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高端荤场子,西安桑拿_这家年营收两个茅台的公司上市了

传统粮油生意的赚钱能力果然不可小觑。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投中网(ID:China-Venture),原标题:《刚刚,2500亿巨鲸登陆创业板:年营收两个茅台,背后郭鹤年家族》,作者:马慕杰,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A股又迎来了一家巨无霸企业。

2020年10月15日,金龙鱼的运营主体益海嘉里金龙鱼粮油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益海嘉里”)正式登陆创业板。

上市首日,金龙鱼开盘价为48.96元,较发行价25.70元大涨超90%。截止发稿前,金龙鱼市值达2521.04亿元。

凭借“1:1:1”的广告语,金龙鱼食用油在国内市场称得上是人尽皆知,甚至家中必备。不论是车水马龙的城市还是广袤辽远的山野村庄,都能买到金龙鱼的产品。

可以说,金龙鱼粮油几乎覆盖了整个中国市场。

事实上,这个看起来颇接地气的品牌实为外资绝对控股。根据益海嘉里招股书,金龙鱼的公司控股股东为Bathos,持有公司99.99%的股份。

新加坡上市公司丰益国际则依次通过WCL控股、丰益中国、丰益中国(百慕达)间接持有Bathos 100%的股权。

这意味着,丰益国际持有公司99.99%的股权,而益海嘉里的实际掌舵人则为亚洲“糖王”郭鹤年之侄——郭孔丰。

郭鹤年是东南亚商业大亨,也是一位低调隐秘的富商巨贾,常年稳居华人富豪榜前十位。

他一手建立起的商业帝国不仅涉及白糖、粮油、保险、传媒等行业,更是扩展到亚洲最大的酒店香格里拉与北京国贸等地产酒店项目,资产堪称富可敌国。

在2019年福布斯全球亿万富豪榜中,郭鹤年以128亿美元的财富值排名第104位,并且在2019福布斯马来西亚50富豪榜中位列第一。

1年营收为茅台2倍,创业板巨无霸诞生

柴米油盐酱醋茶,传统粮油生意的赚钱能力果然不可小觑。

根据益海嘉里招股书,2017年、2018年、2019年及2020年1~6月,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1507.66亿元、1670.74亿元、1707.43亿元及869.73亿元。

同时期内,公司实现净利润分别为52.84亿元、55.17亿元、55.64亿元和30.08亿元。

单从收入数据来看,2019年这一年,益海嘉里的营收约为茅台的2倍。茅台业绩数据显示,2019年,茅台的营业收入为854.3亿元。

招股书同时透露,结合当前市场趋势及公司实际经营情况,经初步测算,2020年1~9月,益海嘉里预计公司实现营业约为1310亿元至1370亿元,同比增长约5%至10%;预计实现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约40亿元至46亿元,同比增长约15%至30%,业绩增长稳定提升。

作为国内最大的农产品和食品加工企业之一,益海嘉里旗下产品不止有厨房用油产品这一个品类。事实上,近年来,为了巩固竞争优势,益海嘉里推出了更丰富、更多元的品类及产品组合。

招股书显示,目前,公司在挂面、调味品、日化用品等细分产品领域也取得了长足的进步。

在小包装食用油产品方面,很多人都耳熟能详的品牌其实都是益海嘉里的业务线,包括胡姬花古法花生油、欧丽薇兰高多酚特级初榨橄榄油、KING’S亚麻籽油等等。

招股书提到,益海嘉里的主营业务是厨房食品、饲料原料及油脂科技产品的研发、生产与销售。根据尼尔森数据,报告期内,公司在小包装食用植物油、包装面粉现代渠道、包装米现代渠道市场份额均排名第一。

不过,虽然业务线众多,但益海嘉里的营收主力仍集中在厨房食品领域。

2017年~2019年,益海嘉里厨房食品的营收分别为902.8亿元、993.1亿元与1087.8亿元,占总营收的比例分别为60.09%、59.59%及63.90%。

