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足疗会所_90后男演员图鉴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一起拍电影(ID:yiqipaidianying),作者:念北,原文标题:《流量后退,实力上位 | 90后男演员图鉴》,题图来自:《一点就到家》剧照

2020年,最早的一批90后,已迈入“三十而立”之年。

与此相伴随的,是社会主流舆论场上对于“90后”这个群体抱之以更多的宽容和鼓励;而在影视圈,一批90后的男演员们最近也是异常活跃。

这边厢,在新片定档热潮之下,邓伦首部主演的电影《晴雅集》,李现主演的《赤狐书生》相继定档贺岁,黄景瑜主演的《月半爱丽丝》则将在这个月底上映;另一边,刘昊然主演的《唐人街探案3》回归春节档,而他成为最年轻的“百亿电影人”也引发网友热议;彭昱畅则是在刚刚过去的国庆档最忙碌的年轻演员,而在小荧屏上,《风犬少年的天空》一段葬礼戏让他的演技再次被验证;同样在演技上,正处于转型期的鹿晗和杨洋,一个凭《穿越火线》挽回了一波口碑,一个在硬汉小生的道路上继续前进着。

这一个个各有斩获的男演员都是90后生人。后浪汹涌也好,定论尚早也罢,总有一些好的现象,让我们看到了更多的希望。在此,拍sir也统计了一些代表性的90后男演员概况。(这里选取的是出生于1990年~1999年,近期较为活跃,且在大银幕上的表现曾经或正在引发关注的)

演员的门槛:90后科班出身不到40%

就在最近的平遥国际电影展上,张译在谈到关于演员的相关话题时,直言“表演是一门学科,现在可能有一些人不太理解这个表演的学科的背后的含义到底是什么,认为只要自身的外在的条件还不错就可以做演员,实际上演员的门槛还是有一定高度的。

诚然,成为一名真正意义上的“演员”,需要的是他们对表演有自我的认知和见解,有扎实的演技功底傍身,但不可否认的是,从当下的市场现状来看,起码一个人要想能够演戏,不再是那么遥不可及的目标。

换句话说,成为“演员”的途径变多了。一个直观的变化,就是近几年来评论一个演员的演技好坏,不再以是否科班出身为衡量的一大标准。

可以看到,在这些90后演员中,拥有国内三大院校(中央戏剧学院、北京电影学院、上海戏剧学院)表演专业科班学历的只有白宇、李现、邓伦、董子健等9人,其中如张一山、吴磊等“童星”,则是在入学之前就有了多年戏龄,累积了很多实战经验;即便是刘昊然,以及王俊凯,也都是在进入北电学习表演之前,就已经有过大银幕演出的经历。

此外,也有一些人所学的不是表演专业,但同属于艺术门类,属于跨界范畴。比如,彭昱畅在上戏学的是木偶表演;杨洋毕业于解放军艺术学院舞蹈系;丁禹兮最早在上海电影艺术职业学院学表演,后来又进入了上海戏剧学院继续教育学院导演系学习。

对于有志于从事演员事业的人来说,能够进到专业的院校进行系统地学习,是对于自身表演认知和形成自我表演体系的重要途径。因而,科班出身的演员,往往会具有一定的技巧性和学院派烙印,观众也能看到他们受过训练之后的基础表演功底。

不过,也可以看到,还有很大一部分人是非科班出身,属于真正的“跨行”而来。如肖战,最早学的是设计,在入行之前做了几年的设计师;黄景瑜学的是空乘专业,从服务员、学徒到模特等,干过不少行业;如鹿晗、吴亦凡等人,则大多所学的是音乐相关,也都是以歌手身份出道。

对于他们来说,可能在表演上不具备专业的表演理论知识,也不太懂得用一些方法去调控自己的感官,让表演形成一定的肌肉记忆,而是更多凭借自觉的领悟能力。片场是他们的学校,所合作过的对手演员、导演等剧组工作人员,都是他们的老师,可以说,他们所对于演员的认知和演技的训练就是在一部部戏的演出中积累而来。

当然,不管是科班还是非科班,表演的学习并无止境,这也是为何这几年“表演指导”越来越被行业重视的原因。大多数新人演员,在进组拍戏之时会邀请表演老师进行现场指导,这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儿;也不乏有一定表演经验的老演员,同样需要回炉重炼,以突破职业生涯的表演瓶颈。

总的来说,在如今的市场规则之下,不难发现,年轻演员们的构成生态更加多元、丰富化,同时,也面临着更多成名的机会。

可能因为出演某一部爆款剧集,就一夜成名,比如七月现男友,八月魏无羡,想见你的许光汉;可能因为上了某一档综艺节目而被更多人认知,彭昱畅《从演员的诞生》走到《向往的生活》,很大程度上提升了国民度;最近的《演员请就位2》中被发了S卡的施柏宇、王锵,也因此能让更多的观众认识。

