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夜生活_“法国之光的象征”痛别黄金时代 疫情下的凡尔赛宫何去何从

参考消息网10月14日报道 法国《费加罗报》网站10月11日发表了题为《凡尔赛宫黄金时代的终结》的报道。报道称,超过8700万欧元以用于渡过这个困难时期——法国政府拨给凡尔赛宫数字惊人的援助金显现了凡尔赛宫正在遭遇的灾难规模。新冠病毒正在让一个20多年来地位稳固的帝国崩塌。全文摘编如下:

经历空前灾难

超过8700万欧元以用于渡过这个困难时期——法国政府拨给凡尔赛宫数字惊人的援助金显现了凡尔赛宫正在遭遇的灾难规模。一天又一天,负责凡尔赛宫的卡特琳·佩加尔一直在关注这场灾难。

以前——准确地说是仅仅7个月前,凡尔赛宫花园的栅栏门前还人头攒动。如今,游客数量暴跌超过80%。佩加尔说:“2018年2月的一天,游客数量平均在8千到1万人次。上周,这里勉强达到每天两千人次。”她预计今年将亏损4700万欧元。美国人、中国人、巴西人以及学生团体都消失了。凡尔赛宫所在市镇的市长弗朗索瓦·德马齐埃称:“商铺、咖啡馆和餐馆遭遇困难。”停车场空荡荡。

凡尔赛宫管理团队试图面对这一局面并保持曾经的激情。夏天过去后,所有人都相信新冠病毒将开始远离,然而这并没有发生。现在每个人都明白了新冠危机将是长期的。由于缺乏展望前景,包括安吉丽娜咖啡在内的城堡餐厅决定继续紧闭大门。法国名厨阿兰·迪卡斯也放弃在其位于城堡的Ore餐厅为一小部分宾客准备超级精致的正餐。凡尔赛宫一位老资格保安对佩加尔悄声说:“从业30年了,我从没见过这种情况。”

凡尔赛宫将往何处去?它的未来是什么?新冠病毒正在让一个20多年来地位稳固的帝国崩塌。

走过黄金时代

10年来,凡尔赛宫的城堡和花园的游客数量翻倍(从400万提高到810万)。佩加尔遗憾表示:“我们之前一直处于全面上升时期。”3年前,佩加尔曾在这里隆重接待刚刚当选总统的马克龙和到访的普京。主宾之间的一场国宴就在见惯了这种场面的大特里亚农宫内进行。

最近一些年来,这个拥有1000名员工的团队可谓无所不能。在2007年到2011年间作为负责人的让-雅克·阿亚贡想要在这里展出当代艺术。他将美国艺术家杰夫·昆斯的艺术作品布置在镜厅。此举引起了争议,但同样展现出凡尔赛宫清楚永焕新生的重要性。团队将凡尔赛宫各厅的重要修复工作交予资助人:和平厅交给雷诺、王后套房交给迪奥。作为交换,这些资助人和企业在凡尔赛宫举办全巴黎都想看的奢华晚会。旅游行业的利润替代了法国国王们的绝对意志。

每一次疯狂、每一次大胆、每一个冒险都得到这种私人定制经济模式的准许。游客越多,展览就越多,资助人就越多,工程就越多。凡尔赛宫维护保管负责人洛朗·萨洛梅称:“顶棚、暖气、各种各样的工程都得到了门票收入的支持。”甚至凡尔赛大喷泉的演出收入还支持了皇家歌剧院。这样的例子极其罕见,甚至在全球都是独一份。凡尔赛演出公司(2020年亏损500万)经理洛朗·布伦纳强调,现在,大喷泉的观众下降了90%:“如果政府不接济我们,在成立12年后我们将停演。”

准备迎接挑战

这种模式现在行不通了。除了11月3日的一场晚会外,今年到年底前没有任何计划内演出。在禁足政策前,有68家企业正在从事宫殿修复工作。现在,这些工作除非紧急否则都会被放缓。萨洛梅指出:“如果修复工作等下去,现在的混乱将会加剧并带来更多的成本支出。”“凡尔赛宫曾经历过黑暗,普鲁士人、德国人曾经占据过这里。但是,只有在穷困潦倒的时日,城堡才会损毁。正是这一点让人担忧。”佩加尔试图和资助人保持联系。如果说个人资助者支持凡尔赛宫还有个人主观感情在里面可以让其支持久一点,那大企业资助者未来则更容易见异思迁。

