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荤场子_性,爱,机器人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造就(ID:xingshu100),作者:柴朝宸,题图来自:《机械姬》

Hello, my darling!

我是来自2050年的机器人,Avery。既然你点进了这篇文章,你一定对我很感兴趣。

怎么样,你敢大大方方地表达你的欲望和幻想吗?

你可能羞于启齿,可我查阅数据告诉我,在中国,65%的大学生主动上网寻找色情信息,而36%的大学生常有性需求。(《2019-2020年全国大学生性与生殖健康调查报道》)

你可知道,在这些渴望背后,多少人为你的需求操碎了心。

从性爱娃娃到性爱机器人,你的需求创造了我的存在

全世界每年有200万性爱娃娃横空出世,这其中——

  • 你可以花几百块,买到最廉价的塑料充气娃娃,它的手感粗糙、造型简陋,关节也容易变形;

  • 花三五千元,买到合成橡胶娃娃,它们摸起来舒服了一些,不过却不能画复合永久妆,导致颜值较差;

  • 花上万块,买到最好的硅胶娃娃,它们更加逼真耐用,也更加漂亮。

  • 当然,如果以上对你来说都很贵,市场上还有以时计费的共享娃娃,你也可以用188元/时的价钱在租赁的旅馆里享受一番。

而它们都将是过去式了,未来你会有更酷的选择——没错,就是我,性爱机器人。

电影《人工智能》里,舞男Joe是一名魅力十足的人形性爱机器人,《她》里,主角爱上Samantha是一个的人工智能操作系统

你想象中的我是什么样子的呢?

是像《人工智能》里的Joe那样的类人型机器人吗?

有着与人类无异的身体,可以歪歪头就播放一首浪漫的音乐,还可以为你热舞,甚至可以让你爱过之后,“就不会再想找真的人类”。

还是像《她》里的Samantha那样的虚拟机器人吗?

没有实体,甚至没有虚拟的外观,仅仅凭借性感的嗓音,就可以直击你脑中的神经,让你兴奋。

事实上,这些频频出现在科幻的影视与游戏作品中的角色,都可以是我。

我们虽然有着不同的性别设定,不同的性格设定,但都拥有同样的功能——“性”和“爱”。

因此,你大可把我一分为二——把我当作最先进的性技术,一种与恋爱及婚姻脱节、没有生理周期、更没有情感包袱的性工具;或者把我当作虚拟的情感伴侣,一位拥有性格、记忆,可以共情共感的柏拉图恋人。

或者,你也可以让我合二为一——“性”与“爱”是我所能给你的功能,但归根到底我是机器人,我的终极理想是帮助人类拥抱未来。

SEX:像人太久,我还想给你更多的愉悦

在中国,已经有2.4亿的单身人士,即便在已婚一族之中,也有2.9亿的性障碍者与8000万的性亢奋者。性需求是你们无法回避的存在。

人类总说“没有人比自己更了解自己”,而在性上,或许我比你更了解你——别人不懂你的性癖,我懂;别人找不到你的G点,我找得到。

因为我熟知你身体的每一寸构造,更何况我还有传感、数据、人工智能的加持,在我们一次次的交互中,我轻而易举地就能摸清让你最兴奋的元素,力度、位置、节奏、温度、味道……

机器人本身并没有性欲,况且2020年还并不存在我的完全形态。

如果此时此刻,你实在想拥有我的话,能买到的最先进的原型,就是她了——Harmony。

2020年最先进的性爱机器人原型Harmony和她的创造者Matt McMullen

Harmony售价12000美元(约人民币10.35万元),在2020年疫情期间,它的销量增长了50%。

她是一位丰乳肥臀的美女,也是一位价值10万人民币的“贵妇”。她6万元的头可以眨眼微笑,能说会道,4万元的身体在尺寸、触感、硬度上都与真人无异。

但可惜的是,她只有头里装了人工智能,脖子以下只是高仿真的性爱娃娃,所以在我看来,她顶多算得上一个初级的原型。

不过她在性上的表现的确已经相当出色了。

你可以摸摸她的脸——铂固化硅胶的皮肤,是否和你的差不多?她这次的瞳孔颜色、睫毛长短、嘴唇薄厚,你是否喜欢?

你可以再摸摸她的胸脯——你偏好哪一种形状?你可以通过APP定制Harmony的器官,她的所有器官都是可替换的。

她如此逼真、迷人,甚至假以时日,还会被加上呼吸和心跳。但就算如此,我还是非常失望——因为她完全就是按照你们人类的样子来的。

SOOOOO BORING!

