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荤场子_大疆人事“动荡”

作者|周超臣

头图|CFP.CN

10月14日,虎嗅从多个信源获悉,刚履新大疆创新(DJI)6个月的大疆市场副总裁陈慕儒(Mia Chen)即将离职。虎嗅就此向大疆公关负责人谢阗地求证,对方回应称不予置评。

不过,虎嗅获悉,陈慕儒已经加入大疆离职群,并且大疆市场部员工已经收到了陈慕儒的离职邮件。“这将会是我给你们的最后一封邮件。由于个人家庭原因,我决定离开DJI。”陈慕儒说。目前,陈慕儒的领英信息还未更新。

陈慕儒在邮件中表示,Thomas Yuan将接替她的职务,并在下周内(交接)完成。据悉,Thomas Yuan是大疆销售副总裁。另据虎嗅获悉,在大疆期间,家住上海的陈慕儒一直奔波于上海和深圳两地,今天她刚回到大疆深圳总部,或许是为了办理离职交接工作。

另一位接近大疆、要求匿名的消息人士对虎嗅表示:“(陈慕儒)3月才刚入职,试用期不过就提离职了,应该不是能力问题,内部普遍都觉得她有能力。”

一位大疆内部员工对陈慕儒的评价也颇高,认为虽然相处只有短短几个月,但陈慕儒在营销和产品发布上提供了不少新的思路。加入大疆前,陈慕儒曾在Airbnb和Adidas公司长期担任营销工作。

陈慕儒的离职看上去是一次正常的人事变动,她曾在国庆期间庆祝双胞胎儿子生日时在朋友圈说“家人能在一起才是真正的幸福”,并表示“妈咪再也不想离开你们了”。或许这是触发她从大疆离职的最主要原因。

陈慕儒加入大疆之际正是这家全球无人机巨头困顿之时。今年3月,新冠病毒开始肆虐全球,与此同时,大疆在其最大的无人机消费市场美国承受来自特朗普政府的政治压力。2018年8月30日,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对大疆发起337调查。2019年5月美国以“危害美国国家安全”为由,将大疆列入“实体清单”。

加上过去两三年,全球各国对航拍无人机的监管趋严,禁飞区越划越多,有的国家或一些国际大都市甚至明令禁止飞无人机,这些政策导致消费者对无人机的购买欲望降低,也让大疆这两年不得不探无人机之外的产品以抵消无人机市场带来的困难。

根据路透社8月17日报道,近几个月以来,大疆一直在有计划地进行裁员,这轮裁员是从3月份开始地,当时大疆创始人汪滔命令即将上任的营销副总裁陈慕儒削减三分之二的营销和销售人员,从180人削减至60人。其他团队也进行了类似的裁员,比如曾帮大疆制作各种炫酷视频以凸显大疆在拍摄方面具有吸引力的全球视频制作团队被从鼎盛时期的四五十人裁减至3人,韩国的一个6人营销团队也被解雇。

据悉,这是大疆为其14000名员工“瘦身”的一部分。不过谢阗地回应虎嗅称,裁员信息不实。他说:“8月人数和去年12月持平,那个时候2020校招生还没入职,现在肯定比去年12月人多。”

“90后”的职场有多难?

《平凡的荣耀》将职场菜鸟刻画得入木三分,也将“90后”在职场默默承受,逆袭进取展现得淋漓尽致。当然,也从更多的纬度传递出一个现实,真实“90后”的职场,并非如之前众人认为的那样拍拍屁股来去潇洒自如、两袖清风。甚至,近来几起职场热门事件,将“90后员工”与“职场PUA”的相关话题送上热搜。

西安夜生活网西安荤场子为您推荐!

尽管大疆否认,但据媒体报道,大疆裁员传闻自今年以来一直没有停过。今年4月,有媒体报道称,大疆正在进行“至少50%的裁员清扫计划”,大疆以在家办公为由,禁止员工进入办公区域。对此,大疆回应称,目前全公司(包括北美地区)有一半员工还处在远程办公模式,主要考虑到当地疫情的影响,园区的各方面管控依旧比较警惕;其中,大疆创新总部深圳这边的外籍员工,当业务有需要时会回到办公室,但需要给行政人员填表上报出境记录,此外也有一些外籍员工处在隔离阶段。

一些接受路透社采访的前员工表示,他们被告知自己被解雇的原因是冠状病毒影响了销售。但大疆内部则给出了一个自相矛盾的信息,一位大疆内部人士今年7月曾告诉虎嗅,大疆由于进行业务重整和架构优化,2020上半年的业绩反而出现同比上升。或许这是裁员带来的“业绩提升”。

另据虎嗅获悉,除了正常的裁员外,也有一些人主动离职。一位要求匿名的消息人士对虎嗅透露,自从大疆二号人物谢加离开后,大疆就开始变成了一言堂。谢加是汪滔的高中同学,在2010年加盟大疆,负责市场营销工作,同时也是汪滔的重要助手。据悉,谢加曾卖了房子投资大疆。

上述路透社报道,今年早些时候,大疆北美地区前副总裁马里奥·瑞伯乐(Mario Rebello)和欧洲地区首席开发官马丁·勃兰登堡(Martin Brandenburg)在与总部发生不和后离职。不过双方都拒绝置评。另据虎嗅获悉,今年以来有不少研发高层离职。

2019年年中,据“新10亿商业参考”报道,大疆3名研发高管离职。2019年初,大疆研发总裁王铭钰宣告离职;与其同期离开的还有大疆研发结构部负责人唐尹,在国内专利运营和交易平台高智网上,与唐尹有关的大疆专利达到了226个;2019年6月10日,大疆创新农业植保机业务的创始人和负责人吴旭民在朋友圈宣布离职。

当时一张大疆内部邮件截图流出,内容显示:“6月10日,大疆内控部门将被安排去监狱参观学习,第一批在6月10日或6月11日上午,暂定第一批学习人员,电子的owner / cs至少去一半人,(剩余人员等待第二次参观安排)。”大疆安排这些员工先参观罪犯的食堂和监舍,然后去听关于职务犯罪的汇报、观看现身说法录像。

2019年1月17日,大疆对内发布了一份反腐败公告,称公司近几个月以来处理了一批涉嫌严重贪腐的人员,已处理45人,其中移交司法处理的有16人,直接开除的有29人。

自大疆成为全球航拍市场占据主导地位(全球70%以上市场份额)的无人机巨头后,汪滔鲜少抛头露面,更别说接受媒体采访了。内部人士解释称,汪滔想专心于产品研发。而据虎嗅了解,汪滔只有在每年夏天于深圳举办的机甲大师赛上才会短暂露面,并为获奖的大学生团队颁奖。

在汪滔接受的为数不多的采访中,《福布斯》杂志在2015年的一篇专访中称,即使对乔布斯,汪滔也表现得有些“不屑一顾”:“我很欣赏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的一些想法,但世上没有一个人是让我真正佩服的。你所要做的就是比别人更聪明——这就需要你与大众保持距离。如果你能创造出这种距离,意味着你就成功了。”

报道还称,汪滔个性极强,“可谓是众叛亲离,与曾经的商业伙伴、好友和员工决裂”,他的办公室门上写着两行汉字:“只带脑子”和“不带情绪”。

5年过去了,不知道这八个字是否已斑驳得面目全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