现在剩下的工作可能要依靠自身力量了,凡尔赛宫需要重新征服法国民众。萨洛梅认为:“不应当匆忙放弃和减少供给。”未来两个月内,凡尔赛宫提议举行路易十四画像师亚森特·里戈的回顾展。在随后的时间里,凡尔赛宫将会增加以其馆藏为基础的各类展览。凡尔赛宫还将继续开发此前一直处于关闭或不为游客所知的空间,比如路易·菲利普在大特里亚农宫的私人房间将于11月开放。佩加尔预言:“危机结束后,游客们无疑不会以同样的方式游览了。但是他们会回来的,我们到时也会准备好。”

在凡尔赛宫漫长的历史中,这不是它第一次遭遇重击。1952年,镜厅被发现漏雨。负责美术事务的国务秘书向法国人发出庄严号召:“法国担心的不是一件艺术杰作行将消失,而是我们每个人心中无法替代的法国形象。”当时,艺术家、名人、儿童、士兵都动员起来。

60多年后,出于同样的原因,法国政府在出手拯救这一法国之光的象征。面对着游客稀少的宫殿房间,佩加尔保证说:“凡尔赛宫将在凡尔赛活下来。”

吸引游客,凡尔赛宫与时俱进,曾将美国艺术家杰夫·昆斯的先锋作品布置在古老的宫殿里。(法新社)

【延伸阅读】法国凡尔赛宫重新开门迎客

受新冠疫情影响关闭了82天的法国著名景点凡尔赛宫于6日重新开门迎客。始建于17世纪初的凡尔赛宫位于巴黎西南郊,曾是法国皇家宫殿,1979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6月6日,游客在法国巴黎近郊的凡尔赛宫花园内参观游览。新华社记者 高静 摄

受新冠疫情影响关闭了82天的法国著名景点凡尔赛宫于6日重新开门迎客。始建于17世纪初的凡尔赛宫位于巴黎西南郊,曾是法国皇家宫殿,1979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6月6日,在法国巴黎近郊的凡尔赛宫入口处,游客用景点提供的消毒免洗洗手液洗手。新华社记者 高静 摄

这是6月6日在法国巴黎近郊凡尔赛宫花园内拍摄的雕塑。新华社记者 高静 摄

6月6日,一名游客戴着口罩在法国巴黎近郊凡尔赛宫的镜厅内参观游览。 新华社记者 高静 摄

6月6日,游客在法国巴黎近郊凡尔赛宫的镜厅内参观游览。新华社记者 高静 摄

外媒关注: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多项法律案

中国刑法修正案(十一)草案13日提请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进行二次审议。草案规定,已满12周岁未满14周岁的人,犯故意杀人、故意伤害罪,致人死亡,情节恶劣的,经最高人民检察院核准,应当负刑事责任。(@参考消息)

西安夜生活网西安荤场子为您推荐!

6月6日,游客在法国巴黎近郊的凡尔赛宫前自拍。 新华社记者 高静 摄

6月6日,游客在法国巴黎近郊凡尔赛宫的镜厅内参观游览。新华社记者 高静摄

(2020-06-07 08:21:24)

【延伸阅读】法国专家认为:评估新冠疫情影响尚待时日

参考消息网8月3日报道 法国《快报》周刊网站7月28日刊登法国自由派经济学家尼古拉·布祖的文章,题为《要分析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十年后再说吧》。文章摘编如下:

影响可能持续多年

就算新冠肺炎疫情在一夕之间神奇地全面告停,其冲击波造成的影响却可能会持续多年。

首先是卫生影响,因为我们还不知道从长期看新冠病毒产生的全部后遗症,当前数据主要集中在病死率上。但我们知道这场危机体现为两个方面,一是导致对其他疾病的治疗减少,二是精神类疾病暴增。

