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夜生活_“抗糖化”真能延缓衰老吗?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腾讯医典她知(ID:TXydtazhi),作者:郭晓敏,编辑:张静璇、王艳,审稿专家:云无心(美国普渡大学农业与生物工程系食品工程博士)、王永春(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四医院皮肤科主治医师),原文标题:《女明星都在做的“抗糖化”真能延缓衰老吗?医生告诉你真相》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知妹发现身边越来越多爱美的小姐妹,在喝饮料和奶茶时都会选择无糖,甚至连甜食也吃得越来越少,是什么让曾经嗜甜如命的她们纷纷选择“自降甜度” ?

答案就是这几年一直风很大的“抗糖”!由娱乐圈兴起,甚至很多明星为了抗糖拒绝一切甜食,蛋糕、冰激凌、甜甜圈一口不吃!

(图片来源:小红书)

为什么大家对糖如此抗拒?下面就请听我细细道来。

一、吃糖竟然=变胖变丑?

糖化反应,是时时刻刻发生在我们体内的生理现象,它产生的糖蛋白对维持身体的正常运转有着重要作用。

但是!目前研究发现:糖基化的终末产物(简称AGEs,是人体内的还原糖与蛋白质或脂类经非酶糖基化后生成的混合物),会对皮肤的不同结构有不同程度的影响,其中最受影响最大的,就是胶原蛋白了。

对于表皮层,AGEs会让细胞更新速度减慢,逐渐打破原有的平衡,导致老旧细胞不能及时脱去,影响皮肤状态。

对于真皮层,AGEs对胶原蛋白、弹性蛋白、细胞外基质都有负面作用,会导致皮肤缺乏弹性、不再平整、产生皱纹、色素沉淀等。

此外AGEs也会诱发炎症,让免疫细胞疲于奔命,导致一些慢性疾病加速衰老进程[1]

总结来说,糖化反应及AGEs会让皮肤变得粗糙、暗黄、失去弹性,甚至出现下垂和皱纹。

除了以上风险,长期过量摄入糖分还会增加超重、肥胖和蛀牙的发生风险,同时对代谢系统也会有冲击,影响血管健康,导致心脏病和肿瘤[2]

二、这些食物竟然都是“糖”

想要对抗糖化,我们就要知己知彼,清楚到底什么会让AGEs增加才能精准避雷。

能够让AGEs增加的因素主要有以下几种[3]

蛋糕、冰淇淋、糖果、饼干等过甜的食物;

各种糖饮料(大部分罐装饮料及奶茶等)

含糖高的水果和酸奶;

高GI(血糖生成指数)的碳水化合物,如精加工的米面;

煎炸的肉类;

烘焙食品、膨化食品等。

是不是没想到,一些完全不甜或看似和糖毫不相关的食物其实也是产糖大户!

对于那些无意中吃下去的糖我们应该如何处理呢?吃抗糖丸、喝抗糖口服液有用吗?

三、拒绝抗糖产品=省下一笔智商税

先说结论:市面上的抗糖产品基本都是智商税。

海平面上升会让多少人被迫背井离乡?

随着研究的深入,海平面上升的潜在规模正变得越来越清晰,但这不一定会完全转化成人口的流动。尽管洪水和侵蚀问题已经时有发生,研究人员采访到的许多孟加拉人表示,他们并不想离开自己的家乡。海平面上升只是气候变化改变我们这个世界的众多方式之一。

西安夜生活网西安荤场子为您推荐!

现在并没有某个抗糖化药物或保健品是真正通过国家药品监督管理总局(NMPA)批准的,因此我们完全可以对现有相关产品的有效性打一个问号。

现在市面上爆火的抗糖丸、抗糖液的成分,基本都是胶原蛋白,维生素C、维生素E等抗氧化剂,以及含有抗氧化成分的植物提取物,比如茶树提取物、白芸豆提取物、葡萄籽提取物等[4]

其实吃肉蛋奶豆就可以补充人体所需的胶原蛋白,吃新鲜蔬果可以补各种抗氧化成分,何必多此一举呢?更何况人工提取加工的补充剂还未必有效果,再考虑到价格,还不如啃个黄瓜西红柿划算。所谓的抗糖产品只是商家披着科学外衣的“忽悠”。

四、这才是抗糖的正确姿势

从维持皮肤状态和身体健康的角度来说,进行抗糖确实有益,但无需完全戒糖。

因为糖分是人体必需的核心营养成分,帮助身体机能运转,也是人类最经济、最主要的能量来源。

根据《中国居民膳食指南(2016)》建议,成年人每人每天添加糖摄入量不超过50克,最好控制在25克以下[5],25克也就是差不多5块方糖的量。

这里有一份正确控糖指南,请收好:

1. 选择正确的食物

用新鲜低糖水果、无糖酸奶来代替甜食;

少吃精加工食物,多吃完整食物,比如全谷物、粗粮杂豆;

少吃加工食品,这些食品往往为了口味会添加大量的糖;

警惕“健康食品”,比如坚果、果干,听上去非常健康,可制作过程中加了不少的糖。

2. 尝试食用代糖(甜味剂)

如:甜菊糖、木糖醇等,既可以感受到甜味,经过代谢产生的热量又低,还不会引起极高的血糖波峰,可以用来代替白砂糖、麦芽糖等。

3. 简单烹调、简单饮食

蛋白质含量比较高的食物在高温烹饪中AGEs尤其容易增加,所以我们应该尽量避免吃煎炸烤的肉类,而是优先选择蒸煮的加工方式,调味上用新鲜的辣椒等调味剂。

后记

糖化是一个不可逆的过程,是在体内时时刻刻发生的反应。早一天把抗糖这件事提上日程,就等于早一天抗衰。

虽然目前仍没有方法让你逆转衰老,但是我们可以尽己所能去延缓衰老的发生。

参考文献

[1]马宏,张宗玉,童坦君.衰老的生物学标志[J].生理科学进展,2002(01):65-68.

[2]孙红艳,刘洪臣.晚期糖基化终末产物(AGEs)与衰老[J].中华老年口腔医学杂志,2010,8(05):314-317.

[3]龚巧玲,张建友,刘书来,聂小华,丁玉庭.食品中的美拉德反应及其影响[J].食品工业科技,2009(02):330-334+338.

[4]吴学安. 别让“抗糖”成为忽悠消费者的把戏[N]. 中国消费者报,2020-09-03(001).

[5]中国营养学会.中国居民膳食指南(2016)[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16.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腾讯医典她知(ID:TXydtazhi),作者:郭晓敏,编辑:张静璇、王艳,审稿专家:云无心(美国普渡大学农业与生物工程系食品工程博士)、王永春(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四医院皮肤科主治医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