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高端荤场子,西安桑拿_东方富海陈玮:未来中国经济引擎就是创新、创业和创投

2020年10月12-15日,清科集团、投资界联合华发集团在珠海举办第二十届中国股权投资年度论坛。这是一场持续20年的行业之约,作为行业年度最受瞩目的盛会,现场集结了1000名投资行业头部力量,解析政策趋势、聚焦投资策略、探索价值发现、前瞻市场未来。20年之际,可谓星光熠熠,群英云集。

会上,东方富海董事长、创始合伙人陈玮分享了关于《穿越天鹅湖,拥抱新世界》的主题演讲。他直言,未来新世界的中国经济引擎就是创新、创业和创投,中国和美国的竞争就是创业之争、创新之争,和创业投资之争,只有在这个高度重视创业投资的地位,中国的经济才有一个比较大的机会。

同时,他针对目前创投行业存在的募资难、缺乏长线LP、税负高等问题提出五点建议,希望政府多措并举,共同改善中国创业投资的发展环境。

以下为演讲实录,经投资界(ID:pedaily2012)精编如下:

谢谢大家!今年其实特别关键,人民币创投基金走过20年,清科20年、达晨20年,创新投20年,同创伟业也20年了,首先要对他们表示祝贺。人民币基金能走20年,形成这么大的规模,这在20年前是想象不到的。

我认为,这20年是中国人民币基金走向成熟的标志,20年相当于走过美元基金两个标准周期,非常不容易。中国创投行业发展与中国创业环境紧密相关,我们这个行业实际上是在创业潮大背景下发展起来的,所以我的题目叫《穿越天鹅湖,拥抱新世界》。但是这个天鹅湖不是特别美丽,从去年开始,黑天鹅比较多,未来怎么样现在不好讲,但要注意警惕应对这些不确定性

中国经济未来20年,在不断推进经济结构转型的过程中,可能也会面临一些新的挑战。中国人非常牛,我们用了40年的时间把GDP干到了世界第二,我们有政策的红利,再加上勤劳勇敢,中国的钢铁、电解铝、鞋帽、服装都变成了世界第一,中国一跃变成了世界最大的制造业大国,中国房地产有450万亿之巨,中国经济往下走是不是继续靠传统的经济模式,我觉得有一个巨大的挑战。

中国的A股公司,不算海外上市的腾讯、阿里等,还有五家银行、一家保险公司,还有两瓶酒,最大的公司是茅台酒,是最好的、涨得最多的股票之一,账面现金上千亿之多。中国十大公司有几个特点,第一都是国有;第二,大部分持牌照;第三,大多数垄断,这里面没有一家民营企业,而且大多成立时间在30年以上。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我觉得这些公司代表不了中国的未来,茅台酒确实是比较贵、也好喝,茅台的股票也比较贵,但是茅台酒不能代表中国的创新能力,无法代表中国经济的未来。

那美国的公司能不能代表未来?美国十家公司里有九家是科技型公司,苹果公司市值是2万亿美金,茅台酒是2万亿人民币,完全无法相提并论,苹果账上的现金超过了2000亿美元,包括亚马逊、微软、谷歌和阿里,都是近20年成立的公司,成长都是非常快的,也给世界带来了巨大的改变,理论上来说这些公司代表了未来。

2008年推出的大基建,是以基础设施为主,现在的新基建是5G、人工智能。中国未来经济结构的发展模式改变了,再也不能靠过去传统的经济模式,我们要有新的经济模式,而新的经济模式核心是科技,灵魂是创新。我跟小倪(倪正东)说,当然现在已经熬成了老倪了,中国的创业投资也迎来了最好的时期,过去的经济模式是以传统产业为主的,那我们就没有机会,如果以新科技为主,我们的机会就来了。

华为前段时间把很多本土创业投资管理机构召集在一起,传达了一个重要的信息——你们这些投资机构投资的本土优秀企业,只要与华为产业链能够协同,华为会优先考虑采用,我们要重新打造华为的供应链,所以我们创投在科技型和创新型领域的机会到来了。我们看到创业投资对上市公司的渗透率,过去只有百分之几,现在上升到58%,注册制下,科创板90%的企业都是创投机构投过的。中国下一个马云和马化腾,大概率是由人民币基金来发现的。

IDG资本牛奎光:下一个具有颠覆性的企业,会在中国

IDG资本牛奎光:下一个具有颠覆性的企业,会在中国,硬科技在未来十年是很好的投资机会,它需要长期研发投入和持续积累,才能形成原创技术,这种原创目前在中国变得越来越有必要。

西安夜生活网西安荤场子为您推荐!

