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夜生活_张一鸣狂砸20亿,造个“新概念”?

虎嗅机动资讯组作品

作者 | 胡展嘉

题图 | 视觉中国

“今年年初,一鸣找我聊西瓜的业务….说西瓜视频不用担心钱的事情…所以西瓜视频没有盈利压力。”

在10月20日的西瓜PLAY好奇心大会上,西瓜视频总裁任利峰称未来一年,西瓜将至少拿出20亿元补贴创作者,并通过与抖音在产品层面的深度联动,全力扶持优质中视频创作人。

 

消息一出,旋即引发波澜,上次西瓜视频引发如此大的关注,还是今年1月份字节跳动斥资6.3亿与欢喜传媒合作的《囧妈》转网事件,彼时,因疫情影响,2020年春节贺岁档影片《囧妈》宣布于大年初一在抖音、今日头条、西瓜视频、抖音火山版等在线平台免费播放。

 

这被看作西瓜视频重锤出击长视频、直捣爱优腾腹地的重要标志性事件,然而字节跳动获得《囧妈》线上播放权,六个月的合作期结束后,西瓜视频还未在长视频领域真正立足时,B站却接棒欢喜传媒,并慢慢走出了一条看似“正确”的道路。

 

今年8月31日,B站与欢喜传媒签署长期合作协议,欢喜传媒将向B站配售3.47亿股认购股份,占已发行股份的9.9%,B站以5.13亿港币认购后,超越猫眼娱乐成为欢喜传媒第四大机构股东。

除此之外,在当时的协议中,其中一条称B站拥有欢喜传媒内容的独家外部播放权,张一白导演的青春剧集《风犬少年的天空》以及陈可辛导演的电影《夺冠》都会独家登陆B站,目前从豆瓣7.9的评分来看,《风犬少年的天空》低开高走,已然成为黑马之势。

 

在西瓜视频苦苦求索长视频的破局之路时,B站已经初尝甜头。此次西瓜视频重金20亿元重注中视频,又让视频战争硝烟再起。西瓜视频突然重注中视频?目前该赛道又是怎样的格局?

中视频的新混战?

 

在西瓜视频之前,关于中视频的具体定义,业界并未给出清晰的判断。

 

按照任利峰的说法,不同于长短视频,中视频的主要特征有三个:

首先是时长上,中视频主要是1分钟到30分钟的视频内容,在这个时长里,创作人可以完整地讲述一个事情。

其次是形式上,不同于短视频以竖屏为主,中视频绝大部分是横屏。

再次是生产上,中视频创作人里,PGC占比更高,这意味着中视频有一定制作门槛。

 

而字节跳动对中视频业务的扶持,再往一个月前推溯,也有迹可循,9月15日,在上海举办的第二届抖音创作大会上,北京字节跳动CEO张楠张楠在大会上发布了800亿元的创作者激励计划,其中就包含对中视频创作者的扶持。

 

“中视频观看时长占抖音总时长的比例已经超过20%。”在大会上,任利峰强调,而不断上升的观看数据也是西瓜视频重金加码中视频的最大动因。

 

如今追加的20亿元,据任利峰称,这20亿元不含任何商单、直播、电商收入,是要通过探索“保底+分成”的模式进行纯补贴,助力视频创作人职业化。其次,20亿元只是保底数字,上不封顶。

 

在现场,张楠也提及了字节跳动短视频产品抖音目前的用户数据,截至2020年8月,包含抖音火山版在内,抖音的日活跃用户数已超过6亿。

 

根据行业专业研究机构发布的调查研究报告显示,抖音在今年前6个月共增加285万名直播主播,累计直播5531万场。与此相比快手前6个月共增加72万名直播主播,直播共计1273万场。虽然抖音在主播和直播增长数量上均高于快手,但双方在带货销售额上的数据对比却是119亿元对1044亿元,快手几乎是抖音的10倍。

字节跳动在短视频领域的成绩有目共睹,从短视频到电商,已经和快手形成了全面对抗,眼下发力中视频,可以说是在短视频流量逐渐见顶后,寻求的另一条增长路径。

 

事实上,在字节跳动正式提出“中视频”的概念前,新旧各大平台早已在该领域纷纷发力。

 

今年7月,微博推出“微博视频号计划”,平台称未来一年内将投入10亿精准广告投放资源以及300亿顶级曝光资源,通过广告分成模式,拿出5亿现金扶持创作者,已经吸引超过50万作者入驻。

 

今年10月,百度推出独立视频App百度看看,定位为分享人生、探索世界的综合视频推荐和视频搜索平台。据Tech星球报道,“百度看看”可以看作是“手机百度”的姊妹版,但发展方向更加垂直,更加注重视频内容的呈现和延展。

 

在这场巨头的新战场上,微信和知乎也不甘示弱,微信上线1分钟以上视频上传功能;知乎则在首页新增“视频”专区,主要时长维持在3~5分钟之间,并上线视频制作工具,以图文转视频的形式开启了这场战争。

 

“中视频群雄混战的大幕拉开了,接下来比拼的就是各家的内容创作能力以及对用户口味和喜好的把握。”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称,他认为,这也是当下各大平台为自己寻找的另一条生路,毕竟短视频的竞争已经白热化,长视频也已经被三大视频平台验证了是个效率很低的战场。

西安夜生活_在决定组织升级前,请先了解这些

在组织变革之前,我们先来聊聊如何认识企业。既然如此,在组织变革之前,HR首先要为企业设立一个企业画像,画像内容包括价值理念、公司的专业能力、人才的通用技能。毋庸置疑,组织升级,是因为企业在发展的过程中,首先“遇到事”了。人效对组织升级的影响,你关注到了吗?所以,组织升级需要留住优秀员工,而留住优秀员工的目的,就是为了留住企业的核心竞争力。

西安夜生活网西安荤场子为您推荐!

