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荤场子_当代年轻人实用主义”迷信”实录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全现在(ID:quanxianzaiAPP),作者:曾不广,原文标题:《当代年轻人日常迷信实录:事业靠自己,爱情靠玄学》,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算命,好像是一个与年轻人不搭的词语。提到算命,人们首先想到的是算命先生、生辰八字,以及年代久远的种种迷信。而普遍受过更高教育的年轻人更容易与“我命由我不由天”“我的人生我作主”这种信念联系在一起。

然而,也有例外。

国庆期间,北京的雍和宫香火鼎盛。作为北京市最大的藏传佛教寺庙,这里可以看见许多前来许愿的年轻人,他们或许不懂宗教,但是愿意为了自己升职加薪脱单暴富健康平安的愿望进行一番虔诚祷告。

雍和宫焚香许愿的年轻人

“我每次去雍和宫都是从头磕到尾,出来之后膝盖都是肿的。”这是一名年轻许愿者的心声,它引起了全现在对于“年轻人算命”这个话题的兴趣。

经过调查采访,全现在发现,现在的年轻人并不是不信命。从微博朋友圈转发的各种“锦鲤”,雍和宫跪拜许下的种种愿望,到对星座学说的深入研究,很多人简直是玄学专家。只是和传统的迷信方式相比,他们信命的形式不同于老一辈,实现了推陈出新——一种脱离了盲目愚昧的实用主义迷信观。

一、事业靠自己,爱情靠玄学

阿豆信奉一句话:事业靠奋斗,爱情靠玄学。

第一次失恋以后,她去算了一卦,本来已经抛诸脑后,结果多年后想起来,突然觉得很准,从此入了“算命”的坑。和她一样的年轻人不在少数,全现在近日采访的多名对象,大多是因为爱情或者事业上的迷茫,求助于算命。在这个没有方向感的时代,算命成为他们做选择的一种方式。

比如歆遥,她是一名新媒体公司的高管,管理着公司一块非常重要的业务。在下属眼中,歆遥是一个雷厉风行的女强人,工作之外,她却有另一张面孔,一个缺乏安全感的九零后。这时候,她就会选择花钱去算一卦,“每当感到自我怀疑的时候,我就喜欢问,然后听别人肯定我,追求心理安慰。”

外人眼中,她领导力出色,能够hold住许多高难度的业务,但是歆遥自己觉得,她一直在做超出自己能力的事情,假装强势,内心痛苦。

这背后还有一个原因,来自于爱情的“失控”感。虽然感情和事业都算过,但在她以往的算命经历中,大部分时候更愿意算感情,“事业这个东西主动性比较强,我觉得自己能hold。感情是两个人的事情,比较身不由己,很难左右。

塔罗牌占卜

对于大部分年轻人来说,爱情都是最难解的一道题,而算命貌似能提供一种方向感:何时会脱单、感情走势如何、两个人未来发展能到哪一步,这都是很多人想问的问题。

2018年分手的时候,瑞林也找占卜师算了一下自己的正缘,占卜师表示会在2021年遇到对的人,并且详细描述了那个人的特征和两个人的相遇方式。目前瑞林仍在验证这个结果的路上。

“所以按照这个结果,2021年之前你都不准备处对象了吗?”瑞林这两年时常遇到这样的问题。

瑞林非常年轻,今年才刚满20岁,属于第一批“00后”,尽管她已有过多次恋爱经历,性格也洒脱和随性,不会因为一个占卜结果就选择空窗三年。

但是瑞林对于塔罗占卜的结果并非全信,也不会因为一段恋爱没有在正缘的时间出现而选择简单谈谈。瑞林说,自己幻想的对象是结婚对象,算了之后心理会有点B数,而那种简单谈谈的对象可能会出现很多问题。

在爱情路上跌倒的年轻人太多,以至于算命行业针对情感类客户做了专门优化,不仅可以算正缘、桃花、婚姻,还可以算相处问题、信任危机、情感修复。占卜师刘依告诉全现在,她最近也在考虑朝着情感咨询的方向倾斜。