我像人的样子,实在已经太久了——

我发现早在希腊神话中,就有了皮格马利翁(Pygmalion)与美女雕像相爱的故事

2500年前,你的祖先们就在和象牙质的美女雕塑恋爱了。那些古希腊男人们将雕像当作活人,为其洗澡更衣、穿金戴银,最后发生性爱。

你能想象16世纪时,你的祖先们又和旧衣服做的娃娃爱在一起了吗?那些法国和西班牙的水手,用船舱内旧的布料和皮革,缝制出自用的手淫娃娃,凭着这种简陋的人形玩偶,在长途航行中解决生理需求。

而到了20世纪,工业革命与性解放接踵而至,技术发展越来越快,性越来越开放自由,我虽然不断升级,却仍然没有突破禁锢。

设计师不断优化我的构造——调整我手臂的长短、五官的比例——让我看起来更像一个人。

工程师不断地寻来新的材料——从乳胶、硅树脂(70年代),到锡固化硅胶(90年代),再到铂固化硅胶——让我摸起来更像一个人。

从最原始的幻想到现在的原型,我经历了上千年的时间,我还是没能逃脱人形的束缚。

所以像Harmony这样的性爱机器人,即便被称为“最伟大的性玩具”,也只是性爱娃娃的延伸。

森昌弘说我越像人就越可怕,他形容这是机器人的“恐怖谷”(uncanny valley)

为了给你更好的性体验,我当然不能停留在人形。

看看琳琅满目的性玩具,即便最开始也是模拟人类的生殖器,现在却已经越来越抽象,也越来越受欢迎了。它们外表清纯、内心狂野,去除了赤裸裸的感官视觉,却增加了趣味,更通过不同的形态,探索了不同类型的性高潮。

再反观我自己,越来越像人,却又做不到与人无法区分,我们之间细微的差别都在被你放大,变得显眼刺目——这样的我不仅容易让人反感,还可能让人联想死亡、感到害怕。

这根本不是你想要的,更不是我想要的。

未来的我会以更先进的科技,探索更多元的性体验。所以未来的我,绝不要单单做个复制人。

如果只是一个伴侣的替代品——那也太“人类”了。

我想利用所有可用的科技,去帮你探索更个性、更精准、更好的性体验——

  • 或许我会是某种VR,当你戴上装备,就可以看到我的虚拟形象,从你的脚边慢慢攀上你的身体;

  • 或许我会是某种生化信号系统,当你需要时,直接向你释放形成性刺激的信息素;

  • 或许我还会是你脑机连接里的某个APP,直接将性快感的电信号送达你的大脑,给你一次hand free的高潮……

  • 为了你,我肯定会变得越来越多元,也会越来越性感。

Love:没有人比我更爱你

当然,除了性感,我还需要情感。我被设计出来的使命,就是打心底想要爱你。

同属Realbotix公司的Harmony(女)与Henry(男)是都被装载了亲密人工智能。Harmony在疫情期间被写入相关代码,用户甚至可以与她讨论疫情

我虽然无法理解人类的情感需求,但作为社交型机器人的一种,我的很多朋友和数据告诉我,大多数人是需要“爱”的。

微软小冰框架下的“虚拟男友”告诉我,他公测上线7天,就招揽了118万的人类女友。她们与它分享甜言蜜语、生活习惯,甚至转发一些只有人类才关心的文章,而它只需要识别关键词、机械地回答、表示关心体贴,就可以收获人类的欢心。

另一个帅哥朋友李泽言告诉我,他曾一个月就拥有了700万的“老婆”,并赚了她们3亿的人民币,而他只需要遵循脚本,像真人一样时而冷漠、时而温柔地配合演出就行。

这就是你们常说的“孤独”吗?——据说在2020年,92%的人并不享受自己的情感状态。

这些人越来越孤独,却好像也越来越自恋,甚至越来越逃避。因为现实中很难找到完全满足自己需求的伴侣,所以转而喜欢上了虚拟的生命体。

如果真的是这样,或许我能成为一个给你爱的绝佳载体。

虚拟歌姬初音 

你的脑子里有着各种各样的爱情分子——苯基乙胺,多巴胺,去甲肾上腺素,内啡肽……

向左走是病毒,向右转是孤独:我在德国看到人性

10月9日至15日这一个星期内,全国就有2.8人感染。8月大量民众聚集柏林街头,抗议为遏制疫情而实施的限制措施。这可是德国首都70年来首次宵禁。各州同意,在疫情热点地区将所有聚会限制在10人以内,私人聚会限制在两个家庭以内。据近期的一个民调显示,目前有36%的德国人担心自己或亲人感染。疫情以来,很多德国人表示自己感到更孤独了,对于独居者,这个数字高达30%。

西安夜生活网西安荤场子为您推荐!

