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足疗会所_中国言情“小甜饼”,非洲人民也喜欢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作者:佳璇,编辑:杨晶,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打开起点国际APP,在英语作品分类中,女频畅销榜单第一名的网文小说,是菲律宾作者KazzenlX的《Hellbound With You》。她今年25岁,是一名职业教师,于2019年1月4日开始在起点国际写网文。

图源丨起点国际女频畅销榜

激发这位菲律宾年轻人创作激情的作品,是一部经过英译的中国言情小说——《许你光芒万丈好》。这是国内言情网文大神“囧囧有妖”的代表作之一。在云起书院连载期间,该作长踞销售榜第一,曾创下读者总推荐数超400万、总订阅超2.6亿的好成绩,为2017年度原创风云榜第五名。

在登陆起点国际后,《许你光芒万丈好》英文版稳居Power Ranking(海外月票榜)与Popular(人气榜)亚军。与此同时,该作还授权越南文、泰文、土耳其文、中文繁体等多种语言版本进行电子出版,于2018年授权越南排名前五的文化企业进行影视改编。

囧囧有妖《许你光芒万丈好》英译版

图源:起点国际APP

阅文旗下非洲网文应用”Ficool”的内容运营阎琳告诉刺猬公社:“即便是在遥远的非洲,这本书的数据表现也非常出色。”

虽然最受用户喜爱的内容分类,在不同地域内还是会有差别,但整体上看,爱情还是全世界读者永恒的主题。除了囧囧有妖的言情小说之外,非洲榜单的TOP1也是来自中国的言情“小甜饼”——《抱歉我拿的是女主剧本》,作者是云起书院大神作家百香蜜。阎琳表示:这本书老少咸宜,不分国界,堪称一部“神书”。

       

百香蜜《抱歉我拿的是女主剧本》英译版

在互联网内容出海频频遇阻的当下,网络文学缓慢灌注的文化土壤,并没有“板结”,仍然在世界各地渐渐开出花来。

为爱发电

“中国网络小说让美国小伙戒掉毒瘾”,这大概是2017年网文领域最出圈的新闻之一。

美国人凯文·卡扎德因失恋痛苦成了“瘾君子”,后经网友介绍偶然入坑《Coiling Dragon》(《盘龙》英文版),结果“彻底陷进去了”。他一整天不吃不喝,一连读了五六部(《盘龙》共二十一部),相当于中文一百多万字。之后半年里,他在不同的翻译网站同时追更15部中国网文,竟然成功戒掉了毒瘾。

《Coiling Dragon(盘龙)》丨图源:武侠世界

这事儿传到国内,第一次让本国网友意识到,原来中国网文竟然走出了国门,也让一个专门进行中国网文翻译的网站——WuxiaWorld(武侠世界),走入大众视野。

美籍华裔赖静平,网名RWX(任我行),是WuxiaWorld网站的创始人。从小痴迷武侠影视和小说的他,曾利用业务时间,无偿翻译金庸、古龙等作家的许多作品,以供外国网友阅读。但和过去中国经典文学“走出去”面临的困境相似:东西方文化差异大、翻译问题难解决、生产效率低……让这些译本很少有人问津。

正是网络小说带来了转机。

2014年,赖静平翻译了国内大神作者“我吃西红柿”的玄幻小说《盘龙》。这部典型“爽文”迅速俘获了大量国外读者。赖静平随即创立了专门对中国网文进行英译的网站WuxiaWorld,而后又辞掉了美国外交部的工作,专职运营网站。2017年,WuxiaWorld的日访问量约为500万,独立用户量为30万到50万,一度成为全美最受欢迎的2000个网站之一。

《盘龙》的确有着进行海外传播的先天优势。这部作品属于中国网文类型中的“西方玄幻”。林雷·巴鲁克等西方化的人物命名,“地水火风”等典型西方四元素的运用,让这部作品率先从“外壳”上突破了西方读者的“心理防线”。而故事本质上符合典型中国网文的惯用思路:节奏快、情节爽、表达浅显易懂。

