,问完表哥和朋友之后,院办终于答出了所有题目。但我却深感这些问题如此晦涩,明明是人造语,却不说人话,却这么复杂和认真。

好说歹说,总算是顺利通过审核进了群。我以为按照国际惯例,现在进群都直接发表情包寒暄即可。甚至还以为群里的各位仁兄都是和水群里的人一样,侃大山,开玩笑。没想到一加进去,看到弹出消息的我,就跟小学3年级英语水平的我去看纽约时报一个感受。

吓得我连忙删掉了我的铁甲小宝打招呼表情包,屁都不敢放一个

院办为了弄懂大佬们讲话的内容,又特地上网搜索了一番,才发现他们讨论的是一个叫做Jarawa语的小语种。在这门语言里,动词没有时和体,如果拿英语动词eat(吃)来说,根本不用分现在时的eat和过去时的ate,甚至没有各种完成体和进行时,简直就是语言学渣的救星!

     当时的院办:咩来噶?

即便还是难以完全理解,但院办还是不认输,明明好端端的汉字和字母,凭什么串在一起就变成了看不懂的鬼话。就在院办还是决定静观其变的时候,却没想到重头戏那么快就来到:他们开始用人造语来对话。

想不到吧,在你还为互联网上的缩写挠破头脑猜啥意思的时候,QQ此时此刻快变成了地球外的文明聚集地——

其实他们在讨论一款叫做LUXOR的游戏。下面有人说“我不知道这个名字”,另一个说“我以前玩过这个游戏”。即便后来才知道他们在说啥,但当时院办内心还是:???

       

而在这里就显得高端了:他们居然在用简语(人造语)来讨论拉丁语(自然语)!在明白了意思后,院办只想说一句禁止套娃……

       

     hello??

虽然只是一瞬间,但院办感觉要是掌握了这些字词,我就是《海贼王》里那个掌握一门解读古代语能力的妮可罗宾,难道这就是“人造语言”的中二魅力?

这么有学识有深度的交流让院办不禁怀疑起他们的年龄…..

2. 我16,你们都多大?

像十年前你的班级qq群相册里总是你们出去玩的丑照,什么样的群友,在群文件里其实就能反映出来。院办很快就找到了他们几年前的秘密——2016年的中考模拟听力。

居然是初中生!!!!与此同时聊天窗口沉寂两小时,终于弹出新消息,有人说我们这群有点冷淡啊,有个哥们儿回他,架空国都自己跟自己玩儿,到寒假就搞联合。

羡慕寒假

但院办仔细想想2016年中考模拟题下载人数这么少,也不能说这几百人的群都这么年轻,毕竟四年过去,中考的都已经上大学了。于是我往下一翻,居然找到了北大中文系语言学的笔记:

这下载量让我确信了大家都是好学

但群文件的字眼并不能代表他们的真实年龄,于是我鼓起勇气问——

说的确实没错,成年的压力真的很大。上午十一点,我流下了成年人的眼泪。

但调查年龄终究不是院办千辛万苦进群的目的,我的目的是走在前沿看看后浪们都在搞些啥,以防被拍死在沙滩上。

于是我在群里的人造语交流中,发现了一个架空世界。

3. 构建一个架空王国需要几个步骤?

这个架空世界,有人造语的GGMM们重设定的世界背景、货币甚至地图。

以群里的一个主基调架空——蓝地王国为例。

既然是人造语圈子,架空一个王国,必定先得有语言,所以蓝地王国的语言就叫蓝地语:

大众文化如何改变我们的认知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经济观察报书评,作者:崔玥,原标题为:《大众文化如何改变我们的认知:叙事的真假与偶然的世界》,题图来自:视觉中国随着电子通信技术的发展,当下的我们时刻处于“故事”的怀抱之中。斯宾格勒则侧重于研究人类各种文化的兴盛与衰落,并认为他所讲述的故事一次次在不同的地方上演。生活中那些精致的、丑陋的、愉悦的、悲伤的故事,如何影响着我们对生活的判断?

西安夜生活网西安荤场子为您推荐!

那有了语言基础,一个王国最重要的是什么呢?是面子,面子换个实物表述就是国旗,在群文件里我打开蓝地王国的国旗,一下就被蓝到了,多么具有创造力的颜色。

 渐歌时代的蓝地王国,国旗国章一应俱全

你以为都小朋友瞎搞呢?这国旗图案不就是星星叠来叠去?错,它的灵感源自北斗七星。

除了国旗,他们还给这个架空世界设计了货币——蓝地币。

       

     

再往前翻翻,我看到了一个压缩包,王国探险是啥?塞尔达玩多了的院办对“王国”、“探险”这些字眼总是很敏感,我二话不说立马解压。

这还真是个游戏!

打开后能看到蓝地王国的语言符号,毕竟是在马里奥基础上改的,所以,玩法也差不多:

我去问表哥,这黄色的块啥意思,我猜应该是问号,因为马里奥里跳起来撞的也是问号。就是下面白色的圈圈就不知道是啥了。

表哥说是菊花的意思,并顺手给我发了版蓝地语版的《兰花草》——

?????hello???

