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夜生活_美专家警告:大选临近,警惕特朗普发动“种族战争”

参考消息网10月15日报道 世界报业辛迪加网站10月9日发表美国拉特格斯大学种族灭绝与人权问题研究中心主任亚历克斯·欣顿题为《特朗普的种族战争》的文章称,关于下月大选将陷入危机的灾难警告正在一步步逼近现实。有充分的理由担心,与选举有关的冲突很可能演变成针对美国国内黑人和棕色族裔的暴力犯罪,发生此类暴行的可能性超过多数人的想象。全文摘编如下:

尽管这样讲有点奇怪,但如今在美国听到有人谈论暴乱、戒严和内战确实已非新鲜事。密歇根州民兵组织领导人因涉嫌策划绑架州长格蕾琴·惠特默和煽动推翻州政府被逮捕,这件事已经告诉我们,美国极右翼政治势力想要做到何种地步。

关于下月大选将陷入危机的灾难警告正在一步步逼近现实。眼下在多数民调中远远落后于对手的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不愿意承诺和平移交权力。他反而在煽动白人民兵组织和极端分子,散布有关邮寄选票、新冠疫情等各种事情的虚假信息。

我们有充分的理由担心,与选举有关的冲突很可能演变成针对国内黑人和棕色族裔的暴力犯罪。作为一名研究种族灭绝和群体暴力的专业人员,我担心发生此类暴行的可能性超过多数人的想象。

有六条理由告诉我们,为什么说美国人应该做最坏的打算。

第一,美国的政治、社会和经济形势非常不稳定。在研究人员过去一二十年来为评估暴行风险所建立的各种有效模型里,不稳定性都被视为主要因素。从联合国采用的“暴行风险”模型来看,美国符合多项条件:除了失控的疫情,美国还要面对经济困境、高失业率、大规模抗议、自然灾害以及不断加深的政治两极化。具备其中一两项条件就足以让人担心,而美国至少占据六项。

第二个风险因素是美国拥有动用群体暴力和践踏人权的历史。除了对美国土著居民实施种族灭绝、奴役黑人等等显而易见的例子外,美国还在二战期间关押日裔美国人,又在最近的反恐战争中实施酷刑。有人认为特朗普政府在美国南部边界针对非法移民的做法构成了反人类罪,美国的移民拘留中心堪比集中营。

第三个风险因素是根深蒂固的政治妖魔化倾向,尤其就右翼而言。特朗普屡屡诋毁有色人种。他说墨西哥人是“强奸犯”,拉美人是犯罪的“畜生”,抹黑海地和整个非洲是“破烂国家”。

在此背景下,仇恨犯罪案件在特朗普担任总统期间骤然增加就不是什么巧合了,包括出现了暴力反犹太主义案例。特朗普把新冠病毒称为“中国病毒”和“功夫流感”后,有关反亚裔情绪的报道便陡然增多。

日越拟加强防务合作 日媒:中国将成菅义伟访越重要话题

报道称,日本政府正在就签署有关向越南出口防卫装备的协议进行协调。日本首相将于下周出访越南和印尼两国。(@参考消息)

西安夜生活网西安荤场子为您推荐!

第四,特朗普在任内破坏了美国宪法规定的制衡体系,削弱了许多防止动乱的缓冲手段。特朗普公开藐视规则,包括那些旨在遏制腐败的规则,并成功促使美国司法部、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等独立机构出现政治化倾向。

特朗普的司法部长威廉·巴尔常常代表特朗普及其亲信采取干预措施,支持政府部署联邦军队去对付美国公民。另一方面,特朗普还赦免或从轻发落那些犯了罪的盟友和受到指控的战争罪犯。

不加以惩戒的做法进一步增加了暴力风险,因为这让那些全副武装的特朗普追随者觉得干什么都可以。

第五个风险是各种可能使局势恶化的催化剂,包括选举争议、武装组织游行及其他大规模抗议活动。特朗普已经多次质疑选举的公正性,表示他不会离任。事实证明他渴望对平民动武。面对基本和平的大规模抗议活动,他的第一反应是援引《反叛乱法》,调动军队。

第六个因素包括在如今一触即发的政治气候下一切可能引发暴行的情况。许多情形都有可能发生。例如,特朗普拒绝接受选举失败,引发大规模抗议活动,这就为他援引《反叛乱法》向美国平民动武制造了表面上的借口。

骚乱无疑会蔓延开来。一些抗议者将以暴力回应,促使美国军人和联邦军队动用更多武力。有色族群开枪的照片将充斥福克斯新闻频道和脸书网站。

这将成为导火索:特朗普将呼吁那些“待命”的人站出来,镇压被特朗普妖魔化的黑色与棕色皮肤“罪犯”“激进分子”。连环杀人犯查尔斯·曼森妄图在51年前挑起的全面种族战争将由美国总统亲自发动。

以上只是一种可能爆发群体暴行的情形,我们不难想象出其他各种情况。现在进行此类风险评估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必要。迫使自己思考最坏的情形,能给予我们采取行动的时间。种族灭绝和群体暴行经常发生,包括在美国。问题不在于会不会在美国发生,而在于能否被避免。

这是9月3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州拉特罗布参加竞选集会的资料照片。(新华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