演员进阶之路:有人转型、有人正在成型

事实上,翻看他们的成名史,以2014年、2015年这两年为标志,可视作为这批90后男演员的初次爆发期,就如同职场上的90后,那段时间正巧是大学毕业之后刚踏入社会的头两年,影视圈中的“演员”和现实生活中的“普通人”构成了某种程度的巧合和必然的趋同。

更大的巧合在于,这其中部分演员的成长轨迹和自我职业追求,也影响和印证了整个行业这几年的某种现象变迁,即大众关于“流量”的舆论态度。

2014年,吴亦凡、鹿晗相继和韩国SM公司提出解约,而后回国,再加上后来回国的黄子韬、张艺兴,“归国四子”成为了他们的代称。其中,以鹿晗回国为标志,在国内开创了一种全新的追星模式,即以“数据”为实力佐证。

另一边,凭借着《古剑奇谭》爆红的李易峰,和之后一起合作了《盗墓笔记》的杨洋,再加上成立于2013年,在2014年声名鹊起的由王俊凯、王源、易烊千玺组成的TFBOYS,构成了初代流量的格局。这其中,除却85后的李易峰,00后的易烊千玺、王源,其余都属于90后阵营。

当然,回过头来看,这也算是行业发展必经的阶段。那个时期,资本疯狂涌入,国内影视行业蓬勃发展,尤其是电影票房的增速吸引着更多的人入局。

鹿晗、吴亦凡等人回国之后纷纷以演员身份再次出发,交出大银幕处女作,一方面是因为内地的音乐行业萧条已久,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大银幕缺少新鲜面孔,再加上,彼时导演们似乎陷入了怪圈,害怕被年轻观众抛弃,于是纷纷启用这一批当时还被称为“小鲜肉”的流量,这也造成了一段时间内无论是大银幕还是小荧屏,都被流量霸屏的局面。

只不过,资本的退潮,流量的更迭比想象的还要快。从2018年白宇、朱一龙的镇魂CP,到2019年李现因《亲爱的,热爱的》一跃成为“现男友”,而后,肖战、王一博因《陈情令》成为新的流量拥趸,可以说,在人才辈出的演艺圈,最不缺的就是“流量”。

人类基因编辑简史:伦理问题亟需解决

长远来看,利用CRISPR的力量能提升人类健康和福祉,但CRISPR也存在一定的伦理问题亟需解决。2019年11月,首批获得基因编辑技术“CRISPR”使用批准的其中一个人体试验报道,在最初接受第一阶段治疗的两名患者身上,都表现出显著的积极疗效。为了产生无病血细胞,这些前体血细胞已被使用CRISPR进行改变。目前正在进行的临床试验使用CRISPR操纵基因,有望治愈镰状细胞贫血等先天性疾病患者,取得了良好的初步效果。

西安夜生活网西安荤场子为您推荐!

于是乎,不难发现,流量们也在积极寻求着“转型”,或者更确切地说,是伴随着外部环境的变化,他们在寻找自己职业的新定位和突破口。

鹿晗在今年交出了《穿越火线》和《在劫难逃》两部作品,足见他在人气下滑,备受外界非议的那段时间里的一些尝试和努力;杨洋在经历了《武动乾坤》的失利之后,剃起了寸头,从《急先锋》到待播的几部作品,都是在塑造着硬汉小生的现象;吴亦凡把一堆黑料放进了《大碗宽面》,凭借着说唱挽回路人缘;张艺兴也在最近开始了练习生培训计划,此前也凭借《一出好戏》的演出让观众有了新的认识。

就如同在职场上,大多数人都会随着年岁增长做出一定的职业规划,甚至是职业方向调整,演员们同样也会。

白宇和李现,虽然都曾因作品引发过大众热闹追逐,但同属于稳扎稳打型选手,在爆红之后更多时间是在剧组拍戏,以作品来维持热度,这点从他们的存货数量就可见一斑。

曾在综艺节目中被称为94年小鲜肉的彭昱畅,一边继续发挥着自身的形象优势,在《风犬少年的天空》中演绎着另类高中生;另一边,则以“青年黄渤”之态在《我和我的家乡》《夺冠》之中露了脸,以寻找更多的角色可能性。

更年轻一点的刘昊然,除了在唐探系列中塑造了让人印象深刻的天才少年“秦风”之外,那个在《一点就到家》中的连续创业者“魏晋北”,也让观众看到了他的另一面,而待播作品《平原上的摩西》,则实实在在走起了文艺路线,想来“弟弟”总也有长大沉稳的一天。

