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夜生活_燕京啤酒四十有惑:董事长落马 业绩疲软

宣布进入“重构期”不到一年,燕京啤酒(000729.SZ)即遭遇“黑天鹅”。

因涉嫌职务违法,燕京啤酒董事长、总经理赵晓东被有关部门立案调查并采取留置措施,不能正常履职。10月8日,燕京啤酒发布《重大事项公告》披露上述信息。此前,公司发布《第八届董事会第二次会议决议公告》,会议决定推举公司副董事长谢广军代行董事长、法定代表人职责。

天眼查显示,燕京啤酒的法人代表目前仍为赵晓东,并未作出变更。

10月10日,一名接近燕京啤酒的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鉴于燕京啤酒目前的状态,或将从其他公司调任他人正式承担董事长一职。”

时代周报记者多次联系燕京啤酒,截至发稿仍未获回应。

老将落马

现年48岁的赵晓东,1998年进入燕京啤酒。2002年,年仅29岁的他已成为燕京啤酒副总经理。2017年,执掌了燕京啤酒35年的李福成卸任董事长,赵晓东接任董事长一职。

供职燕京啤酒22年,这位老燕京人的落马或许早有预兆。

赵晓东最后一次公开露面是在9月19日的第29届北京国际燕京啤酒文化节上。三天前,他连任燕京啤酒董事长。当天活动,赵晓东意气风发,宣称“要全力打造消费文化大事件”。

不到一周,赵晓东却缺席了9月25日举行的2020中国啤酒T5峰会,由副董事长谢广军参会,而华润雪花、青岛啤酒、百威亚太、嘉士伯中国均是一把手出席。

上述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赵晓东的落马与其不肯放权有很大关系。其实在国企内,董事长身兼总经理的情况并不多见,“董事长发布战略,总经理规划实施,而赵晓东是两把抓,都不肯放下”。

实际上,2017年10月前后,燕京啤酒曾发布公告称,要从全球海内外市场上选聘总经理,然而直到赵晓东被立案调查前,燕京啤酒的总经理依然是赵晓东本人。

而就在2019年10月底,邓连成、丁广学、王启林、毕贵索、朱振三、肖国锋6位副总经理因退休原因集体递交书面辞职申请。随后成立的领导班子均为“少壮派”,其中接任肖国峰总会计师一职的严峻出生于1978年。

50后的全面退场引发市场猜测,燕京啤酒的少壮派是否要拉开一场全面的改革。

2019年,燕京啤酒启动“五年增长与转型战略项目”。彼时,赵晓东表示,将开启企业内部改革与创新,在品牌、市场、渠道、人才、信息化和成本控制等多方面持续培养与提升能力,争取在2025年前完成蜕变,实现快于行业发展水平的高速增长。

为实现上述战略目标,2019年,燕京啤酒打造了燕京U8、燕京7日鲜、燕京八景等产品。为了让新产品快速提升知名度,燕京啤酒邀请当红明星王一博为品牌代言人,并且在瓶装定制领域进行了大胆尝试。

不过,随着赵晓东事发,燕京啤酒的这一“五年计划”能否继续推进亦骤添变数。

移民中国的“油中茅台”金龙鱼与其背后的马来西亚巨商郭鹤年

移民中国的“油中茅台”金龙鱼与其背后的马来西亚巨商郭鹤年,这个营收达到茅台两倍的金龙鱼,占据中国粮油市场40%的份额,是毋庸置疑的行业龙头,被人们称为“油中茅台”。

西安夜生活网西安荤场子为您推荐!

业绩增长乏力

成立于1980年,燕京啤酒从一个用平板车拉酒送货的小厂,成长到市值超200亿元的集团化企业。不过,从近几年的数据看来,燕京啤酒似乎正在遭遇中年危机。

燕京啤酒成立初期,北京市场被五星啤酒、北京啤酒两大品牌分割,燕京啤酒另辟蹊径,创造性地将产品下沉到各大副食品公司、蔬菜公司、果品公司等渠道实行合同代销。就这样,它以极快的速度打开了销售渠道,一度独占中低端市场。

燕京啤酒的高光时期是在2013年,数据显示,当年公司营业收入达到137亿元,为史上最高。随着企业的发展,中低端市场显然不足以支撑燕京啤酒前行,业绩也逐渐走下坡路。

2017-2019年,燕京啤酒的营收增长率已经出现负数,分别为-3.26%、1.32%、1.1%,同期青岛啤酒的营收增长率则为0.65%、1.13%、5.3%。

利润方面,2017-2019年,燕京啤酒净利润增长率分别为-48.3%、11.47%、27.76%,低于同期青岛啤酒的21.04%、12.6%、30.23%,而华润啤酒在这一指标上为86.8%、-16.85%、34.29%。

高端化储备不足,是燕京啤酒被业内最为诟病的一点。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2019年之前,燕京啤酒缺乏中长期中高端品牌培育长远规划,从而导致中高端品种市场占有率极低,企业仅靠中低端品种领域微利经营周转,致使燕京啤酒逐年掉队,出现增收不增利的现象。

Wind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燕京啤酒的存货周转率为0.82,在7家国产上市啤酒公司中排名第六,而青岛啤酒的存货周转率为3.32。

伴随着国内市场逐步开放,啤酒品种日渐丰富,燕京啤酒不仅要面对来自本土的青岛啤酒、华润啤酒等对手的竞争,还要疲于应对嘉士伯、百威的夹击。

截至10月13日收盘,青岛啤酒的市值为1043.46亿元,重庆啤酒市值则超过500亿元,而燕京啤酒的市值仅为221.5亿元,不到青岛啤酒的四分之一。

行业形势倒逼这家老牌的啤酒巨头做出战略转型。

2019年,燕京啤酒宣布全面启动五年增长与转型战略项目,燕京方面称,燕京啤酒进入“重构期”,将实现业绩的涅槃飞跃。

不过,2020年上半年,燕京啤酒的啤酒销量却创下新低,为209.69万千升,而2017-2019年同期,这一数据分别为272.86万千升、259.57万千升、257.85万千升。

财报显示,2020年上半年,燕京啤酒实现营业收入55.65亿元,同比减少14%,净利润3.2亿元,同比减少大约44%。对于业绩下滑,燕京啤酒表示,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的发生,使消费市场萎缩,对公司生产、经营产生不利影响。

然而,同在疫情下,多个啤酒品牌的业绩表现都好于燕京啤酒。以青岛啤酒为例,2020年上半年营收156.79亿元,同比下降5.27%;净利润18.55亿元,同比增长13.77%。

据9月18日燕京啤酒发布的公告,公司及子公司累计收到与收益相关的政府补助款项0.29亿,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的12.67%。

10月13日,燕京啤酒收报7.86元/股,跌1.63%。

【本文作者刘帅,由投资界合作伙伴时代周报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