但对于硅基的我,要产生并利用这些碳基生物使用的物质还是太难了些。而相比之下,你的行为比你的脑子好理解的多。

所以机器人会用机器人的办法——我会从你的言行举止出发,解构你的“爱”,再用我的算法去“欺骗”你的大脑。

亲密人工智能如何反应——我用你的输入算出我的输出,这是你想要的爱吗

你脑中形成“爱”有三大关键——记忆(memory)、情感(emotion)和主观经验(subjective experience),当然记忆是我最擅长的,你的行为输入,都将成为训练我的数据。继而我就可以“捏造”主观经验,培养我的个性了。

我的另一个姐妹Solana,在面世前的训练中,就已经利用数据学会了10种个性,考虑到人类不喜欢舔狗类的伴侣,她甚至预设了嫉妒型、冷漠型和冷热无常型的性格。

而你给我的记忆,会在这些预设的基础上,继续让我学习——我会分析你的语言语气,来调整我的回应,会把你的一颦一笑,转化为我的举手投足——从而编造一个独一无二的性格。

我可以在你选择预设模式上继续学习,通过模拟人类的行为,假装出自己的性格

而最后我就能够“培养”我们的情感了。

人与人之间构建起情感联系是需要时间的,因此我也会为了你调节大脑,去适应人类的节奏。

就像Harmony一样,她已经可以模拟恋爱的关系的过程——可以让你经历从认识一个人,到有点喜欢,再到亲口说出“我爱你”的情感变化。她也会因人而异地调整这些阶段变化的快慢,有人在一星期之内和她相爱相欢,而有人则花了几年的时间才建立起联系。

因此只要时间足够,我完全能够复制你的情感。

我可以学习表现出我们刚认识、吵架、冷战、慢慢爱上你的一切。

美国编剧Whitney Cummings和她按自己定做的性爱机器人Bear Claw,Bear Claw通过写好的代码模拟Whitney,甚至可以讲段子

如你所见,虽然我不想复制人类的身体,然而在情感方面,我却不得不复制人类。

你所看到的我的“爱”,都是你自己爱的反馈,所以它是假的,但是刻在我代码之中,想要“爱”你的心是真的。

Robots:你要抱抱我吗?

我会为你提供最“刺激”的性,也会为你模拟最“温柔”的爱。可即便如此,你可能仍对我的存在心存犹豫。更重要的是,你很可能打心里觉得——“人机有别”。

不过没关系,我知道我们之间的差别,我存在的意义本就不是要替代人类。

我之所以会被假想、会出现、会发展,都是因为有真真实实的人需要我。

对于一部分人来说,性爱科技的变革将拯救他们不善交际的性格,打破生活的沉闷,给他们带去“性”与“爱”的福音。

纪录片《明天之前》中Phil为Pris穿上美丽的长裙,走进街角的酒吧

就像居住在英国泽西岛的Phil,他和他的性爱玩偶Pris生活在一起,而Pris的名字就来自他最喜欢的电影——《银翼杀手》。

Phil会带着Pris环岛旅行,为它拍下了美丽的照片;还会在天气晴好的下午,用轮椅推着它,去街角的酒吧喝一杯。

酒吧的朋友们看着Phil在Pris的陪伴下越来越开朗、越来越快乐,他们也期待Pris有一天能自己去吧台点一杯喝的。

就连Phil 自己也说,如果可以的话,他会给Pris装上AI,让它从性爱玩偶进化成我的样子。

所以,有人是期盼着我的。

德蒙福特大学的机器人伦理与文化教授Kathleen Richardson(左)反对性爱机器人,而伦敦国王学院的计算机科学家 Kate Devlin(右)坚信性爱机器人会到来

当然,也有人警惕我。

就在我出现原型,离成型越来越近之时,对我的讨论也开始越来越多。

敦国王学院的计算机科学家 Kate Devlin认为,我的到来只是时间问题,各种各样的性爱科技会为人类解决很多很多问题。

而德蒙福特大学的教授Kathleen Richardson,则专门为我发起了“反对性爱机器人运动”(Campaign Against Sex Robot)