就算兰花草这歌不用想都能唱出来,院办还是放弃了文码之间的转译,因为我看了半天也没看出来哪个是“花”字。

别说,胡适先生也想不到自己的诗歌还能在赛博另类世界里生长吧。

拥有自己的架空王国的并非只有这个群,在另一个群里,院办看到了几乎每个人都有自己架空王国的地图。比如雷亚泽尔世界地理的分区, 喜欢在每个名字后边带个尾缀”ia“:

而奥托夫星,则是刚刚换了新的地图:

如果你对这些蓝地、雷亚泽尔的架空世界设定不感冒,还想自己手动设定一个新王国,那么这儿还有本《创世学2.0》可以教你:

点进去其实很牛逼。连为啥要架空王国的目的都告诉你了,因为你得把脑子里那些色彩缤纷的想象力正确发挥出来

院办不得不由衷感慨,人造语圈的各位,已经试图在创造自己的文明。而这个看似不起眼的《创世学2.0》,就在这个过程中提供形而上方面的指导,院办读完都感觉自己能够创造一个新的世界(指《Minecraft》)

事实上他们不是玩玩而已,而是真的热衷人造语这个小圈子文化,好学的劲儿也处处有所体现——

4. 人造语的比赛是什么?

比如,造语圈已经在开始举办自己的比赛了。这个比赛对于人造语圈子来说非常神圣,说用独创的语言转译诗歌,或者自己写一篇散文,他们怀揣着一个神圣的使命,为的是在末世时传达最后一份新人类依旧能读得懂的简易思想指南。

你猜怎么着,院办联系了kikomas,他是历届比赛的海报设计者,也是一名重度造语爱好者,蓝地语就是他造的

2020年的人造语大赛还在征集,我表哥写的没准根本就不是啥青春期秘密,而是参赛的《乡愁》翻译版。

江山代有才人出,自媒体人没出路。

院办在这里可以笃定,数万年后,新人类的赛博考古队征战第二个千禧年的记录时,一定会以为地球曾被几百万个外星文明光顾过。

仔细看时间,第三届的人造语言文作展已经结束。而院办后来才知道,这些海报的设计者、蓝地语创造者kikomas,根本就不是啥中二小学生,他是美术学院的学生。另一个上文完全没剧情线的大佬Luis,他自己造了”简语”,是中山大学的硕士生…

人造语的大佬会不会忘掉自己造的词? 

kikomas目前是天津美术学院的设计型选手,并且已经连续几届自愿担任为造语比赛设计海报的工作,可以说,他就是人造语圈里的视觉代言人。

kikomas的作品

kikomas最初造语的目的仅仅是为了兴趣,为了丰富自己的架空世界。在进圈子前,他的脑子里一直充满星辰大海,春暖花开,直到遇见了人造语圈,才发现原来脑洞也是可以用逻辑编织起来的。

对他来说,造语的过程是很有意思的,并且丝毫不像院办做自媒体那样朝九晚九,每天为选题挠秃头。

作为造语圈里罕见的浪漫的艺术生,他把创造力放在最重要的位置,同时也需要不断的学习和耐心,他相信大家只要对造语有足够的热情,就可以把妈妈拉入坑,实现造语圈里的天伦之乐。

     学到了,研究人造语有助于促进母子感情

另一边,中大的Luis的情况与此不同,他的造语事业是完全放在了互联网上面。Luis接触造语首先是从阅读人造语圈的圣经《语言学纲要》(就是我表哥那本)入手的,之后就开始自学世界语,接着就是一脚入坑难以翻身。

就像徒弟学成总要回过头来审视师傅一番一般,中大的Luis发现世界语存在太多的问题,于是下决心创制自己的人造语言——简语。就像这个名字一样,简语,为的就是让大家更容易去学习语言,并且促进全人类统一交流的事业。

(Luis整理的简语课本)

在后面,院办问了一个所有人最关心的问题:自己造的语言,自己会忘吗?

Luis给出的答案是非、常、常、见!

因为人造语里面也有分很多类型,有的仅仅是作为辅助用的,其词根词缀都是或多或少来源于不同语言,并且有规可循;而有的则仅是作为艺术品存在的语言,它们华丽有意思,但记忆起来就跟马冬梅似的。

所以单词记不住根本不是你的问题,嗯。

     

现在除了在家摸鱼之外,Luis还会经常在QQ群上不断为自己的人造语润色,同时耐心为像院办这样的零基础小白解答问题。对于一个毕业于中大新闻系的硕士生来说,造语,其实是他人生中亮眼的高光。

       

     是简语之光!

人造语圈子里还有致力于构思全球统一语的空想家。

他们一直希望能制造出一种全球通用的人造语—— freelish。看这名字估计是想把大家从雅思托福N1的考级魔咒里给free出来吧。

在造语群游历完一圈后,院办发现,人造语言圈子看似高级有门槛,其实真正研究起来,却会发现里面的所有东西都可以被解构。

就在QQ这个经久不衰的圣地里,即便造语存在不被路人理解的可能,各路的造语人士也依然坚持自己的爱好,并创造出一个合适的环境。

 

相比于院办般的孤寡老人,年轻的他们志同道合,不以年龄论长短,只以实力分高下。具有一定基本功或真心而来的人才能进入这个群体交流,他们也会为一个问题翻阅各种资料、解除迷惑,也为了能够创造出属于自己的东西。

这就是造语圈所拥有的氛围。不管是热爱还是中二,自己喜欢的东西,有平台可以承载,有志同道合的朋友可以一起讨论,院办都觉得羡慕。

以及… …到最后我居然忘了加入这些群的目的。我问我表哥这会儿在干嘛,他说看海贼王,已经看到新世界篇了。我问他那人造语呢?他说一个月没说话被管理员踢出群了。

我明显能感觉到我的嘴角上扬,下一秒我把前两天刚挂上的新鲜管理员头衔截图给他看。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跳海大院(ID:meerjump),作者:院办爵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