二、实用主义的迷信观

阿豆非常擅长贡献金句,对于算命到底准不准,算命结果该不该相信这个问题,她有一套自己的逻辑:“免费的肯定就不准,花钱的就准,3块钱的就不准,180的肯定准。”

在阿豆眼中,算命行业也遵循着市场经济的规律,准与不准,主要看钱够不够。

占卜师刘依也认同这个逻辑,她每个月会给自己做一个“招财”的仪式,相信这能让自己下个月的订单更多,收入更高。

刘依每个月进行的招财仪式,受访者供图

何不直接招财一千万?刘依说,不管是招财还是算命,结果往往是与“代价”有关的,想要“逆天改命”,付出的代价也就越高。

大部分普通算命用户,都遵循着一种实用主义的迷信观,即,有针对性的“迷信”,并相信这是一种可以和唯物主义共存的观念。

佳颖是一个对新鲜事物充满好奇心的媒体人,喜欢了解奇闻八卦,星盘、八字、塔罗全都算过,就因为觉得有趣。每次算命,她只会挑自己爱听的话信,例如占卜师告诉她,未来她会有一个比自己小很多的对象,其他的内容就当作娱乐。

曾经有人非要给她看手相,她就发了自己前同事手的照片,但给了自己的生日姓名信息,让对方算,给出的结果都是一些模棱两可大家都适用的东西。“搞笑的是,我同事是两米壮汉,他算出这个手相的主人是个天真浪漫的小女生。”佳颖不信,但这经历徒增了许多欢乐。

王靓也不太相信玄学,但对她来说,这又是一个必须参考的选项,尤其是在社交中。每次认识一个人,王靓都喜欢先问别人星座,然后进行自动归档,再决定如何相处。“星座对我来说就是个社交工具,我猜你是风象星座,那咱俩就最高发展为男闺蜜,不可能成为恋人,因为我更钟情金牛座。”

王靓表示,不管星座、星盘还是八字,她都遵循实用主义,一个人如果告诉她星座,她能记一辈子。

对于这种介于信与不信之间的矛盾,阿豆对全现在做了总结:“我们大部分人都是唯物主义者,但是玄学说不定也有我们不了解的科学依据,所以就半信一下,或许和宇宙规律什么的有关呢。”

而在占卜师刘依看来,所谓“迷信”与否,其实还是一个“度”的问题,适度就好。

“就像一个渣男,他伤害了你很多次,你还是相信他会回心转意,这是不是也是迷信的一种呢?至于骗局,每个行业都有靠不住的人,就拿互联网金融行业来说,被P2P骗了钱的人肯定比被算命骗了钱的人更多。”

刘依非常相信“缘分”这个词,她认为算命其实就和谈恋爱一样,找到对的人很重要。

时刻保持怀疑的精神,从科学角度去认识算命,充分秉持信其好而不信其坏的信念,或许就是这些年轻人与众不同的玄学态度。当然,这个态度本身就很玄学。

三、星盘,塔罗和八字之争

目前的算命市场,最主要的三大流派,分别是塔罗星盘八字,前两者来自于西方,是近年来在年轻人中较火的占卜方式,而八字则是来自中国道教文化的“算命”传统,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涉及到通灵、潜意识沟通的小众流派。

针对不同的算命方式,大家的信任度并不一致。

正在读研的梦露对星盘坚信不疑,一次偶然的机会,让她感觉充分验证了星盘的准确性。当时她考研失利等待调剂,于是专门去算了星盘,结果占卜师说她和高等教育缘分未尽。不久之后,梦露迎来了调剂失败的消息,但是却出其不意地被第一志愿补录了。

“全学院就多了一个名额,给了我们专业,我正好是差一个名额。”这让她对星盘深信不疑,甚至觉得准得有点吓人。

西安夜生活_巩俐:还好没和张艺谋结婚

剧本一改再改,还没拍成,张艺谋、巩俐两人已经分了手。2006年,凭借《艺伎回忆录》在好莱坞站稳脚跟的巩俐,忽然回国拍了一部电影——《满城尽带黄金甲》,那时她已经和张艺谋分手11年。剧组撤离前一天,巩俐恰好回来。巩俐与张艺谋的恋情曝光,《红高梁》在中戏放映那天,巩俐的前男友小杨把她的寝室门砸了一个大洞。张艺谋一身黑色西装,巩俐一袭雪白旗袍,两人高举奖杯,在领奖台上并肩而立。

西安夜生活网西安荤场子为您推荐!