另外,从招股书也可发现,益海嘉里还非常重视品牌建设与渠道管理。公司针对不同的产品以及销售渠道,设立了不同的事业部进行专业化管理。

以厨房食品为例,按照不同的销售渠道,益海嘉里设立了不同的渠道事业部,比如零售渠道、餐饮渠道以及食品工业渠道的产品销售分别由消费品渠道事业部、餐饮渠道事业部以及食品工业渠道事业部进行管理。

而在零售渠道方面,除了农贸市场、粮油批发商店、零售店等传统渠道外,益海嘉里也采用了福利团购、加油站、药店等特殊渠道以及京东、天猫等电商渠道。

公司还积极推动渠道下沉,在积极开拓发达城市的同时,与阿里巴巴“零售通”、京东“新通路”等社区零售电商平台开展合作,以提高对终端客户的全覆盖。

外资绝对控股,背后豪门家族浮出水面

不同于金龙鱼品牌的家喻户晓,益海嘉里幕后的掌舵人甚为低调隐秘。

根据招股书,益海嘉里的最终控股股东为丰益国际,后者通过多级子公司间接持有前者99.99%的股权。

超市卖的鸡为何没有头?它们可能“跑”到女孩脸上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把科学带回家,作者:七君,原文标题:《超市里的鸡为啥没有头?鸡头可能被做成了当红美容针》大家在超市买鸡肉,有没有考虑过一个问题:鸡头和鸡爪去哪儿了?一个体重为70千克的人体内约有15克的玻尿酸。原来,鸡冠的玻尿酸含量是已知动物组织中最高的,达到了每克7.5毫克。在动物的眼部手术时也会使用玻尿酸。鸡被屠宰后,留鸡不留头,肉被卖掉,鸡冠被单独送到提纯的工厂。

西安夜生活网西安荤场子为您推荐!

公开资料显示,丰益国际成立于1991年,由华侨郭鹤年和他的侄子郭孔丰共同投资成立,总部位于新加坡,是一家地道的外资企业。

丰益国际主要业务分为棕榈及月桂酸油、油籽和谷物、糖及其他业务四大板块,为新加坡交易所上市公司。在2020年《财富》世界500强排行榜中,丰益国际位列285位。

益海嘉里及丰益国际的董事长均为郭孔丰。“这是第一次,我在几个侄儿中发现一个能力与我不相伯仲的商人,看起来孔丰是郭家下一代中最有才干的人。”郭鹤年曾如此评价郭孔丰。

在郭鹤年眼中,“只有孔丰具有特殊的创业天赋,能够发现机遇并将它转化成无限商机。”

于是,在1980年代,郭鹤年意欲向中国粮油业进军之时,果断地选择了这个不二人选——郭孔丰。

郭鹤年眼光是精准的,商业嗅觉敏锐的郭孔丰果然不负期望。1988年,郭孔丰来大陆考察时发现,当时中国家庭食用油主要用的是散装的“二级豆油”,烹饪时油烟很大而且十分影响健康。

郭孔丰提议将家族产业中的食用油资产整合起来,与中粮全资子公司鹏利公司合资建立中国第一家油脂生产企业——南海油脂。

紧接着,1991年,金龙鱼品牌横空出世,在中国市场率先开始了小包装食用油的生产。

据郭孔丰后来回忆:“改革开放前,中国基本不进口食用油,后来进口。国内主要(食)用的是散装二级油,当时我就想建立精炼厂生产小包装,跟叔叔说,他立刻批准,1988年(有了)第一个项目。中国那时候发展非常快,粮食市场也是(最大的),中国的工厂得是最大最先进的。”

