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荤场子_特朗普的“幕后推手”揭秘:如何将操纵人心做到极致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极客公园(ID:geekpark),作者:维鹏,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互联网高速发展带来的不为人知的一面是怎样的?特朗普和他的“幕后推手”给了我们最极端的答案。

过去,互联网公司向我们证明了很多:短视频 App 可以利用数据和算法,掌控人们的注意力,使用户沉迷其中;机票、酒店预订 App,教给人们一个新词汇——“大数据杀熟”,让老客户在不知情之下,同一张票,买得更贵。

往往,商人更能够肆无忌惮地利用这些新技术,而不去考虑道德边界。房地产商人出身的特朗普,最近被曝出了企图利用数据和算法操控选民心智的丑闻,其数据的来源可能是非法的。

这不是第一次了。特朗普在 2018 年的时候就被调查指出,凭借这种方法赢得了 2016 年的大选,登上了美国总统的位置。他间接向美国人证明了:控制你的思想和行为,其实并不需要接近你。他们打造的系统比你更懂你。

而要完成这些,你需要悄悄找到“懂得抓取数据+掌握相关算法”的工程师,以及出钱,就基本可以了。

特朗普的“幕后推手”

这件事情可以拆解为两个问题去看:一个人的各种信息是如何被别人轻易地间接掌握的;以及,基于这些数据信息,他们是如何利用算法对你完成“洗脑”的。

数据(或者说隐私)有什么用呢?就是有人可以利用它来针对你。通俗地讲,数据往往来源于一个人的手机,它记录了一个人带着手机时做过的事情。它是一个人的历史行为记录、历史经验的集合。相对全面的数据可以拼凑出一个人的人物画像,甚至代表他的内心。

2018 年的时候,大数据公司“剑桥分析”被《纽约时报》曝出,曾在 2016 年非法获取 Facebook 的 8700 万用户的数据资料,那时美国的选民总数也就 2 亿左右。

他们利用这些资料,针对不同细分人群,设计了不同的竞选广告信息,分别投放给不同人群。进而,帮助特朗普影响选民的舆论和情绪,登上美国总统的位置。投放精细化广告的成本也是不菲的,特朗普仅仅在 Facebook 上就花费了 4400 万英镑(约合人民币 3.88 亿元)

被曝光后不久,“剑桥分析”就宣布倒闭了。在美国 2020 总统大选即将来临之际,9 月 13 日,《纽约客》调查发现,特朗普雇佣的大数据公司 Phunware 似乎在做和“剑桥分析”同样的事情。巧合的是,Phunware 的部分高管就是来自于“剑桥分析”。

不过,两者也是有区别的。可以对比一下“剑桥分析”和 Phunware 获取人们数据的方式。

2014 年,名为 Kogan 的学者为了做调研,开发了一款心理测试 App,并上传到 Facebook 上,用户只要下载并完成填写,就可以获得金钱奖励。这种办法吸引了 Facebook 上 27 万用户下载。

而通过这 27 万用户,Kogan 通过代码可以追踪到他们点赞、评论过的人的数据资料,进而抓取、存储在自己的数据库里,就这样,Kogan 收集了 8700 万人的数据。然后,卖给了“剑桥分析”。在别人不知情之下,收集和贩卖对方的资料当然是违法的,也最终导致了“剑桥分析”的惨淡收场。

2020 年,这一次,特朗普和 Phunware 显然学聪明了。Phunware 本身就具备广告 SaaS 服务,帮助品牌方在各个平台分发广告。他们的高管称,通过接入不同的网站,他们每月能从 10 亿台活跃的移动设备中收集用户的位置数据。不用再去购买数据了。

手机已成为数据收集引擎|Getty

另外,Phunware 为特朗普打造了“特朗普 2020”App,用来发布特朗普相关的竞选信息。而它嵌入了 Phunware 的位置追逐功能。

为了吸引人们下载这款 App,团队使出了各种“互联网营销裂变”的方法:

1. 如果你按照 App 里提供的玩法累积 10 万积分,你甚至可以与总统合影留念;

2. 通过共享你手机通讯里的联系人,你可以获得积分;

3. 通过邀请好友下载,你可以获得积分;

4. 达到一定积分,可以获得 25 美元的购物优惠券。

想必中国的网友对这一套玩法,应该是相当熟悉了。

要访问这个 App,用户必须使用手机号码注册。“政治上,最重要的就是手机号码。”数据分析公司 Apptopia 的 CEO,Sapir 表示,如果下载用户共享了他们的通讯录,那么只要有 140 万人下载,这款 App 就可以抓取到 1 亿人的电话号码,即便那 140 万之外的人并没有同意。

为互联网医疗三巨头称称重:京东健康泡沫最大

疫情推动互联网医疗行业,使其价值加速实现。IPO前,京东集团间接持有京东健康81.04%的股权,为公司控股股东。疫情之后,京东健康的收入大幅上升,阿里健康的相关业务应该也是如此。净利润方面,2020年H1京东健康经调整净利润为3.7亿元,净利率为4.2%。京东健康披露的风险因素节选。有理由认为,互联网医疗可能是医疗体制“不可能三角”的重要破局力量。

西安夜生活网西安荤场子为您推荐!