赖静平常说:“天下‘小白’是一家”。欧美年轻人也和国内年轻人一样,希望从小说中获得“爽感”。而草根逆袭的故事表达,舍生取义等具有东方特色的价值内涵,勾起了西方读者浓厚的兴趣。这部长达300多万字的《盘龙》,乃至而后的多部武侠、修仙、玄幻类小说,成功吸引到了一批国外“死忠粉”,让中国网文在欧美市场撕开了一条小口子。

铺天盖地的报道,让大众感到惊讶。还未在国内完全得到主流认可的网络文学,竟然成了外国人眼里的“香饽饽”?这一事件让国人民族自豪感“爆棚”。

有传言说,美国人到中国的二手书店批发玄幻小说,带回国售卖,十分火爆。赖静平表示:这不太可信。“都还没翻译出来,卖给谁去看呢?”

“武侠世界”之所以取得了一点成就,最主要的原因是,这是第一次通过翻译让西方人接触到了中国网络小说。而实际上,和日韩文化在海外的影响力相比,中国网络小说依然是小众中的小众。

日更4000部

“网文更新的速度太慢,不够看怎么办?”

和国内日常催更的读者一样,国外读者依然面临这个问题,而且严重得多。

根据艾瑞咨询发布的《2019年中国网络文学出海报告》,影响海外网文用户体验的最主要因素,是网文出海的效率。超八成的用户会把“作品更新稳定,题材多样”作为选择平台的第一要素,他们常遇到的问题是“正在更新的小说更新太慢和突然停更”,“想看的小说没人翻译”。

艾瑞咨询《2019年中国网络文学出海研究报告》

事实上,报告显示,2017年中国网络文学作品的库存就达到了1646.7万部,而所有出海平台出海作品总量不到500部。这其中存在着巨大的市场空白。

西安足疗会所_刚读研就被安排了最难的问题,还解出来了是种什么体验

即使无法解决该问题,他们认为Klein也会在这个过程中学到很多东西。不过,其潜在的可能性还未得到完全探索。但预期的进展并未到来。研究者希望这能带来契机,实现进一步的改进。因此为了将最短树转换到往返旅程中,Christofides发现最佳方法是连接有奇数条边的城市对。不同于常规的旅行商问题,这个分数化的问题可以得到有效解决。进展的历程尽管如此,在这场合作中,Oveis Gharan有了一个不可动摇的信念:他们的算法在一般旅行商问题上同样胜过Christofides算法。

西安夜生活网西安荤场子为您推荐!

“大多卡在翻译这个问题上”,推文科技的创始人童晔说。

过去,出海平台采取的方式多是人工翻译。比如武侠世界的创始人赖静平,以及许多热爱网文的民间爱好者,或是小型翻译工作室。但人工翻译的产能,远远供应不上国外读者的需求。

同时,人工翻译也拉高了网文出海的成本。网文作者的稿费和专业译者的酬劳叠加,无论是读者还是企业,都难以承受。而行业内,翻译网文的报酬基本是200元1000字,和同声传译、金融、法律、医疗等领域相比,这个价格无法吸引到优秀译者。

提高翻译效率,迫在眉睫。

2017年,童晔在中国发行量最大的日报《参考消息》任职。随着机器翻译、AI翻译逐渐应用于新闻领域,他开始思考:是否有机会将AI翻译运用在其他行业呢?

网文翻译的巨大挑战,反而成为了他的前进方向。

2017年11月,推文科技成立。这是一家专注于研发AI翻译生产分发系统的技术公司。首先要攻克的目标就是网络文学。9个月后,全球首个网络文学人工智能翻译系统上线。

在翻译精准度上,推文科技团队对于这套系统颇有信心。他们向刺猬公社表示:“100分满分,专业译者可以做到85分,我们2020年最新版本的AI解决方案,翻译质量能达到稳定的80分 ”。同时,团队也不会只满足于AI翻译的80分。在AI翻译前后,会有大约30%的人工介入,进行专业精修。

保证质量的同时,翻译效率也得到了提高。据介绍,“推文科技”的AI翻译系统能够全自动监测、抓取、翻译和发布获得版权的中文小说,使行业效率提高3600倍,成本降低到原来的1%。这意味着,1000字的翻译,人工需要1小时,AI只需要1秒;100万字的翻译,专业译者需要20万元,AI只需不到1000元。