也有一些90后男演员则是因为一部部作品,逐渐以“硬汉小生”的现象为人所知。国民度非同一般的“童星”张一山,在2016年凭借《余罪》终于摆脱了《家有儿女》刘星的影子,算是找对了型男的戏路;因《上瘾》出名的黄景瑜,自打在《红海行动》中转身成为硬汉之后,从《破冰行动》到未上映的《检察风云》《亲爱的戎装》,“硬汉”成了他的一大标志;快男出身的欧豪,近两年也借着主旋律的东风,开始走起了硬派小生的路线,成为逐渐耀眼的新生代演员。

当然,像是生于1999年的吴磊,王俊凯等人,比起生于90年上下的90后们,也只能用后辈形容。年纪尚小,还有太多可能,对于他们来说,当下能做的就是积累经验,不放松在学校的学习,也懂得在作品中磨炼演技。

谁会是下一个影帝?

都说后生可畏。

尤其是在竞争激烈的演艺圈,当00后们都开始崭露头角,用作品带给观众惊喜之时,90后似乎也没有了更多可以“骄傲”的资本。当然了,江山代有才人出。不管是否后浪追逐,在更老一辈的人看来,“90后”还是小小年纪的后生仔,也依然有很大的空间可以去进步。

前段时间,刘昊然成为最年轻的“票房破百亿电影人”曾引发网友热议。且不论其参与的每部作品戏份有多少,“百亿”大概率也只是为一个宣传噱头,就如同用一个奖杯以表彰这些年来在某一方面所取得的成绩。

事实上,若论电影票房,在90后男演员中,刘昊然主演的电影确实总成绩不可小觑,但作品的票房是一方面,口碑则是另一维度的评判标准。若能商业价值和艺术价值两手抓,这大概也是演员们都希望看到的结果。以至于当刘昊然搭档影后周冬雨出演《平原上的摩西》,也被不少人寄予能够拿奖的厚望,毕竟“拍文艺片更能冲奖”已成了业内心照不宣的共识。

在演艺圈,想不想拿影帝,就跟明星们被问及入行之后想不想红一样,是个伪命题。至于能不能拿,其实是天时地利人和的共同作用。作为香港电影金像奖主席,尔冬升在上一期《演员请就位2》中点评辣目洋子的表演时,就说道,评选金像奖,“有时候不需要戏多的,一场戏就可以提名,就可以拿奖”。

因而,当一个演员能够拿下代表演技最高荣誉的奖项之时,背后往往也是编剧、导演、合作演员,再加上摄影、灯光等剧组幕后工作人员互相的成就。

从当下的这些90后男演员的过往作品来看,曾经最接近影帝的,是主演《大象席地而坐》的彭昱畅。2018年,他凭借在影片中的表现,提名了金马最佳男主角,和徐峥、段奕宏等人同场角逐。虽然最后没得奖,但有机会提名,对当时的彭昱畅来说,就已经是莫大的肯定。

在最近播出的网剧《风犬少年的天空》中,他在主持父亲葬礼时那一段含泪带笑的哭戏,再次收获了不少美誉。不吹不捧,就当下来看,彭昱畅确实是值得期待的年轻演员之一。

而在彭昱畅之前,还有一位提名过金马影帝的90后演员,就是近来曝光不多的董子健。早在2013年,他就以《青春派》提名金马最佳新人奖;2015年,则带着《德兰》继续征战,提名了金马最佳男主角,成为最年轻的影帝提名者

可能是当爸了之后低调了不少,近几年他也拍了一些并没有引起太多水花的电影作品,以至于有网友称他“出道即巅峰”。不过,未来的路还长,演技也确实经得起考验的董子健,还有《刺杀小说家》《流金岁月》等影视剧未上场,是否还能以实力服众,就看作品说话。

近来频频在内地影视剧露脸的台湾小生李鸿其,作为文艺片出身的男演员,在2015年就凭借着《醉·生梦死》拿下了金马最佳新人奖,并获得了台北电影节的最佳男主角,可以说起点颇高,也算是年轻演员中气质较为独特的一类。

不过,话说回来,拿影帝也不必成为演员们的执念。纵观国产电影市场,不乏多次陪跑的无冕之王。“影帝”也好,“百亿”也罢,说到底只是一个可视化的评判标准,是外界对于演员的一种关注体现。

而对于演员自身来说,可能有一个为之奋斗的目标,大概也会成为一种积极向上的动力。从演员到影帝,真正的演技修炼之路,必然也面临着不少的挑战。

当然,也不用着急。90后的男演员们,最大也只是“三十而已”,还有很多的时间可以去打磨演技。而他们每一个人,都有自己所需要面对的事业关卡,所以可能发展现状也不同。

站在观众的立场,自然是希望有更多的年轻演员能够脱颖而出,能看到更多的“神仙打架”,或是“死亡之组”的场面,那是福气。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一起拍电影(ID:yiqipaidianying),作者:念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