未来新世界的中国经济引擎就是创新、创业和创投,中国和美国的竞争就是创业之争、创新之争,和创业投资之争,只有在这个高度重视创业投资的地位,中国的经济才有一个比较大的机会。

目前中国有2万多家管理机构,我们管理了十万亿的规模,已经成为全球第二大的创业投资市场。但十万亿的规模还远远不够,我们需要20万亿、30万亿,才能够推动这个行业往前发展。

目前中国创投还面临着三大问题,第一个是募资难,如果你的机构三分之一的力量,或者一半的力量在募资上,这个是肯定不对的、肯定有一些问题的。从数据上来看,我们不仅资金量下滑,主流长线资金进不了这个市场,已经进来资金的期限都太短。相对应的,这两年国有资本进入比例大幅提升,民间资本大幅萎缩。另外就是税收,税务局又在调研,我们所有的呼吁都不是为GP税务呼吁,而是为LP的税收呼吁的,只要是个人LP进入这个领域,实际税负是超过了30%的。

这两年,监管层集中整治P2P,金融风险总体已经得到了一定的控制。回顾中国创投发展的20年,我将其发展历程划分为四个阶段,其中从2018年开始,我们进入到了严管期了,伴随一些行业监管政策的频频出台,数据反映这个行业下滑得比较厉害。

当然,我们也非常高兴看到深圳有一个大礼包,《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综合改革试点实施方案(2020-2025年)》里专门把“优化私募基金的准入环境,探索优化创业投资企业市场准入和发展环境”列在方案中,肯定了深圳和大湾区在创业投资行业的发展成果,也明确了未来会在政策层面对创业投资发展予以更多的政策支持,不断完善创业投资行业的发展环境。

目前,长期制约中国创业投资发展,股权投资发展的三个外部因素,有一个基本解决了,就是退出,注册制的推出,标志着中国股权投资和创业投资市场的退出环境全面改善,长期制约中国股权投资和创业投资发展的退出因素已经消失了,所以注册制的意义非常大。第二个是募资的问题,第三个是税负的问题,相信假以时日也会得到解决。

证监会前几日发布的《关于加强私募投资基金监管的若干规定(征求意见稿)》我看了,对行业发展还是有一定的制约影响。中国创业投资发展到了一个新的机遇期,同时也是一个严管期,希望多措并举,改善中国创业投资的发展环境。

首先,我再次呼吁要把发展创业投资作为国家重要的战略,甚至要成立一个创业投资发展领导小组,形成跨部门协调领导机制。

第二,要鼓励银行资金、商业保险、还有社保养老等长线资本进入这个领域,中国主流长线资金还没有真正进场,中国上市公司的平均创业年限是21年,但是我们基金都是五年期、七年期,十年期都非常少,所以不利于鼓励创业投资扶持更早期的创业创新。

第三,税收政策,中国在这个领域的税收机制未起到鼓励民间资本进入这个行业的作用。由于整体税负较高,从趋势来看,这个领域国有LP已经占据主流地位,市场化社会资金正在加速离场,民间资本进入这个领域的意愿大幅度受挫。

第四,中国应该利用资本市场的作用,鼓励做大做强本土的投资管理机构,现在人民币基金管理规模过千亿的GP凤毛麟角,而且基本是国有的。应该利用资本市场,通过允许GP上市来做大做强,这样最后会产生一批在国际上具有竞争力的创业投资管理机构。

第五,有人说我们这个行业比较乱,但别忘了,所有行业在发展之初都会经历从野蛮生长到规范生长的蜕变过程。因此,市场要给创业投资从集中监管到行业自律的过渡发展机会,不断通过行业的自律来提升行业的规范水平,最后达到行业生态的不断完善。

所以创新是发展出来的,不是监管出来的,事实证明,一旦监管过死,这个行业便不会成长得太好,习大大在今天上午的讲话中提出要“以思想破冰引领改革突围”,我觉得我们要抓住这个历史性的机遇,坚信中国创业创新环境会不断完善,中国一定会出现和国际优秀GP相媲美的本土创投管理机构,中国的创业创新也会迎来更大的机遇。谢谢!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微信原文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