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足疗会所_澳银资本熊钢:VC如何让企业跨过死亡陷阱?

2020年10月12-15日,清科集团、投资界联合华发集团在珠海举办第二十届中国股权投资年度论坛。这是一场持续20年的行业之约,作为行业年度最受瞩目的盛会,现场集结了1000名投资行业头部力量,解析政策趋势、聚焦投资策略、探索价值发现、前瞻市场未来。20年之际,可谓星光熠熠,群英云集。

在本次论坛上, 澳银资本董事长兼创始合伙人熊钢,围绕《风投即“投人”:与聪明者为伍,与担当者同行》带来了一场云演讲。以下为演讲实录,经投资界(ID:pedaily2012)编辑整理:

各位下午好,非常感谢清科集团给予我这样的机会,跟大家分享我们在风险投资领域的一些认知和一些成功,或者是一些失败的经验。

风险投资即投人,就是说它的底层,因为不像成熟或者是成长到一定阶段的企业是可以量化、衡量的,风投可能是在没有任何判断的基础上对未来做一些判断。

首先请允许我介绍一下澳银资本。澳银可以用两个关键词来形容,一个是家族资本,第二个就是早期投资。家族资本讲的是我们的出资人有两个,一个是美元的母基金,一个是人民币的子基金。美元的母基金成立于2003年,到现在为止一直存续,主要投资是在国外,至今投了美国、以色列、澳大利亚的七家GP,我们作为LP来投资的,所以是家族资本。

2009年,澳银进入中国,发行了第一支人民币基金——深圳华澳基金,这个基金存续了12年。从2003年到现在17年,我们作为人民币基金的管理人,作为GP是11年。人民币基金投了将近100家技术企业,97家都是技术型企业,现在已经有23家上市公司。

截至目前,澳银资本人民币基金规模达到30亿以上,其中有两家医疗企业市值超1000亿,分别是康泰生物和新产业生物。这两家企业都是在2010年投的,目前仍在持股中。

现阶段,澳银资本管理了八支人民币基金,六支形成了正向的现金流,DPI超过了1。另外一支还在投资期,还有一支刚过投资期,已经全部盈利,最高IRR已经到了55%,最低也有12%。深圳华澳基金在去年年底评为“20年中国VC基金最佳回报TOP10”。新产业上市以后,让基金年化收益率一下子从去年的30%到了50%。

今年,大家都在讨论什么叫做长期主义?我们有两个定语,一个是专注,一个是精细。专注而精细的长期主义,专注即这十多年,无论在美元母基金,还是人民币子基金,都投资在技术领域。第二,我们80%的资金都专注在A轮或是A轮以前的阶段,围绕着医疗健康、信息技术、装备材料等核心领域。

现在,澳银清算的六期基金均形成了正向DPI,项目实际退出率80%以上,这是精心管理的结果。我们基金规模的发展,以及项目投资的速度,都应该是中等甚至是偏保守一点的。形成正向现金流的六支基金最长时间是6.1年左右,最短的是4.2年,80%上市公司都是A轮进去的,2013年投的康泰生物,2010年投的新产业,跟着的时间都比较长。最长的投资时间是13年,平均时间会在8年,参考的对象一直是美元的LP和GP来对比的,我们投的美元GP来作为参考对象。现在我们的人民币基金表现应该来讲还比美元基金略微差一点点,但是追上甚至超过美元母基金的表现,是我们的一个目标。

风险投资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作为投资机构,如何让企业跨过死亡陷阱。因为风险投资和后端投资,差异就在这个地方。死亡陷阱是什么?在我看来,死亡陷阱最大的陷阱就是业绩。澳银在这个方面有非常深刻的一些体会,跨过这个平衡到优化一个大的区域,让业绩跨到正常的增长上去。

风险投资主要是投资创业者,而不是企业家,三个曲线反映了创业者的特点。第一个是敏感性,敏感性跟他的学识和年龄有很大的关系,随着年龄的增长,职业生命周期的增长,它是一个不可逆的下降。也就是说,随着年龄的增长,企业家的敏感性,企业家对新事物的判断,学习新事物的能力,接受新事物的决心往往在下降。我们认为,决策力能力是一条不太容易控制的曲线,让这条曲线变得往上走,这是我们的目标。

另一方面,随着生命周期的增长,干预力会比在年轻的时候强一些,经验、资源各方面的历练相对它的职业生命的前一段,会有比较好的增长,所以大概是一条抛物线。

2020年,消费要怎么投?