其次是经济影响。疫情同时触及物质资本和人力资本,从而影响世界结构性增长。衰退导致投资减少,失业和破产增加。这种现象如果优化了生产要素再分配就是合理的甚至可以说是有正面作用。但酒店或餐厅之所以停业并非因为经营不善而是因为国界一直封闭或者游客因为怕染上病而不上门,就不属于这种情况了。部分失业补助、国家担保贷款和促进企业投资的措施是为了保护这一结构性增长的合理之举。全球数以百万计的孩子没法上学也会产生不良的经济和社会影响,这种冲击将持续数年甚至数十年。

最后是政治影响。这场危机绝对是前所未有的。所以,现阶段不可能得出关乎未来政治图景的结论。我们处于完全的不确定性之中。疫情尚未结束,持续时间越长,后果越会随着时间推移而延伸。这场危机造成了很多意外。它还将继续造成意外,而且我建议那些高呼不能实行封闭政策、坚称法国经济衰退比其他地区严重、一口咬定某地采取的措施不合适等等诸如此类的人至少等上五年,到那时围绕卫生和经济数据进行一份详尽的研究并接受评判。所以十年后再说吧。

在此期间,政府应该在这段除1918年大流感外没有相似情况可比的时期内,作出尽可能最优秀的决策。我觉得这是公共政策如今面临的最大困难。2008年经济危机是一场更常规的危机,源自资本主义内部,是货币和金融机能障碍造成的。机制虽然复杂却熟悉,有广泛的学院式著作来解读。相反,今年春天的经济人为暂停与在保持社交距离和不完全开放边界条件下的重启是前所未有的。

五个实在的教训

虽然我们显然缺乏分析这场灾难后果所需要的时间间隔,但我们已经可以得出至少五个实在的教训。

首先,网络巨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强大。确立比过去更“远程”的经济极大地提振了亚马逊、谷歌、苹果、脸书、奈飞和微软的活力。这些企业的收益越来越多,这意味着它们的用户越来越多,它们能带给客户的价值就越来越大。它们现在的成功是未来成功的保障。西方资本主义越来越被一小拨美国企业精英主导。

第二,民粹主义没有比其他思潮更好地服务于人民的利益。未来会告诉我们,特朗普、约翰逊或博索纳罗是否会比默克尔或马克龙对疫情的管理更好,但鉴于我们目前掌握的情况,似乎很难相信他们能做到。

第三,欧盟和每次经历考验时一样沟通不力但行动积极。欧盟确立了旨在帮助各国经济的前所未有的财政工具。欧洲央行扮演了为欧元区国家兜底的角色。我们如今之所以能在金融市场上贷到这么多钱用于增加公共支出,都是多亏欧洲央行几乎无限制地购买我们债务的行动。

第四,这场危机后生态的地位有所提升。社会舆论并不认为解决新冠肺炎危机可以取代解决生态危机,但必须同时处理这两个议题。

第五,这或许是最重要的一点,在多边主义衰退背景下,大流行加强了中国与美国的对抗,甚至到了我们可以再次说冷战的地步。这是正在争夺全球技术和经济主导地位的两个国家的对抗,也是两种模式之间的对抗。

(2020-08-03 18:43:39)

【延伸阅读】法国疫情反弹 面临度假季与开学季“双重压力”

8月20日,一位母亲带着孩子走在法国巴黎拉德芳斯商务区。 近日,法国新冠疫情反弹明显,抗疫面临度假季和开学季带来的双重压力。法国官方数据显示,上周末法国连续两天日均新增确诊病例超过3000例,为5月11日开始“解封”以来的峰值。 新华社记者 高静 摄

8月20日,一名男子在法国巴黎拉德芳斯商务区骑行。 近日,法国新冠疫情反弹明显,抗疫面临度假季和开学季带来的双重压力。法国官方数据显示,上周末法国连续两天日均新增确诊病例超过3000例,为5月11日开始“解封”以来的峰值。 新华社记者 高静 摄

8月20日,一名女子戴口罩走在法国巴黎街头。 近日,法国新冠疫情反弹明显,抗疫面临度假季和开学季带来的双重压力。法国官方数据显示,上周末法国连续两天日均新增确诊病例超过3000例,为5月11日开始“解封”以来的峰值。 新华社记者 高静 摄

(2020-08-21 08:38: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