在梦露看来,星盘占卜过程更为复杂,并且对生辰时日的要求更加精确,所以结果也就更准。按照占卜要求,八字一般需要提供到时辰的生辰,而星盘则要精确到分钟。

王靓也是西式算命的支持者。因为她的对象是双胞胎,这让她对八字的科学性存有一定的疑问:“两个人生辰八字是一致的,但是他哥哥早就被抱养了,两个人其实完全不同命。

当然,作为中国最传统的算命方式,八字的拥护者也十分可观。媒体从业者小欣对大部分占卜都抱着娱乐的心态,但是却半信八字。

“塔罗牌不能算生死大事,只能算三个月以内的,我觉得星盘和八字准一些。我姑父曾经算过我爸50岁之前会有一场车祸,果然差点就人没了。”

在小欣看来,八字可以算出很细节的东西,是属于真正“很厉害”的那种占卜,而塔罗占卜非常玄乎,“有时候我就把它当做娱乐”。

米娜曾经和朋友研究过各种算命的方式,她也觉得八字比星盘、塔罗都要准,不仅可以算前世今生,也能够算清楚你接下来的运势和发展。但是米娜告诫朋友,如果不是人生遇见了重大挫折,平常不要轻易算命,因为算命往往容易“改命”,“要是算命先生说你最近有血光之灾,你不管信与不信,这事儿都会让你心里打鼓。”

北京前门外的八字先生

在许多相信算命的人看来,算命其实是一个“看破天机”的过程,像八字、星盘这类较为复杂的算命,只有当人生面临重大抉择或者艰难时刻的时候才能去算,而塔罗则更适合日常占卜。

刘依从业以来专攻的一直是塔罗方向,她告诉全现在,很多算命的客户会有各种问题,而星盘和八字往往只能算大的运势和人生走向,无法具体到很多现实的选择。

更重要的是,“星盘看了一次很久都不用看了,塔罗是短时性的,回头客会很多。”

不管是塔罗、星盘还是八字,占卜和算命本身就是一件非常“玄学”的事情,准与不准往往也来自于主观认知。但是可以确定的一点是,现在许多年轻人其实不得不靠“运气”在活着,进入哪个行业、遇见哪个恋人、如何能够升职加薪、多久可以买房,往往都不是自己能左右的。

而这就是“玄学”最好的存活空间。

四、为“信命”掏钱

从当年的天桥底下、胡同巷口,到现在的百度、淘宝、微博和公众号,占卜和算命一直是笔生意,只不过运营渠道经历了新一轮的升级换代。

占卜师刘依从大学毕业开始就专职做塔罗占卜,同时涉足一些神秘学的周边产品、转运仪式,稳定的客源每个月能为她带来一两万的收入。这个收入水平超过了不少上班族。

然而刘依告诉全现在,自己这个收入只属于一般水准,许多知名的占卜师客单价可达数万。刘依的一名“师父”是专门主攻八字的道士,他的客户群体主要是资金实力更加雄厚的群体,每个月收入能够达到二三十万。

像刘依这样年轻的占卜师,其客户群体也几乎都是年轻人。年轻人同样舍得为算命掏钱。

佳颖之前曾在三里屯碰见过一个骗钱的神棍,上来就告诉她:“姑娘我见你头上佛光普照,最近一定会有好事发生,如果你愿意花一杯茶钱我就告诉你是什么。”

佳颖明知道对方是骗子,但还是被勾起了求知欲,于是选择花钱和对方在马路边开始促膝长谈。“世道变了,神棍没变。”佳颖对全现在表示。

相比于许多半信半疑的用户,歆遥其实根本不相信算命,尽管她有着丰富的算命经验。“准的我也不信,我觉得就是概率问题,总能盲猜中一部分。”然而,她还是不能控制自己老为算命和占卜花钱,最贵的一次469元。