2020年,消费要怎么投?,会上,各位嘉宾围绕《流量与数字,新消费奥力给》进行了圆桌讨论。

西安夜生活网西安荤场子为您推荐!

整体来看,创业家的态度、习惯、方法和经验,构成了创业家的整体素质,也就是能力底层核心的来源。澳银资本用17年的时间,收获近80家投资企业的退出率,总结得出诚实、担当是最重要的两个基础。往往聪明的人,他们的习惯基本上都是主动和开放,容易接受新东西,也容易延展边界。

“全面思考,周密计划,细致实施和整体效果”是澳银的十六字方法论,如果我们的企业家具备这些条件,往往它的企业相对来讲办得好一些。经验,是一个成功的微量元素,因为经验可以借鉴,只要主动开放,那么经验的来源是多元的,自身的经验肯定是重要的。

作为一个家族基金的投资者,我认为投资家的定位就是要做企业建设性的干预者。其实作为创业团队,我们感觉到最大的问题,就是在跨越死亡陷阱最大的问题,业绩目标的制定和达成,是创业团队最大的短板。这个有数据可以验证的,澳银所投的项目里面,业绩达标率第一年很少能够超过50%,第二年会急剧下降到30%不到,十家企业里面第二年预计不到3家能达到自己的预定业绩目标,到第三年就更低了。所以,这是作为风险投资者核心要关注,如何让它跨越这么低的达标率,这是投资干预里最重要的事情。

初创企业的治理能力普遍偏弱,因为它没有经历过企业组织治理。再就是风险干预,初创企业确实经常处在生存危机之中,作为投资机构,时刻都准备替它他风险干预。第四是资源支持,就是对一些初创企业不具备的资源,我们要给予一些帮助。

最后分享一下澳银十诫,这是我们用17年的时间,用将近7个多亿的美元和30亿人民币,所换来的一些投资信念原则:

1、关于投资风险的认知,即高风险带来不了高收益。收益和风险在风险投资行业并不完全对称,原因就在于如果没有足够辨别不可控制的风险,其实所有非结构性的风险,都可以回避;

2、市场中平庸的企业永远多过出色的企业。在我的体验里,投10家企业,只有三家企业是不需要担心的。但我们能做到80%的退出率,就必须通过投后管理不断给予一些建设性的干预,把胜率再提高50%到接近80%。

3、没有企业是完美的,但是我们必须知道哪些风险是致命。

4、不要相信三次对不能兑现业绩承诺的企业,它要么是骗子,要么是菜鸟,对业绩达成的决心和执行力,一定是出现问题的。

5、没有卖不出的产品,只有卖不出去的价格。

6、以高价买入并指望更高的价格卖出的行为是投机,而不是投资。做投资这个行当,我从业17年了,感觉到如履薄冰,任何时候可能都发生风险,如果在这个问题上,心理上面一定要放下来,一定要让自己沉静下来。

7、成功带来自信,成功要有一个边界,没有盲目的自信,不是自信就能带来成功。

8、如果不能准备做十年的事情,连十天都不要做。十年下来我们回过头来看整体效果怎么样。

9、偶尔打出漂亮的网球不会是你赢得比赛,专注并能持续得分才是最后赢家。

10、还有就是投资的伦理,我希望创业者成为什么样的人,我们投资者首先要成为什么样的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谢谢各位!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微信原文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