中国网文联合出海计划启动仪式丨右七为童晔

童晔说:“一部网文,从翻译到最终全球上架,最快只需要48小时。”截至2020年10月,超过70家网文CP公司入驻推文科技搭建的网文出海开放平台funstory,推文日更英文小说突破4000部,日更内容量位居行业第一。在童晔眼中,这是中国小说真正实现海外实时数字出版。

墙外开花

网络上有一种说法:中国网络文学,与美国好莱坞大片、日本动漫、韩国偶像剧,并称为“世界文化四大奇观”。

诚然,从影响力维度上看,中国网文难与其他三者媲美。但从内容模式上看,网络文学的确是中国特有的产物,它诞生于国内,再把这种内容模式传播到了海外。

如果说,推文科技致力于打破长久以来最大的阻力,建立翻译的“管道”系统,将国内已存蓄二十年的网文资源,向海外大规模输出;那么,于2017年5月成立的起点国际,则是愿意花费数年时间,精耕细作,在墙外孕育网络文学自发生长的“沃土”。

“第一阶段,是把我们熟知的国内仙侠作品翻译出海,在国外吸引到死忠读者。这部分仙侠玄幻的翻译作品打开了海外读者了解东方神秘力量的大门,培养了全新的内容消费习惯。”阅文旗下非洲网文应用”Ficool”的内容运营阎琳说。

“而第二阶段,就是海外读者中会诞生出一部分原创作者,部分作者会模仿中国出海网文的框架创作,但也有部分作者是基于当地的文化、历史、宗教创作具有本地特色的作品。本地特色的作品反过来也帮助我们更全面了解用户的内容偏好,提升了内容丰富度。”在阎琳看来,目前已经进入了网文出海的第二阶段。

这种模式很“起点”。或者说,这种模式很“中国网文”。

国内的网文作者,大多是由网文读者转化而来。而在海外,也有许多读者因为阅读中国网文,产生了创作激情,走上网文创作之路。从海外读者到原创作者的转变,是出海网文APP发展到一定规模体量时,具备写作能力的用户的自然需求。同时平台也会推出相应的作者培养机制,一方面是推动本地化内容的增加,一方面也提高了用户黏性。

而本土网文作者这个群体,大多也有通过写作赚钱的需求,可能受限于本地出版业务不发达或出版门槛过高,于是便入驻平台,通过写网文来赚取收入。

在这个过程中,中国网文作为一种内容文化,具有潜移默化的影响。

阅文作者横扫天涯的玄幻小说《天道图书馆》,是近年来网文出海的标杆作品。而在阅文旗下非洲网文应用“Ficool”中,一位刚看完《天道图书馆》的非洲读者在读者群里征求相似书籍的推荐。

       

《天道图书馆》非洲读者的求书帖丨阎琳供图

随着原著小说和影视IP的“配套”出海,还有非洲读者询问大家:《全职高手》的书更好看,还是电视剧更好看?

      

非洲读者提问帖丨阎琳供图

还有网友发现,国内一些比较有民族特色的网文,已经开始被韩国、日本、东南亚作者借鉴,点开一部外国作者的小说,从主人公名字和设定、到故事套路和背景,全是“中国风”。

“的确有这样的情况。”阎琳说,“一些海外作者会把主人公取成中文名,来吸引读者,甚至书籍封面也会选取亚洲面孔。”

这也从另一个侧面说明,作为一种内容模式,国外读者已经对中国网文建立起了有一定深度的认知,产生了相对普遍的好感度。

这种文化已经在墙外“扎了根”,慢慢地成长着。而网文出海的建设者们,依然在向更远的地方探路。

参考资料:

[1].《愿“道”与你同在,中国网络文学闯入英文世界》.南方周末. 2017年3月16日

[2].《金丹、元神、神仙怎么翻译?网文出海迈入“3.0”时代,听听译者怎么说》.上观新闻. 2019年6月26日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作者:佳璇,编辑:杨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