 

平台的种种动作和尝试似乎在告诉外界,中视频的时代即将到来,但真如上述业内人士而言,这是一个新风口吗?

中视频还有机会吗?

 

在第八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上,一组数据证明短视频目前早已是杀时间利器,网络视听协会发布的《2020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6月,我国网络视听用户规模达9.01亿,较2020年3月增长4380万,网民使用率为95.8%。在各个细分领域中,短视频的用户使用率最高,达87.0%,用户规模8.18亿。

 

数据显示,2018年下半年,短视频应用的日均使用时长超过综合视频应用,成为网络视听应用领域之首;截至2020年6月,短视频以人均单日110分钟的使用时长超越了即时通讯。

 

除此之外,在网络视听产业中,短视频市场规模占比最高,达1302.4亿,短视频还在向电商、直播、教育等多元领域不断渗透,并逐渐影响着网络视听行业格局的变化。短视频领域的格局已定,抖音、快手双巨头局面维持已久,中视频的空间在哪里?

 

众所周知,无论是长视频还是短视频,本质上都是一场流量争夺战。

“短视频负责入口,长视频负责沉淀,短视频具有极强的产品力,长视频的宣传则需要短视频,无论是电影、电视还是综艺类作品。”在第八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上,映美传媒创始人、CEO 吴延称,他表示短视频在某种程度上确实侵占了长视频的时间,对于很多长视频而言,流量和时间都被短视频赚走了,但这并不代表长视频没有流量了。

 

从营销层面上而言,据吴延介绍,短视频给长视频形成了极大的导流作用,“很多片子的话题量超过了10亿,有3到4个片子都是这样的操作方式。”

 

吴延称,他们投放到长视频平台的剧集,受众更关注故事的沉淀、剧情的延展以及人设未来的走向,进行短视频推广后,热度会有明显的提升。

 

“长视频领域的头部作品,短视频反而为其扩大了营销入口,并且有更多的人去沉淀,从综合情况来看,似乎是短视频侵占了长视频时间,但是从内核去看,短视频也促进和推动了头部长视频的发展,更多的内容会被用户看到,去引爆和传播,并延伸口碑和势能。”吴延在大会上表示。

 

淘梦创始人、CEO 阴超在第八届网络视听大会上称,长短视频是共生的过程,用户需求在不同纬度得到了满足。

 

这个情况下,中视频的入场正试图打破这个局面,“与短视频相比,中视频PGC创作者占比更高,需要创作者投入更多精力专门制作。”任利峰在西瓜PLAY好奇心大会上表示。

 

这也意味着,从专业制作能力上,中视频介于人人皆可参与的短视频与需要更加专业长视频制作工艺的长视频中间,但是否如任利峰所言,这是一个新的、不容错过的创作机遇,依然未可知。

 

有业内人士表示,中视频从目前而言并不具备风口之势,首先是创作者基数不如短视频大,在内容的供给量上也会与短视频相差甚远,生产节奏也不如短视频快,依托平台烧钱或许会扶持部分创作者出来,但在内容的持续性上,依然有所欠缺。

写在最后

 

尽管目前大家对中视频赛道热情高涨,但和长视频一样,这个赛道烧钱的内核依然不变。

 

“前期还是拿钱砸,烧钱买市场,这是这个行业的基因和基本操作。”在采访过程中,一位影视从业者表示。

 

对于视频平台烧钱的竞争游戏,大众也早已耳熟能详,各大视频网站长时间陷入亏损泥潭,也源自于一直持续的版权大战,迫使其不得不斥巨资买版权,从而去提升内容层面的竞争力。

 

以爱奇艺为例, 今年8月14日,爱奇艺公布的截至2020年6月31日的第二季度未经审计财报显示,2020年第二季度爱奇艺净亏损为人民币14亿元(约合2.041亿美元),去年同期为净亏损23亿元。

 

而亏损的实质,则是平台烧钱买内容,内容层面,爱奇艺的投入力度也逐渐加大,“迷雾剧场”“恋恋剧场”“小逗剧场”等,在保证内容质量的同时,均需要资金的投入和打造才能在市场持续引领热度。

 

而对于视频网站而言,只要烧钱停止,竞争优势很快便会丧失。当然,当下涌现的“新事物”——中视频也概莫能外。

 

两年烧近百亿的中视频平台Quibi就是明证。据《The Verge》的相关报道显示,Quibi在美国时间本周三宣布正式关闭。分析指出,Quibi的遭遇也说明了选择用PGC的方式,在长剧集与短视频夹缝中闯出新航线的尝试失败了。

 

对于字节跳动而言,西瓜视频在前期一掷千金,不考虑盈利压力或许可以,但如果长期以往,中视频竞争则又回延续长视频的烧钱老路,届时也很难说谁是真正的赢家。