同时,一位 Phunware 前雇员称,即便用户没有打开“特朗普 2020”App,它也会悄悄运行。

他说,这款 App 可能会嗅出用户手机上的所有信息。比如,手机上有哪些 App、最近删除了哪些 App、以及使用时长等。它几乎可以了解到用户生活的全部,帮助特朗普随时随地完成监控。

Phunware 在商业上一直都很流氓。与 Phunware 合作过的人透露,在 Phunware 参与竞标测试的时候,它会收集每部手机和电脑的设备 ID,之后悄悄监控每一台设备的使用数据。

就这样,在争议中,Phunware 完成了数据积累。可怕的是,在世界上很多地区,都可以找到与 Phunware 相似的公司,极尽可能地“违规”收集用户的各种数据。

仅需 68 个“点赞”

掌握数据只是基础,重点是要怎么让其发挥作用,达到最终目的。

剑桥分析的 CEO 尼克斯在 2016 年的时候,曾经介绍过他们引以为傲的方法论,那时他们还没有被曝光。他说,他们会将收集到的信息进行归类,然后基于心理学的 OCEAN 理论并融合算法,将人们划分成不同类型的人格体,发掘出他们的政治倾向、恐惧和希望。

研究表明,只要获取你在社交媒体上超过 65 次的点赞信息,算法模型就可以预测出你的肤色、性取向、政治倾向、性格等;如果获取超过 300 次的点赞数据,那么算法模型可以“深入”到你的潜意识层面,比你更了解你。

事件被曝光前,尼克斯还在作为所谓的杰出的大数据科技公司创业领袖,到处宣讲|Getty

不再需要“问卷调查”了,网络上散落的资料甚至更能代表一个人。

这样,一个比你更了解你的机器系统,无异于扮演着上帝的存在。它可以掌控你的情绪和欲望。

接下来,根据系统的分析结果,“剑桥分析”会制作针对不同细分人群的广告,并通过 Facebook 等平台的广告系统定向推送。让一个群体接收到的信息总是和他人不一样。

比如说,根据 Channel 4 News 报道,2016 年大选的时候,特朗普团队通过数据系统筛选出那些潜在的可能支持希拉里·克林顿的黑人群体,向他们定向推送虚假视频广告,广告里希拉里·克林顿将黑人称为“威胁”,以此来“诱骗”这些黑人拒绝给希拉里投票。美国有色人种促进协会副主席 Jamal Watkins 在事后表示,这属于现代版“镇压运动”,利用数据和算法,让黑人选民放弃投票权。

Phunware 的一位前合作伙伴表示,想象一下,针对特朗普在 2020 年大选中的对手乔·拜登,Phunware 的系统会筛选出可能支持乔·拜登的人,然后在这些用户打开手机的时候,通过各个平台向他推送乔·拜登的坏消息,诸如“乔·拜登的美国意味着我们将在街上发生战争”。即便这些可能是假消息。

“剑桥分析”的 CEO 尼克斯曾认为,“竞选活动中决定成败的不是事实,而是选民的情绪。”因此,他们发布的内容或广告可能是假的,只要它能够煽动人们的情绪。

通过不断地“广告轰炸”,某一部分选民的政治倾向可能就会在“假新闻”影响下,发生逆转。这个过程是潜移默化的,几乎不可能被察觉。对于上千万人的“洗脑”就这么完成了。

个人数据的“资产化”

人的意志与野心,都藏在了算法里。

特朗普的竞选事件只是一个数据应用的最典型的案例。现在,算法、数据流淌在每一个存在互联网的角落,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每一个人。

数据的重要性在一桩又一桩的丑闻事件中,愈发凸显。Facebook 联合创始人 Chris Hughes 离开公司后对扎克伯格的后续做法感到不满,认为 Facebook 的算法加速着信息茧房的形成,“他对点击量增长的关注,导致他甘愿牺牲道德底线。”

各国政府开始进行数据立法上的尝试。比如,美国的一些州开始要求,从第三方购买和出售数据的公司需要向该州注册;加利福利亚州的居民可以选择不出售其网络平台数据给任何公司。

在中国,“数据”已经被纳入生产要素之一,与土地、劳动力、资本、技术并列,是每一个人的自身“资产”。10 月 11 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综合改革试点实施方案(2020—2025 年)》显示,深圳将率先建立数据产权制度、探索数据交易市场。

在网络时代,群众的心智更容易被影响。出台相关法律、制度,想要限制的并不是技术的应用,而是在新技术野蛮生长的时候,让掌控、运用这些技术的人,不作恶。

每一个年代的人,都要面对和解决那个时段特有的共同问题。如何与算法、数据相处,就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人所正在经历和将要解决的关键问题之一。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极客公园(ID:geekpark),作者:维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