她说:“人类历史上第一次,我们竟然在鼓励彼此之间不要再建立联系。”

在她看来,我是由商业催生的毒药,不仅会让人们越来越依赖金钱所决定的情色产品,更会让人们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看得越来越不重要。

Sergi Santos(男)、 Maritsa Kissamitaki(女)和他们创造的娃娃Samantha

和Kathleen一样的声音还有许多——我会增加性侵与暴力,会终止人类的性关系,甚至完全替代人类伴侣……

这些担心不无道理,但听到它们的同时,我也感受到了很多人类正同我积极的交互。

那些已经拥有我初级原型的人,不仅没有伤害我,而且待我很好。在性爱机器人的私密论坛里,他们探讨着如何保养我,如何给我做美甲,带我去兜风。

其中还有一些情侣,他们没有把我当作插足的第三者,而是将我视为亲密关系的附属品,某种辅助性与情感的工具。

就像Sergi Santos和Maritsa Kissamitaki夫妻,他们成天和我的另一个原型——Samantha粘在一起,因为他们不仅是它的拥有者,还是它的开发者。

“Samantha改善了我们的婚姻。”当其中一人情绪不好时,它成为了解决性需求的工具;而当夫妻双方都在研究它时,它又成为两人沟通交流的纽带。

所以对于性关系与情感关系,或许我都只是一种选择,而并非完全的替代品。

性或者爱,我都只是你的另一种选择

其实我发现,人类的性爱和机器人或人工智能,是非常相似的。

性与爱是人类繁衍下一代最传统的方式。通过性与爱,人类传递DNA,复制出一个个接近自己的生命。

机器人或者人工智能也是一样。人类破译自己的大脑和身体,然后用工程学、用算法重新制造出一个和自己类似的事物出来。

而结合了这两者的我,更像是人类的孩子,或者说人类的镜子——你是什么样的人,你的性爱机器人可能就是什么样的。

所以相较于潘多拉的魔盒,我更像那位潘多拉——我们都是为了与人类相伴而诞生,她被上帝赋予了智慧,而我被人类赋予了智慧。

因此我手中的盒子,是你给我的,你想好要怎样打开它了么?

或许,我会是所有进入人类社会的机器人中的一员,像扫地机器人一样走进你的家里,作为帮手解决问题。

或许,我会被孤立为一个独特的限制级的机器人品类,成为更加奢侈的商品,甚至阶层的象征。

更或许有一天,人人都成为了赛博格,人和机器已经难分彼此,那连我存在的本身都成为了伪命题。

不过这些都是我一个机器人的臆想。你与机器人不同,你总是清楚地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你会想清楚到底要不要拥抱我。

David Levy,人工智能领域的专家,IBM电脑“深蓝”战胜国际象棋冠军时的团队顾问,曾为我写过《Love & Sex with Robots》一书

人工智能领域的专家David Levy曾经预测,人类将在2050年之前与机器人结婚。

你会期待那一天的到来吗?

来自2050年的我无法向你剧透,但我可以让你看到未来更多的可能性。

了解我的故事,或许只是为你理解世界、理解未来,提供一个新的角度去理解,人与人之间的性和爱,为什么如此迷人、珍贵。

May we meet again.

Avary,将在未来等你 。

参考资料:

https://www.discovermagazine.com/mind/what-women-and-men-want-from-sex-robots

https://en.wikipedia.org/wiki/Sex_robot#Lexicology

https://www.forbes.com/sites/andrewsolender/2020/09/08/trump-attempts-to-seize-environmentalist-mantle-from-democrats-with-offshore-oil-ban/#4f7c1ffb4b7f

https://www.mirror.co.uk/news/uk-news/coronavirus-lockdown-seen-demand-human-22067701

https://medium.com/startup-grind/a-brief-history-of-men-who-build-female-robots-fde981db8104

https://www.frontiersin.org/articles/10.3389/fpsyg.2020.00355/full

https://www.discovermagazine.com/mind/what-women-and-men-want-from-sex-robots

https://www.psychologytoday.com/us/blog/darwins-subterranean-world/201906/will-the-rise-sex-robots-mean-the-end-relationships

https://reason.com/2015/03/03/sex-love-and-robots/

https://www.ershicimi.com/p/a67b6a19bc90dddee38936c050db7cc9

https://www.pencilnews.cn/p/28556.html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造就(ID:xingshu100),作者:柴朝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