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高端荤场子,西安桑拿_Q3死亡公司盘点:从人间蒸发的ofo,到资产万亿的老牌集团

本文来自:IT桔子(itjuzi521),作者:吴梅梅,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在疫情“笼罩”下的 2020 年,公司倒闭已经不是新鲜事了,甚至成为了“常态”;不仅创业企业难以存活,很多明星公司,所谓的“大公司”也都加速死亡。

比如一季度知名 IT 教育培训公司“兄弟连”、知名签证&出境游公司“百程旅行”纷纷宣布倒闭,二季度万达自建电商“飞凡网”、京东金融投资的“钱牛牛”、金沙江创投朱啸虎投资的“回家吃饭”等项目都关停了。

那么,在刚刚发布的第三季度国内新经济投融资数据报告中,有哪些公司倒闭案值得关注?

*(更多倒闭事件可查看创业公司死亡公墓)

从行业来看,这些倒闭并且获投过的公司里,包括医疗、金融、教育、交通、电商、文娱等各行业,尤其是金融领域,涉及保险、P2P 借贷、投融资三个项目。

近几年来,P2P 平台暴雷屡见不鲜:原因是过去网络借贷市场野蛮生长,发展极其不规范,对金融安全和市场秩序造成很大威胁;从 2018 年开始,国家加大了监管力度,开展了 P2P 专项整治行动,今年仍有大量不合规的 P2P 机构实现“良性退出”。

比如在 IT 桔子新经济死亡公司名单上:一季度清理的有美利车金融、人人聚财网,二季度退出的网贷平台有钱牛牛、小牛在线,三季度退出的有普惠金融旗下子公司“爱钱进”。

ofo小黄车彻底凉了,退押金还要等五百年

几无音讯的 ofo 小黄车,在 2020 年 8 月 ofo 炸出了“人间蒸发”“被立案调查”的消息。

当然,这并不意外。毕竟,早在退押金系统瘫痪的那一刻,ofo 小黄车就列入了用户的“黑名单”。如今那抹亮丽的黄色也几乎在消失在人们的视线里——唯有偶尔在路边看见残存的几辆破旧的小黄车时,你可能会怀念曾经轻便好骑的 ofo 小黄车和还没退的 199 元押金。

欢迎桔友来 IT桔子官网“考古”、围观/发表评论,以及为 ofo 上香 

共享单车这一风靡的模式在前几年被资本炒得极度火热,而作为先行者的 ofo,既是资本“聚光灯”下的明星创业项目,却也成为了资本裹挟下不肯妥协的“牺牲品”。

ofo 是起源于高校校园的创业项目,2014 年戴威与北大校友联合成立了 ofo 小黄车,主要在高校内部运作。2016 年 10 月,滴滴在 C 轮投资入股 ofo,并派人进驻 ofo。在小巨头的“加持”下,2017 年 ofo 迎来了高光时刻,获得来自阿里、DST 等投资方超过 11.5 亿美元的三轮融资,风头无两。

但是,好景不长,2017 年底,与戴威出现分歧的滴滴撤走了团队全部人员,并且成立青桔单车与之分庭抗衡,一边着手收购小蓝单车,一边高价从 ofo 挖人……

失去了滴滴的支持,ofo 转身投向了“阿里巴巴”。2018 年 3 月,ofo 将位于北上广深四地的 400 多万辆单车以动产抵押的方式换取阿里巴巴 17.7 亿元的借款融资,这可能是 ofo 最后一颗救命稻草,也是 ofo 持续走向深渊的前奏。

2018 年下半年,ofo 没钱了,经营困难,不堪高额租金与资金压力,ofo 从理想国际大厦搬到了附近的互联网金融中心。2019 年底,上千万用户开始挤兑押金,ofo 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

尽管如此,戴威说过“跪着也要活下去”,所以 ofo 一直在“挣扎”。为了自救,ofo 病急乱投医,出了很多招,包括卖视频广告、车身广告等各种广告、P2P、卖货;以及推出一系列投资退押金、购物返现的“迷惑”活动。不过,这些都没有用。

ofo 终究成为了先驱,其结局多少有些悲情——曾经投后估值达到 30 亿美元的明星创业项目,如今成为单车大战下落败、还留下骂名的“loser”。

有人认为,戴威犯的主要错误是低估了资本摧枯拉朽的能力,而高估了 ofo 与巨头议价的能力——共享单车商业模式的技术含量并不高,相比竞争对手而言,ofo 并没有占据绝对的优势。而拒绝配合资本、坚持“不失去企业控制权”的戴威使得 ofo 成为资本弃子,滴滴转眼做了青桔单车、阿里通过支付宝扶植全新的哈罗单车、美团收购了摩拜单车,那些过往潜在的投资者皆成为了 ofo 眼前的“敌人”——戴威很“不识趣”地选择玉石俱焚的方式,让 ofo 的困局失去了体面收场的机会。

万亿安邦保险因违规被接管,现申请解散

2020 年 9 月 14 日,安邦保险集团召开股东大会,会议决议解散公司,并成立清算组(筹),同时,公司将按照法律法规向中国银保监会申请解散。

螺蛳粉为什么是现代人的焦虑出口?