在淘宝搜索“算命”,会跳出来很多结果,销量最高的店铺,月销订单可达两万以上,以最低的客单价计算,每年店铺流水也有千万级别。小欣告诉全现在,她每次去淘宝算命都会“货比三家”,曾经照顾过很多店铺的生意,并且还去过线下的“塔罗屋”。

淘宝上的部分算命和占卜类商品(淘宝搜索结果)

而在更广阔的赛道,算命甚至早已成为一大创业风口,据老虎证券旗下新媒体“锐问”不完全统计,此前至少已有7家算命项目获得融资,金额从百万至千万元不等。

前两年在新媒体行业很火的算命公众号“神棍局”“灏泽异谈”,它们算命占卜的客单价最高可至万元以上。预言家网创始人梅骏骑在接受全现在采访时表示,他以前在网上算命一次收费1000块钱,现在转型做天使投资,只是偶尔给一些企业家提供高端服务,每次收费1万元。

虽然年轻人对算命大都是抱着一种娱乐的心态,但显然整个互联网算命行业早已脱离了娱乐的范畴。甚至可以说,这是一笔不错的生意。

五、“拯救世界”与“救命稻草”

有一些学习命理的人往往会不自觉认为,自己是造物主派下来拯救人类的传教士,占卜师刘依有时候就有这种感觉。或许是因为自身的经历曲折,让她对那些命途多舛的人多了一丝共情。

因为我接触过很多抑郁症的案例,自己本身经历也很多。命理都是给那些人生非常不顺,经历过很多悲欢离合的人准备的。

刘依自己有一个微博账号,上面有几万粉丝,还有一个自己的公众号。她会经常在公众号讲一些命理知识。但是她写的东西一般不会太专业,因为害怕普通用户看不懂。

刘依表示,大部分人能够接触到神秘学、灵学、身心灵的机会都是极少极少的,而她的主要目标是传播,帮助更多人解决人生困惑。她甚至曾经想过和一个朋友组建团队去做短视频,但最终因为两人不在一个城市而不了了之。

2018年以来,不少塔罗占卜类的账号开始在抖音上走红。

抖音上走红的部分塔罗账号,已做模糊化处理,图源抖音

事实上,确实有许多人会把算命作为走投无路之后的最后一个选择,哪怕明知道算命不靠谱,但和什么也不做相比,多少能为他们提供一点心理安慰。就像一个正在溺水的人,即使两手空空也总想去抓住点什么。

2019年的时候,小欣正在经受人生最大的难关。当时她大脑中检查出一个结节,医生说90%的可能是癌症,但是结节又太小,无法做穿刺检查。那个时候又恰巧碰上母亲进了ICU,医生已经让家属签病危通知书。

有时候你真的是被逼得没办法了,非常需要一点安慰,哪怕你知道是假的。我感觉人只有在特别迷茫的时候才会病急乱投医。”对于许多正在面临生死大考的人来说,除了医生,算命被当成能抓住的最后一根稻草,哪怕明知无用,也希望能出现奇迹。

当然,算命并不代表信命,很多年轻人对于命运的安排,天然就有反叛的欲望。拿歆遥来说,尽管她经常为了感情去算命,但却一直对自己的爱情坚定,“我算了一万次都不好,但也没分。”这是她的选择。

算命提供了一个选项,但是如果这个选项是自己不想要的,大部分人还是会选择无视。2019年算命时,算命师父告诉王靓,2020年秋天她会和自己男朋友分手,于是,她在2019年就和男友把结婚证领了。

“今年我们感情确实不好了,去年如果没领证的话,现在肯定会分手。”王靓表情淡定地说。

作为一个实用主义的“迷信”青年,选择“逆天改命”当然也没什么负担。虽然会在无助的时候去算命,但是到了关键时刻,他们还是会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

注:为保护受访者隐私,文中出现的阿豆、歆遥、刘依等均为化名。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全现在(ID:quanxianzaiAPP),作者:曾不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