事实上,在商界中,郭鹤年的名字几乎无人不晓,被称为“亚洲糖王”与“酒店大王”。他同时还是一位颇为传奇的华裔巨贾,商业帝国庞大且复杂。

1923年,郭鹤年出生于马来西亚,祖籍为福建省福州市。据悉,郭鹤年受父母的影响很大,其母亲郑格如毕业于福州协和大学,是受过新式高等教育的知识女性。郭鹤年也曾直言,母亲是对他一生影响最大的人。

郭鹤年的父亲也对他影响至深。“由于父亲是一位商人,诸如‘商业道德’、‘诚实’、‘一言九鼎’是他经常提到的词汇,这些都对我有潜移默化的影响。”郭鹤年曾表示。

1947年,郭鹤年在新加坡创立了他生平以来的第一家公司——力务克公司,经营船务经济等生意。

1949年,在母亲郑格如的建议下,郭鹤年在新加坡组建了郭氏兄弟有限公司。该公司继承了郭氏家族东升公司的传统业务,经营大米、面粉、豆类、食糖等。

1959年,郭鹤年又敏锐捕捉到了进口替代工业的机会。于是,郭鹤年与马来联邦土地发展局合资,创办了马来亚糖厂。

短短时间内,郭鹤年的糖厂生意就迅速崛起,并获得了巨大的利润。随后,郭鹤年便利用在糖业积累下来的资本开始向各个领域大举扩张投资。

如今,郭鹤年的商业触角已涉足地产酒店、保险金融、矿业、传媒等多个行业,创造了无数个传奇。这其中,最富盛名的就是香格里拉酒店集团及北京的地标性建筑中国国际贸易中心(国贸)

毫无疑问,依托广阔的资本版图,郭鹤年自身的财富积累称得上是富可敌国。

同质化现象待解,行业竞争进一步加剧

任何一个行业似乎都要面对产品同质化的难题,粮油行业自然也绕不过。

目前,粮油市场食品品类繁多,产品同质化严重。快消行业专家朱丹蓬就曾坦言,中国食用油行业的创新空间非常有限,这导致了食用油产品的同质化现象很严重,在创新不足情况下打价格战。

透过益海嘉里的招股书可发现,除了中粮集团这个最大的竞争者外,益海嘉里在各个细分领域都有着不同的对手与市场逐鹿者,包括九三集团、山东鲁花、道道全、西王食品、五得利等。

益海嘉里在招股书中也坦言,中国厨房食品行业竞争激烈,公司面临来自消费者喜好及消费趋势变化、消费者品牌忠诚度、新产品推出、竞争对手定价策略、替代产品取代本公司产品、区域地方经济发展等多种行业竞争压力。

而公司的盈利能力将取决于本公司预见及应对该等竞争压力的能力。如公司由于竞争而导致现有市场份额减少或利润下降,公司的业务发展和经营业绩可能会受到不利影响。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整个粮油行业的利润水平普遍偏低,益海嘉里的整体毛利水平却处于行业极低水平。

招股书显示,2017年、2018年及2019年,益海嘉里的毛利率分别为8.42%、10.21%和11.40%。同时期内,道道全的毛利率为10.80%、12.48%及9.18%;西王食品的毛利率则为35.59%、36.30%与32.84%。

不过,虽然企业及行业问题尚存,但业界人士仍然看好益海嘉里上市后的未来及龙头地位。

“目前来看,金龙鱼所能掌握的资源能力非一般粮油企业能比,包括上游资源、全球供应链资源、粮源资源等等。金龙鱼不仅是中国市场数一数二的粮油企业,其在全球市场中也相对较有话语权,甚至可以左右全球的粮油市场。”鲍跃忠曾对投中网表示。

在鲍跃忠看来,不管是从行业角度还是资本市场角度,益海嘉里都不是一家普通企业。

伴随近几年金龙鱼在中国市场快速完善物流体系,同时也同步完成全球物流体系的布局,金龙鱼具有超高的企业壁垒。即使未来会面临某些问题,也在其可调整范围内。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投中网(ID:China-Venture),作者:马慕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