在今年疫情爆发初期,螺蛳粉成了仅次于口罩的刚需物资。2020 年,堪称螺蛳粉的爆发年。螺蛳粉像一个空降部队,霸占了现代人的生活。最终,螺蛳粉形成了现在这套标准化的配方。2015 年,柳州市政府为螺蛳粉申请了地理标志保护。另外,螺蛳粉的话题性也让它成为很多人的选择。作为消费品,螺蛳粉也诠释了人们的消费心理。爱不爱吃螺蛳粉是在表达一种观点,与是否吃香菜一样,代表了不同的立场和站队。

西安夜生活网西安荤场子为您推荐!

这种保险公司倒闭案在国内还是非常少见,在安邦保险之前,知名的有一例:国信人寿保险公司刚成立不久,总经理与股东方产生分歧出走,保监会调查发现有资本金出逃等违规问题,最终国信人寿于 2005 年 6 月被强制解散,存活仅 4 个月,未开出一份保单。

与之不同的是,安邦保险有着更加辉煌的历史,值得大书特书。

据悉,安邦保险总资产约为 19710 亿人民币,拥有超过 3500 万客户和遍布全球的服务网络,业务涵盖人寿保险、财产保险、健康保险、养老保险等业务。

安邦保险集团董事长吴小晖在 2004 年与领导人的外孙女结婚,也许是因这样的特殊身份,安邦保险从始至终就带有浓厚的政治色彩,甚至涉嫌玩起政治游戏,比如试图投资特朗普总统的女婿贾里斯·库什纳(Jared Kushner)部分拥有的办公大楼;这使得它格外受到政府的关注。

但是安邦保险无视监管机构的要求,存在多种违规行为。2017 年春季安邦人寿保险资产的近 60% 在海外,这一比例远远超过 15% 的规定。此外,安邦还推出了短期理财产品,其中两款因违规被禁止出售。

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风险管理与保险研究中心主任雎岚说,“由于我们不允许保险公司破产,一旦一家公司陷入困境,政府就需要出来救它。”

2018 年 2 月,原中国保监会决定对安邦集团实施接管,接管期限一年。2019 年 2 月,中国银保监会决定将接管期限再延长一年。

2019 年 7 月,由中国保险保障基金、中国石油化工集团、上海汽车工业总公司共同出资的大家保险集团设立,大家保险集团依法受让了安邦保险集团旗下主要保险业务、资产和负债;安邦人寿、安邦养老和安邦资管分别更名为大家人寿、大家养老和大家资管。

这就意味着安邦保险在被“国家队”接管后,换了一个牌子,换了一套人马。

国务院相关发言人披露,此前我国一直没有将金融控股公司作为整体纳入监管,所以在监管方面存在着空白。行业内少部分非金融企业向金融业盲目扩张,组织架构复杂、隐匿股权架构,交叉持股、循环注资、虚假注资;还有少数股东干预金融机构的经营,利用关联交易隐蔽输送利益、套取金融机构资金等等,比如明天系、华信系、安邦系等。目前关于安邦系和华信系的处置工作基本上完成了,明天系的处置工作还在过程中。

创业公司股权无小事,社交电商平台人人优品歇业

2020 年 8 月 11 日,社交电商平台人人优品创始人猫爷发布了《致伙伴们的一封道歉信》,宣布对公司业务进行歇业处理,并会对代理商和供应商做善后处理。猫爷原名王速瑜,前腾讯科技 R&D 研发总监,T4 技术专家,腾讯敏捷开发创始人;母婴连锁品牌“爱婴岛”股东监事。

人人优品成立于 2015 年,是一家跨境电商平台;公司刚成立即获得了 3000 万人民币天使轮融资,投资方为深圳创业板上市公司“汉鼎宇佑”。

2017 年正是人人优品的转折点,不仅公司业务在后来转型为社交电商;同时经历了团队更替。2017 年,深圳群安达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接收人人优品,并购买了原股东的股份;联合创始人猫爷带领团队管理公司。“当时急于发展业务,没有及时处理股权问题”,只是由群安达口头代持其和团队的股份,后续群安达也没有按最初约定把股份转让给经营团队。

在此后 3 年多时间里,股权问题长期没有得到有效解决,在矛盾爆发之际,猫爷作出了上述决定。

人人优品宣称平台有超 3000 万粉丝,依靠圈住的用户,其不仅推出了分销模式会员体系,还发展起大健康业务。然而,这一切都因为公司失去了稳固的法人治理机制这个基础而崩塌。

另外,Q3 季度倒闭的公司还有电子商务垂直领域招聘服务网站“叮咚直聘”,医疗器械产品研发公司“创微医疗”,视频/直播网站“兔子视频”等。

还有一家早教英语启蒙机器人研发商“艾比兽”也倒闭了,该公司在 2018 年 11 月通过京东众筹获得了近 24 万元的筹资,达成预期 20 万元目标。从页面描述来看,艾比兽是一款独角兽外形机器人,其市场售价达到 1299 元,有用户反馈无法识别字母、识别不准的问题。

每一个公司的倒闭就意味着公司与员工、公司与供应商、公司与用户/客户等内外部经济关系的瓦解,但新的关系马上就会重新建立起来,只不过是换了一个名字。

而对整个市场经济,整个新经济行业而言,这种流动是常态,也是市场活力的体现。

那么,平常心来看,这份新经济死亡公司榜并不是为了揭示公司倒闭多么“可怕”,历史只是一遍遍重复地告诉我们一些“真理”或“常识”——要遵循市场规律,满足各方利益和需求,要符合国家政策的项目才有未来,才能活得更久。

同时,也在警醒一批创业者和想创业的人群当下更应“居安思危”,避免“冲动创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